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他没有老四心细,颅脑底部所有直径大于两毫米的孔儿,她都知道通过的是什么神经和血管。也没有老四肯拼,《神经病学》和《内科学》反复读了**遍。

    就因为他一句忽悠,什么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但是看着寿山一脸的老年斑,绿豆大小或是蚕豆大小,一脸讨好的微笑,李和心里不是滋味,忘年交只有这一个了。

    “哎,年龄大了,就是遭人厌?!笔偕锦珲亲抛龅搅艘巫由?,“来,我碰你一杯?!?br />
    “你别喝酒了,你啊,看我喝?!崩詈臀孀∈偕降木票?,却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没费多大劲,他只记得白酒和啤酒下去了。

    他发现自己躺在四壁涂着让人有求生**的粉红色的房间里,他迷迷糊糊的脑子还是很清楚,抬头就看见了在旁边给他清理衣服的郭冬云。

    “你别动,你自己吐成什么样,估计你没记性?!惫瓢醋∫鹕淼睦詈?。

    “我有吐吗?”李和拍拍脑袋,“对不住,给你添麻烦?!?br />
    “咱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惫萍绦米琶砀詈筒潦?。

    “谢谢?!崩詈头闯榱俗约汉眉父鲎彀?,记不起他这次是和谁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所处的地点和时间。突然他又握住她的手,“真的谢谢你?!?br />
    “谢谢?没必要?!北焕詈臀兆∈?,她没有反抗,她涂嘴唇,玫瑰红,和她的两坨腮红很配。

    “我明白你的心思?!崩詈妥白诺ㄗ铀党隼戳嘶?。

    “你明白什么?”郭冬云笑的时候,眼睛变窄,鼻子嘬皱起来,鼻子上方的皮肤挤出四五条细细的褶子,不知觉中,她已经有一定的年龄了。

    “你我之间的心思,谁不清楚谁呢?”李和越看她越觉得可爱,“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请你记住,仰慕不是爱?!?br />
    “我最仰慕的是我的爸爸?!惫聘啪勒?。

    “我爱你?!崩詈筒幌M圃偾砍抛?。

    “那我谢谢你了?!惫浦苯臃诶詈蜕砩?,“有你这句话我也知足了?!?br />
    “嘿嘿....”李和在迷糊中用手慢慢的触摸,但是却被另外一双柔嫩的手给拦住了。

    “你我之间必须有界限?!惫扑詈偷氖?,放下毛巾,出了房间。

    “哈哈...”李和想哭哭不出来。

    他自己都不晓得,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天爷耍的玩笑就是,明明相爱的人,最终就是没法子在一起。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要强的招娣,想到了理性的章舒声,想到了有着自己小心思的付霞。

    他谁都对不起!

    这一觉他恨不得睡的永远不醒。

    在这个牛气哄哄瞬息万变、激情澎湃、豪情满怀、斗志昂扬、奋发向上的让人难忘的好时代里,他李老二体会到的却是困惑、无奈,保留并寻觅着一切将被淘汰物种的特质。

    他曾经纯净的心灵、奋斗的力量、热血沸腾的干劲渐行渐远,成了阴暗、贫穷、不堪回首的苦难岁月了。

    他死都想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

    不是说他的能力低下,不是说他不愿意积极向上奋发努力,而是当他斗志昂扬,全力以赴努力去追逐时代前进的步伐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太无知了。

    这不是低估自己,而是自己的确在方方面面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与欠缺。

    无论如何努力,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面前,永远是一个弱者。

    跟这个时代谈能力,顶多只是在某个方面的有所专长,但根本无法与这个时代对抗;

    跟这个时代谈变化,更多的时候是被这个时代的丰富的信息吸引着、诱惑着、改变着;

    跟这个时代谈专注,他这个不普通的普通人,他都无法保持平常心。

    也许他可以经常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情,可是每每慷慨激昂之后,他就会猛然发现自己的那番言论有点偏激,有点不靠谱,因为他的那些言语很多时候只是宣泄而已,多是个体的内容少了对时代完整内涵的概括与传递。

    虽然人与人之间互相恭维互相吹捧,热热闹闹、快快乐乐,甚是好看。

    但是对这个时代根本起不到任何的影响,中国工业进程没有因为他而有加快,中国的经济史没有因为他而更改。

    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的意志是主观的,虽然对客观有能动作用,但不会影响社会历史发展,只能加快或减缓。

    个人的命运只能是顺应历史。

    顺应历史的结果就是他那点微不足道的蝴蝶效应。

    “醒了?”摇醒李和的是付彪。

    “干嘛?”李和瞪着眼。

    “嫂子刚刚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去?!备侗牖卮鸬撵?,李老二的起床气没人惹得起。

    “哦,买票?!崩詈鸵还锹捣鹕?。

    “回去?”付彪不是太肯定。

    李和没说话,径直去刷牙洗脸。

    付彪不傻,只能慢慢的退出房间,不敢再多言。

    李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秋。

    看着空荡荡的大门口,好像变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陡然院子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一听就是他的闺女。

    “宝贝,怎么了?”他一进院子就抱着闺女哄。

    李怡还是一个劲的哭。

    “说吧,要什么,爸爸最爱你了,要什么都给你,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崩詈退档暮艽笃?。

    “真的?”李怡伸出小拇指,“拉勾,一百年不许变?!?br />
    “一百年不许变?!崩詈托判穆?,凭着他如今的身价,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李怡昂着头道,“我要吃雪糕!”

    “什么?”李和看着院子里随着秋风落下的枯叶,没好气的摸摸闺女的脑袋,“闺女你好美!”

    “想的美?”这种套路,李怡早就会了。

    “知道就好?!崩詈筒豢垂肱薰嫉难劬?,拎着包就进屋了。

    李怡看着她老子的背影,努力想挤出眼泪,可是已经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