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这些了,你忙吧?!蹦卵移鹕?。

    “什么时候走,我送送你?!崩詈托挠衅萜?,其实还是有点舍不得,能和他说话的朋友本就不多。

    “月底吧,我行李简单,就是一家三口人,你也别去送了?!蹦卵页爬詈蜕斐鍪?,“一到那边安定下来,我就给你们联系方式。有时间去澳洲了,就联系我?!?br />
    李和松开手,问,“听你这口气,你是不打算回来了?”

    穆岩笑着道,“人一辈子得为自己活一回,太累了,真的,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这样活着图什么。

    我以前觉得,从湘西的农村考入大学,留校任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特别容易自己感动自己。

    但是现在想想呢,励志的前提是知道自己的志向,但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或者能做什么,我确切的是不能做事情。

    从少年成长为青年的那十几年,我感觉到生活里有一种价值观上非常强烈的冲击,那就是理想和物质的交融,现实和浪漫的交融。

    我能走到今天是**的问题,**是无尽的,是非常折磨人的。

    我就像一个很早就搭上一个早班车,但在中途就莫名其妙下车的人,然后不断地错过每一班车。

    以前是知识的匮乏,信息的匮乏,我没有机会改变,刚好这两年挣了一点钱,刚好换个环境,我去认真想想?!?br />
    李和道,“那照顾好你媳妇,她语言不通,估计要适应个一年半载?!?br />
    “谢谢?!蹦卵遗呐睦詈偷募绨虻?,“你也想开点,我们这一代人做什么都只是为了尽早从里面爬出来,因为洞里很苦,而自己的生命将开始在自己终于从洞里面爬出来的那天,终于可以做点别的了?!?br />
    “说的这么煽情干嘛?”李和依然是笑着的。

    “再见?!蹦卵易叩矫趴诤笥肿淼?。

    “再见?!崩詈突邮?。

    直到穆岩的车子远处,他才慢慢的放下手。

    “爸爸你哭了?!崩钼闷娴目醋虐职?。

    “没有啊,你才是好哭猫?!崩詈投紫?,宠溺的摸摸闺女的脑袋。

    “给你擦擦?!崩钼靡滦涓詈筒裂劢?。

    “谢谢闺女?!崩詈桶压肱У母?。

    秋天的西山很美,湛蓝湛蓝的天,风中婆娑的红叶,织就着一曲炫美的秋天的旋律。

    胡大一站在一片拆迁的废墟中,看着那一栋孤零零的四层楼,却感受不到秋天的美。

    然而,随着现代都市的逐渐发达,废墟和不远处的新建的大楼成了鲜明的对比,所有生活味道被挤压进了为数不多的胡同。各地的开发后的拥挤,老城的生活味慢慢渐行渐远。

    这四成小楼比他上次见到的时候,显得更加的破旧了,墙皮已经脱掉大半。

    门口台阶的水泥地,尽是坑坑洼洼。

    仍谁都想不到,世界知名企业,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堂堂世界首富的办公地点会在这样一个不堪的环境中。

    用红纸刻出来的“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公司字牌,由于风吹雨淋,也只剩下了“中”和“团”两个字能够看得清楚,其它的字虽然还没有完全掉下来,可是还在秋风中摇曳。

    进到办公楼的一楼,发现里面还是没有装修,铁门是斑斑点点的锈迹,墙壁泛黄。

    唯一看着舒心的是大门口前台小姑娘的灿烂的笑容,上次他来的时候,还没有前台,是以,他不认识这个小姑娘。

    “先生,请问你找谁?”小姑娘同样也不认识他。

    “我找齐先生?!焙笠惶旃杪业慕挪?,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人不少。

    这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的办公地,粗俗的外表并不能掩盖它整整日上的繁忙业务。

    “有预约吗?”小姑娘把登记表拿了出来。

    “没有?!焙笠焕砹讼挛髯?。

    “不好意思,齐总很忙的,没有预约一概不见外客的?!毙」媚锷倭诵θ?,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把登记本放在胡大一的跟前道,“先生,你可以在这里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先替你预约一下,如果齐总愿意见你,我会电话通知你?!?br />
    “李总在吗?”胡大一不在意的笑笑。

    “李总?”小姑娘皱着眉头道,“抱歉,我们这里姓李的经理很多,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br />
    她见识过很多这样的访客,谎报一个大姓,企图蒙混过关。

    “那我打一个电话吧?!焙笠恍ψ盘统隼匆桓鍪痔岬缁?,拨通了电话?!靶±?,是我,胡大一,你在办公室吗?”

    “你来了?我让齐华去接你?!?br />
    胡大一的电话刚挂,就听见了接连不断的招呼声。

    “齐先生?!?br />
    “齐总?!?br />
    “齐秘书?!?br />
    “.....”

    不一会儿在秘书目瞪口中,齐华出现在了胡大一的面前。

    还主动小跑过来握手道,“胡哥,好久不见?!?br />
    “你小子,走吧?!焙笠坏妨怂蝗?,跟着进了最里间的办公室。

    李和少有的正经的坐在办公桌上批改文件,抬头看见胡大一进来,端起茶壶站起身道,“进来吧,傻站着干嘛?!?br />
    胡大一对着办公室左右看了一遍,笑着道,“你这么大老板,就这么寒酸的办公室?让我产生一种错觉,你还不如我呢?!?br />
    李和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递他面前道,“这边也待不住多长时间,马上等富华集团的项目结束,我们整体搬迁,到时候可能环境会好点?!?br />
    这里他本来是准备作为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分公司临时凑合用的,他自己都没想到突然变成了总部。

    “我怀疑穆岩这家伙是不是有了抑郁症,教辅公司的财报我看过,简直是欣欣向荣?!焙笠槐硎境隼戳俗约旱牟唤?。

    李和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咱们只能表示祝福,也许他那天想通了就会回来,你先辛苦一点,把这个挑子担起来?!?br />
    “他框架都搭起来了,我只要按部就班的照着做就行,实际上没有什么辛苦的?!焙笠皇祷笆邓?,“我这次来还是想征求你在感应器方面的意见,毕竟你才是真正的专家?!?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