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腾腾的挪到长椅子上坐下,努力的翘上二郎腿,手里惦着烟,好不让自己落气势。

    “这些日子你也看见了,乱七八糟的人很多,都是打咱家主意的?!崩詈涂醋爬钫桌さ?,“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当老子是傻子,连记者都没见过?”李兆坤不乐意儿子说话的态度。

    “没有这个意思?!崩詈拖蚶炊济环ㄗ痈侠钫桌さ幕芈?,只得很直白的说道,“我就是怕以后会有什么是非,家里人出外都注意一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有个谱,别给人家借口?!?br />
    “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我能不懂,需要你交代?”李兆坤不屑的道,“你个龟儿子现在发达了,自然有来打秋风的,老子还没蠢到卖自己崽的地步。

    要是想卖你,打娘胎出来就该把你们给一个个卖了。

    老绝户多了去了,怎么卖都能换老子一口酒喝?!?br />
    说的好有道理,李和竟然无法反驳!

    他想想也对,自从李兆坤来香港以后,荒唐事做过很多,丢人事更是没有少做,甚至对着许多小混混低声下气,但是社会上没有传出过他李老二的一件家事。

    包括眼前媒体上关于他李老二的新闻漫天飞,可是关于李家家庭状况的介绍没有一个是对的。

    这说明李兆坤还是有底线的,闺女上的什么学校,孙子孙女在哪里就读,一样都没有透漏出去。

    李和道,“那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以后要是出门就带着吴师傅出去,老张那张收废品的三轮车你也别再骑了?!?br />
    “那真的给添船?”这才是李兆坤最关心的。

    “如果游艇公司有现货,自然是更好,明天就会送过来?!崩詈兔挥懈谋渥⒁?,允诺李兆坤的他还是会做,“如果是没货,当然要等几天了?!?br />
    “不着急,反正我腿还不利索呢?!崩钫桌ずε峦涔盏亩?,心太急而惹恼儿子,这个时候倒是显出了自己的大度。

    “我过几天就走,这事我会交给古小华办,有什么问题你尽管去找他?!崩詈筒恢痪踔幸丫谙愀鄞税肽?,眼前看来是要挪一挪了。

    “中?!崩钫桌さ阃吠?。

    李和还没来得及出香港,老五会考的成绩出来了。

    “ite?”老四眉头紧皱,叹口气道,“这能学到什么东西,这丫头越来越不争气了?!?br />
    她的失望程度在李和之上。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功利了?”李和埋汰起老四。

    老四道,“上了好学校才知道,读书无用论都是骗人的?!?br />
    “你比我想的还多?!崩詈统腥侠纤乃档亩际嵌缘?,名校不能确保人生的上限,却能设定人生的下限。不止给了孩子敲门砖、入场券,还给了人脉、圈子、资源。但是这些李和都不看重,有他在,老五的人生就不会太差,“作为一个留学生,能考上ite就已经不错了,看来是已经努力了?!?br />
    “这不是你风格???”老四面带诧异,家里人当中,除了何芳,他李老二就是最在乎成绩的,只是何芳只管自己的俩娃,而她和老五,只有李老二在管。

    “老五就这个水平,不能要求太高,何况能考上ITE已经是超出我预期了,还要怎么样?”李和显得很知足。

    “行吧,反正你是老大,你说了算?!?br />
    老四也明白李和说的是实话。

    “你是什么时候走?”

    “就这集几天吧?!崩纤挠械懵痪?。

    “还是去滇北?”

    “嗯?!?br />
    “要不回来帮我?”李和第一次开口提这个要求。

    “帮你?”老四笑着道,“算了吧,我一个学药理学的,能帮你什么?你是要开医院还是要办药厂?!?br />
    “都没问题,你要是同意,开个药厂也可以?!崩詈臀蘅晌薏豢?,他整的起。

    “你别逗了?!崩纤囊∫⊥返?,“等我结婚的时候,给我随份丰厚的嫁妆,我就感恩戴德了?!?br />
    李和奚落道,“先找个对象再说吧,不然少想这些有的没的?!?br />
    在第二天一早,他就回到了深圳,再次来到他在地大集团的办公室,这是他第二次来。

    他不在这里办公,但是办公室还是一尘不染,非常的干净,显然是经常打扫。

    办公桌旁边的报纸架上放的是各个报社最新一天的报纸。

    他随手拿出来几份看了看,关于他李老二的消息是一个都没有。

    一家同样是民营企业的公司却每天都是各版块的头条,这是个叫北德集团的,因为投资的航向2号卫星在俄罗斯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成功,一时间成为中国商业的骄傲。

    其老板牟大中是第一个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露脸的中国企业家。

    获封“中国十佳民营企业家”、“中国改革风云人物”称号。

    甚至还被称为“中国第一民营企业家”、“大陆超级富豪之首”。

    “靠,那我算老几?”李和有点懵逼,这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像前些年他低调,每年的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压根就没他名字,他也认了,可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去年的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他排第四,不过感觉这个人有点虚,牛吹的挺大?!备侗氲故窃谝慌运祷傲?。

    “你见过?”李和好奇的问。

    付彪道,“何止是见过,还在一起吃过不少饭,称兄道弟的,老是嚷着要和我合作?!?br />
    李和问,“你没同意?”

    “没同意?!备侗氲?,“他上次要搞满洲里开发,本来想找潘松哥的,他跟潘松哥更加熟,两个人毕竟都是在俄罗斯做过倒爷。

    潘松哥压根没同意,我就问潘松哥为什么没同意,潘松哥后来跟我说,要是不怕翻车,想体验什么叫刺激,可以和这种人合作,绝对是过山车?!?br />
    李和笑着道,“人家没脑子能做到如今这地步?”

    他还是有点服气的。

    “经常吹牛说要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的口子,让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经尼泊尔吹进来?!备侗牒俸傩Φ?,“在我看来,脑子是有,胆子也大,但是就是全靠一股狠劲,能持久,早晚要泄了?!?br />
    “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蹦呐吕詈鸵丫龅搅巳缃竦牡夭?,可是依然挡不住对此人的崇拜。

    “李先生...”齐华重重的咳嗽了一下。

    “嗓子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崩詈桶琢艘谎燮牖?。

    齐华道,“其实你是见过的,当时人家还想拜访你,只是被你拒绝了?!?br />
    “什么时候的事情?”李和没有印象。

    “在新加坡,他也是在出访团里?!逼牖嵝训?,“只是你当时忙着你妹妹的事情,你吩咐任何人来了都不见,所以当时鲁万向带着他来找你,我们就推脱你忙,让他们走了,没敢打扰你?!?br />
    “和鲁万向在一起的那个秃顶胖子是他?”李和恍然大悟。

    齐华点点头,“是的?!?br />
    李和一拍脑袋道,“倒是可惜的很?!?br />
    付彪道,“我一个电话,他一准跑过来,要不....”

    “不用?!崩詈桶诎谑?,“等他混不下去了,就带他来见我?!?br />
    付彪道,“李哥,这个人野心很大,可是不好收服?!?br />
    “再说吧?!崩詈筒簧踉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