“说吧,我听着?!崩詈兔挥幸坏闱榈囊馑?,在感应器这块,他在国内算得上专家,毕竟这些他弄了一辈子。

    胡大一满怀期望的问道,“MEMS传感器这一块,你有研究没有?”

    “实际上是以半导体制造技术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一种制造技术平台?!崩詈筒荒吧?,“MEMS传感器的出现极大的满足了大家对产品小体积、高性能的要求。

    前景非常大,但是因为涉及到芯片,门槛非常高,全世界有这个技术的大概就是德州仪器和意法半导体。

    也不是我小瞧你们,做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br />
    胡大一感慨的道,“是啊,这些我都清楚,可是不能光想着难度啊,你不做,我不做,到时候谁都不做,咱们中国人在这一块始终就没法跟上。

    就因为认识到这个差距,我才想着去做,慢慢缩小这个差距?!?br />
    李和认真的道,“MEMS传感器的种类有很多。

    像压力传感器、加速度传感器、微机械陀螺仪、惯性传感器、MEMS硅麦克风等等。

    品种多到可以以万为单位,且不同MEMS之间参量较多,没有完全标准的工艺。

    这种行业特性让MEMS传感器制造的企业前期的研发投入过大,单品种的销量很难放大。以惯性传感器为例,意法半导体目前都是有可能处于亏损状态。

    而且,另一方面来说军用与航空属于是MEMS应用的高价值领域,但是这两个领域的用量太小了,增长空间也是有限的。

    你得有心里准备,不盈利,甚至是连年的亏损?!?br />
    “是你得有心理准备?!焙笠坏难纤嗟牡?,“别忘了,你才是投资人,我得征求你的意见?!?br />
    “你放手去做吧,没钱,找我?!崩詈痛笫忠换?,“只要有进步,哪怕有一点进步就是好的?!?br />
    “谢谢?!焙笠徽酒鹕?,伸出手道,“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br />
    “你都愿意出力,我出点钱算什么?!崩詈桶巡韬畔?,继续道,“走吧,出去吃顿饭再走?!?br />
    “不了,你这边同意了就好,我呢,我还得回去写份立项申请,这是一项长期的基础研究,要是有政府支持,不管是资金上还是政策上,都会游刃有余?!焙笠凰党隼戳俗约旱拇蛩?。

    李和道,“那就最好,有什么需要疏通的关系就跟我说?!?br />
    胡大一哈哈大笑道,“这个你就不必操心了,大的本事没有,这点我还成?!?br />
    齐华送胡大一,董浩进来了。

    “章舒林和他媳妇在公园?!?br />
    “哦,都在?”李和心里一喜。

    “都在?!倍泼靼桌詈偷囊馑?,其实并不关心章舒林夫妻在不在。

    “那就走吧,别傻愣了?!崩詈拖瘸隽税旃?。

    董浩赶忙跟上。

    秋叶飘落铺满地,能听到秋风吹着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使人意识到不冷不热舒适的秋天就要过去了。

    还能看见一辆接着一辆的大巴车,这是学校组织学生参观抗日战争纪念馆。

    章子宜欢喜的在公园的小径上跑,章舒林夫妻俩紧张的在两侧边追边护着,深怕有一点闪失。

    李和看着那纯真的、灿烂的笑脸,心里不由得一暖。

    他没有说话,就慢慢的跟在这一家子后面。

    可是,章舒林在回头帮着小丫头捡橡皮筋的时候,还是不经意间发现了李和。

    “李先生,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彼苁切老?。

    李和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们这是特意出来玩的?”

    章舒林道,“平常工作忙,就今天特意带她们娘俩出来转转,李总,你放心,肯定不会耽误工作的?!?br />
    他有必要让李和安心,李和现在也是他北通地产的合伙人、大股东,万一着恼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和笑着道,“章总,你说这话,就把咱俩关系说远了。

    而且,我认为一个对家庭都不负责的男人,我很难相信他会对事业负责。

    所以章总,光凭你对嫂子和孩子的爱,我就很佩服你?!?br />
    “李先生,你谬赞了?!闭率媪直豢涞挠械悴缓靡馑?,而且也想不到李和会说出这番话,“我一直都没来得及谢谢你,要不是平松先生的向阳地产帮忙,北三环的那块地,我是没有能耐拿下来的,真的非常感谢你?!?br />
    “你还是说这些见外的话,你赚钱就是我赚钱,帮你就是帮我?!崩詈图僮吧牡?,“以后也不能只和平松、徐国华这些人打交道,外界还是要多交流,有沟通不了的,你尽管来找我,我相信我还是有几分脸面的?!?br />
    “这是自然?!闭率媪殖抛约旱睦掀呕邮?,待孩子过来了,就悄声的问,“李叔叔还记得吧?上次给你买了好多的玩具呢?!?br />
    “李叔叔好?!闭伦右怂祷盎故遣磺宄?,大概是牙齿长的还不齐全,说话都有点漏风。

    “真乖?!崩詈透咝说拿男∧源?,问道,“数数能数多少了?”

    章子宜望了望章舒林,得了鼓励,脆生生的道,“1....2.....3.....”

    数到10之后,抓着头,左望望,右望望,无论如何都接不下去了,差点要哭了。

    “好棒?!崩詈突琶Ω恼?,“真聪明?!?br />
    章子宜立马喜笑颜开。

    “就只能听好话?!闭率媪洲限蔚暮?。

    李和笑着道,“孩子嘛,从小就要鼓励为主,该玩就要玩,尽力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br />
    全然忘记了他是怎么逼迫李览学习的了。

    “李先生说的对?!闭率媪种挥性蕹傻姆?。

    李和道,“我小女儿不比她大多少,也是淘气,打不得骂不得,所以我经常跟人说,做生意不难,做父母才难啊?!?br />
    “李先生,这话是说到我心坎里了?!?br />
    李和看了看手表道,“章总,就这了,我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br />
    和章舒林说话,他总感觉挺没意思,所以也就不愿意再多说,能看闺女一眼,他就满足了。

    他返回办公室还没坐上几分钟,门就被推开了,齐华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注意点?!崩詈筒幌?。

    “李先生,好消息?!逼牖蜒谛朔?,对李和的训斥不以为意。

    李和没说话,就盯着他看。

    “网景上市了?!逼牖辈豢纱牡?,“股票以71美元的价格开盘,随后一度冲高至74.75美元,最后报收于58.25美元?!?br />
    这意味着李和一晚上的身家就涨了几个亿!

    且是美金!

    “就这事?”李和并不当回事,其实网景的上市时间比他记忆中已经晚了不少。

    “是?!逼牖纳舳溉恍×诵矶?。

    他也明白,眼前这位挣钱都是几十亿几十亿的挣,花钱也是几亿几亿的花,有资格不在乎!

    但是他不一样,当他李和秘书的时间并不长,李和的历史,他听到的最多都是传闻,眼前突然亲身经历这样的历史事件,自然让他激动不已!

    李和想了想道,“通知潘友林,顶多持股到明年中旬,我们可以撤退了?!?br />
    “李先生,互联网在硅谷正是火热的时候....”齐华急了。

    李和瘪瘪嘴道,“有微软在,他活不长?!?br />
    “是?!逼牖纯蠢詈偷纳裆?,没胆量再反驳,只能在心里暗叹可惜!

    但是心里已经做了一个决定,赶紧拿自己的私房钱去买网景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