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回来了?”何老太太看到李和回来,很是高兴。

    “那边忙完了,就回来了?!崩詈桶讯鞣畔?,不经意间看到了侧墙上挂了不少的奖状,“都是围棋的?”

    再仔细一看,不是一等奖就是二等奖,即使他不懂围棋圈,也能明白全国性奖状的分量。

    “这墙窄了,放不下几张,还有好多没挂上呢?!焙卫咸芙景?。

    李和没说话,径直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可是茶还没来及喝,家里便开始来客人了,不少都是左邻右舍,他又没办法赶人,只能虚应着。

    这还不算什么,一连五六天,家里的来客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还越来越多。

    他累的不行了,重复的话,都不晓得说了多少遍。

    这天从早上六点钟起来,他家里的人就没断过,刚送走一拨人,还没来得及进屋,又进来一个熟人。

    “周局长,你请进?!?br />
    来客是市商业局的局长,之前县里驻京办的周主任。

    “哎呀,想不到啊,要不是看到香港的报纸,我们都蒙在鼓里呢?!敝苤魅畏浅5母锌?。

    “不值一提?!崩詈偷故侨险娴?,“你来这里是出差?”

    “我可是特意来的?!敝芫殖な祷笆邓?。

    “周局长,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我能办到一定办?!崩詈妥焐鲜钦庋?,其实心里最怕对方提什么不靠谱的要求。

    这阶段他接触的人太多了。

    有的人他都恨不得大耳刮子抽上去。

    “我可不是来打秋风的?!敝苤魅喂笮?。

    “周局长说笑了?!崩詈拖氩坏蕉苑秸饷粗卑?。

    “我呢,是来报喜的?!敝芫殖ご臃旁谧雷由系墓陌锾统隼匆环菸募?,递给李和道,“老弟,我可是给你报喜的?!?br />
    “报喜?”李和接过。

    “你自己看吧?!敝苤魅嗡低甓似鸨用蛄艘豢诓?。

    “工商业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工商业联合会副会长?”李和弄得一头雾水,“周局长,这个没有开玩笑吧?”

    他压根连会员都不是。

    “其它都是小节,咱们是新事新办?!敝芫殖っ靼桌詈偷男乃?,笑着道,“上个月省里召开了会员代表大会,大会应到代表95人,因事因病请假6人,实到89人,符合有关规定。大会圆满完成了各项预定议程,根据全国工商联章程,选举出新主席,经过举手表决等流程,一致推举你为省新一届工商联副主席副会长?!?br />
    “这...”李和哭笑不得,“何德何能啊?!?br />
    在他缺席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搞个官当当,他想不到。

    周局长道,“老弟,这个可千万不能推辞,这可是众望所归,如果你都不能做,还有谁有资格做这个位置?”

    “谢谢?!崩詈臀弈蔚牡?,“周局长,我跟你透个底,我的事情琐碎,就是平常连回趟老家的机会都没有,就是怕有负众望啊?!?br />
    他是真心不想接这个差事。

    “你误会了?!敝芫殖ぐ诎谑值?,“知道你忙,所以省里也理解,只要年底的时候露个头,站个台,给大家鼓鼓劲就行,平常就不麻烦你?!?br />
    “那就在所不辞了?!比思仪Ю锾鎏龅墓?,就是为他事,李和晓得是推脱不过了。

    他把人送走,回到屋里一个劲的摇头。

    何芳首先忍不住了,叹口气道,“看来必须搬家了?!?br />
    “搬吧?!崩詈退低昃透剿扇チ说缁?,他也受不住了,这就是所谓的声名所累。

    说搬就搬,当天夜里,六张大卡车,十来个人就在平松的带领下给李家搬家。

    但是东西搬空以后,李家又面临了新的问题,何老太太不愿意跟着他们去西山。

    “这里我都熟悉了,不跟你们折腾了?!焙卫咸芗峋?。

    “你一个人在这里怎么行?”何芳不愿意让老娘一个人留在老宅。

    “你弟又不是死人,我还能没地方去?”何老太太道,“你们过你们自己的,不用惦记我?!?br />
    “还指望你给我看孩子呢?!币惶道夏镆ジ诺艿茏?,何芳更不乐意了,吴春燕可不是善茬,说不准要受多少气呢,她牵着老娘的手道,“你不去,俩孩子我可没地方放?!?br />
    “李览不需要你问事了,上下学有张兵接送,就剩一个李怡了,你一个人还糊弄不住一个小丫头?!崩咸睦锼慵频暮苊靼?。

    “老婶,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走吧?!崩詈鸵哺湃?,他明白老太太的心思,说直了,就是舍不得离儿子太远,“我那隔壁还有房子,明天就让何龙去选,搬到一起更热闹?!?br />
    “那可不能再给你麻烦了?!闭庖淮卫咸芫母痈纱?,儿子占了女婿女儿多少便宜,她心里有数,不能再继续厚着脸皮了,“他们这日子已经过得够好了,再不知足,老天爷都看不下的?!?br />
    李和笑着道,“这次我不帮忙,我知道他手里有钱,就让他在我隔壁盖,就整个农村的小洋楼,两层三层都随意的很,也不算糟蹋钱,这以后就是升值,你看看他买的旁边老张家的房子,现在都翻了几番了?!?br />
    “那边多偏,涨个什么价?”老太太不糊涂。

    何芳道,“不说涨价不涨价,就说过去有多好,那边地方大,你想种蔬菜就种蔬菜,想养牲口就养牲口,可没人管得着你?!?br />
    “那你弟也不能跟着去?!崩咸故且⊥?。

    何芳道,“不让他去,只让你去,你要是想他们了,开车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多方便啊?!?br />
    老太太道,“那多麻烦人?!?br />
    李和道,“以后俩孩子还在是在市区上学,你跟着上下学的车子,就近就来了?!?br />
    “说的也是?!崩咸挠兴啥?。

    “那就走吧,你要是不去,这俩孩子非折腾的我手忙脚乱?!焙畏蓟故羌岢职牙夏锿瞪贤?。

    “哎,哎,等我收拾行李?!崩咸钪栈故峭仔?。

    一家人终于搬到了西山。

    李和再一次感受到了宁静。

    大人们开心了,可是李览和李怡并不开心,因为没有了胡同里的玩伴,所谓的别墅在他们看来就是个大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