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一直都不习惯家里多出来人,好像外人一多起来,就没有了自己的**空间。

    王慧道,“你最近做的不错,本以为你会膨胀呢?!?br />
    “膨胀?我拿什么膨胀?”李和把茶壶放好,散完一圈烟后,给自己点上,“那是不存在的,财富不能使我骄傲?!?br />
    他没有奢侈的生活,也没有跑车也没有飞机,甚至不追求夜夜笙歌。

    他赚钱唯一的目的就是换取自由。

    有了足够的钱,他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不需要巴结他讨厌的人,掌控自己的人生,掌控自己的未来。

    刘波没好气的道,“别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怜,你这如今就差上天入地了,前天开会,我们部长还提你呢?!?br />
    “提我什么?”李和不解。

    “没什么,就是夸赞你年轻有为,除了这些也没什么新鲜词?!绷醪ù蟠筮诌值挠帜闷鹨淮咸?,挨个掰到自己嘴巴里。

    “我以为什么呢?!崩詈筒簧踉谝?。

    赵永奇道,“你这么做的对,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给我们电话,总归消息比你灵通一点?!?br />
    众人聊着聊着,何芳出来招呼大家上餐厅吃饭。

    “都别聊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br />
    “何老大,你这手艺见长啊?!蓖趸塾檬帜罅艘豢榧θ夥抛炖?。

    何芳道,“那是马大姐做的,我可没有那个本事?!?br />
    王慧调侃赵永奇道,“还是你有福气?!?br />
    赵永奇道,“想要有口?;共患虻?,你直接嫁个厨子,保证每天的菜单不重样?!?br />
    “打住,怎么又扯我身上了?!蓖趸鄄辉敢馊谜杂榔嬖偎?。

    “这些年可没少人追你,你这眼光太高了吧?”刘波拉了一把椅子,就坐在王慧的身边。

    王慧道,“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人自然可以处处,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br />
    何芳道,“两个人在一起是互相宽容的,不能这么自我?!?br />
    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在旁边劝慰。

    “你认为我很可怜?”王慧反问道,“如果我们不想对人事失望,惟一的方法就是不要对它寄予任何希望。

    这不是绝望,这是生存下去的惟一途径,亦是获取幸福感的前提?!?br />
    李和问,“喝什么酒?红的,白的,啤的,我这全有?!?br />
    众人一致要求喝啤酒。

    吃着吃着,刘波看到了在一旁端着饭碗的李览,夸赞道,“你儿子可真乖,没你滑溜,乖乖,居然还能得到全国神童杯的奖状,不得了,是个围棋的好苗子?!?br />
    搬家以后,李览的围棋奖状和奖杯也一起带过来,贴在了新居的墙上,很是显眼。

    “什么意思?”李和的心里充满了警惕。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可不稀罕啊?!绷醪ǘ炼死詈偷谋砬?。

    李和给他倒满酒杯,“那是最好?!?br />
    刘波的女儿端着饭碗还不忘和李怡说悄悄话,长的很机灵可爱,长大了也是个小美女。

    陈晨在一旁道,“本来就是我和何芳的玩笑话,以后啊,还是要看缘分?!?br />
    何芳放下手里的盘子,责怪李和道,“本来就是玩笑话,你还当真了?!?br />
    “别当玩笑,我是求之不得啊?!崩詈凸夤俗庞肓醪ǘ氛?,忘记了陈晨在这里,反而让陈晨没有面子。

    周庆道,“我还有一个儿子?!?br />
    “有本事让你儿子来追?!崩詈屯芮炫霰?。

    “那就等着吧?!敝芮斓睦掀乓膊皇救?。

    “哎,你们这不是秀恩爱,就是秀娃的,存心给我看啊?!蓖趸鄄焕忠饬?,举起杯子道,“谁再废话,就罚酒三杯?!?br />
    众人笑着跟着举杯。

    “你们可不能喝闷头酒,咱们虽然不是同学,可也是多年的朋友了?!闭杂榔娉拍卵液兔辖ü热司俦?。

    “都一起喝?!崩羁埔哺啪俦?,他怔怔的看着刘波道,“咱们在哪里见过吧?是不是经常跟着袁部长一起的?”

    “哈哈,也不喊你李书记了,就老李吧,咱俩可不是见一次两次了?!绷醪ㄋ低暧种缸藕?,“这兄弟我都见过八百回了,每次开会就是打个照面,没说过话,没想到还能在私下场合见到,也是缘分,都喝一杯?!?br />
    王慧道,“都是机关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肯定不陌生?!?br />
    推杯换盏,非常热闹。

    李科对穆岩道,“你是最可惜,之前市里郑书记,要调你过去做秘书,你没乐意,他现在还亏呢,不但是好笔杆子,办事能力还强,他现在都还找不到这样的人?!?br />
    穆岩不好意思的道,“我哪里行,肚子里就这点墨水,要是能做,肯定不会推辞。其实想想,有时候不如在老家种稻子,虽然苦一点,可安静。

    你说我读了这么多年书,只为了勾心斗角?”

    刘波笑着道,“假了吧,我们这些人可都下过乡,就因为不愿意继续种地,才拼命来考大学,千万别说这种酸话,省得我们鄙视你?!?br />
    穆岩道,“我说的可是心里话,只是愿不愿意回乡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br />
    孟建国道,“别听他的,他这是典型的言行不一?!?br />
    “咱们也碰上一个?!崩羁瞥趸劬俦?,“咱们是第一次私下喝酒?!?br />
    “是,以后就是朋友?!蓖趸鄄缓?,一杯啤酒也立马空杯。

    这顿酒,一直从中午喝到下午,各个喝的晕头转向。

    穆岩是最后走的,显然是和李和有话要说。

    李和给他重新泡了一杯茶,笑着问,“晚上也别走了,咱们继续喝?!?br />
    穆岩道,“不了,我把事情说完就走?!?br />
    “说吧?!崩詈驮俅味谈?。

    “我不想做教辅了?!?br />
    “什么?”李和吓了一跳。

    “我想把教辅交给别人,你选定接班人,或者我选?!?br />
    “那你干嘛?”

    “我想出国?!?br />
    “出国?”

    “好好的为什么要出国?”李和不解。

    穆岩道,“就是想换个环境,这两年压力很大,我有个同学在澳洲,刚好去那边转转?!?br />
    “压力大,可以休息一阶段,不必急着交班?!崩詈徒ㄒ榈?,“说实话,教辅公司除了你,我谁都不放心?!?br />
    他不可能轻易放穆岩呢。

    “谢谢你,信任我,可是你知道我性格的?!?br />
    李和郑重的问,“想好了?”

    穆岩性格虽然很好,但是又有自己倔的一面,想好的事情,从来不轻易改变。

    穆岩点点头,“想好了,不改了?!?br />
    “那我尊重你的决定,如果后续不做增资,你的持股比例不变,等着分红就行?!崩詈臀弈蔚牡?,“老孟知道了?”

    “知道,他让我先和你商量?!?br />
    “那就好?!崩詈拖肓讼氲?,“教辅公司先让他打理,后续再说?!?br />
    穆岩道,“他还有家具厂的事情,估计忙不过来,我推荐胡大一?!?br />
    “胡大一?”李和弹了下烟灰,“他不是在做感应器吗?能顾的过来?”

    “我想问题不大,我提前和他打过商量,他倒是没有反对,应该没问题?!?br />
    “那就他吧,让他去再生资源的集团办公室办手续就可以了?!崩詈兔辉俜炊?,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比较欣赏胡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