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马上带吴师傅去办?!倍∈榔交姑挥姓莆赵劣?,在香港的正常交流还是需要借助家里的司机或者阿姨。

    李和看着空荡荡的大门口,感叹道,“妈的,终于清静了?!?br />
    围堵在他家门口,一心想搞大新闻的记者们已经被他拦住在二里地之外了,除非是走海路,不然这些记者们是绝对没有机会穿过带有岗亭的私家领地。

    要不是远处就是次干路,经常往来车辆和行人,他非把范围扩展到十里地之外,因为这成片成片的山头都是他李老二的!

    他这一刻才能感受到资本主义的好,有钱真的可以任性!

    公平本来就是人自创的规则。

    世界原本没有公平。

    当然,他也不会以为有了钱到哪里都是世界公民,移居到另一个国家,充其量只是成为另一个国家的永久居民或公民。

    当跨过国界,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其中时,一个偶发争议事件,一个不经意的评论可能惊醒,原来肤色、种族、宗教信仰,甚至饮食习惯仍无情地隔阻在其间。

    而且,政治课本上也表述的很明白,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阶级性是政治的基本属性。

    “有不少是外媒记者?!逼牖衷谒祷傲粲辛擞嗟?,而没有多说。

    “外媒怎么了?”李和不屑的道,“由着他们写吧,他们说我傲慢也好,说我刻薄也好,你以为我会在乎?”

    “是?!倍杂诶詈偷墓讨?,齐华现在已经是领教到不少。

    丁世平瓮声瓮气的道,“这些记者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的,居然能找到我家,我闺女这两天都没敢怎么出门,要是打人不犯法,我非一个个给大耳刮子?!?br />
    李和笑着道,“要是真打了人,那就是大新闻了?!?br />
    他也难辞其咎。

    “我有分寸的?!倍∈榔街噶酥冈鹤永?,“这些人就怕乱说话,到时候影响不好?!?br />
    明显是指张老头。

    李和想了想道,“对喇叭全说,只要跟我家老子接触的人,不管大小,全给我交代明白,敢乱说话的话,不要说是在香港,两岸三地都是不用混了?!?br />
    他有这个底气和自信。

    齐华道,“我会处理,只是李叔叔这边?”

    这里面所有的人都好处理,只要李兆坤才是最大的bug,那嘴巴一点把门的都没有,他也不指望能作痛李兆坤的工作,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是需要交给李和。

    “哎,剩下的交给我了?!崩詈鸵埠纬⒉幌萌挝裰杈?,随着李兆坤不断的康复,可以想象,不用几天,李兆坤又可以继续活蹦乱跳了,不可能整天跟着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叮嘱好。

    可是李兆坤这人软硬不吃,又是向来不长记性,想让他管住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说不准李老二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能给人吐露干净!

    “我先走?!倍∈榔郊馐Ω档某底映隼?,就跟着上了车。

    李和点着烟,在沙滩上溜达来溜达去,偶尔还能听见王玉兰对着满是脚印的沙滩埋怨。

    媒体们既然进不了李家的大门,光拍李家豪宅也没有意义,倒是可以对李家的奇葩之处大肆报道一番,对李首富家猪圈、鸭舍很感兴趣,首富搞养殖,明显是一个不错的公众话题。

    因此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记者拿着摄像机对着这些家畜和家畜们的住处可劲的拍照。

    每天不断的闪关灯和人潮使家畜都受惊了,鸡不肯回笼,鸭鹅子不肯上岸,本来在圈里待的好好的大黑猪都是不安稳,围墙都拱塌了。

    这些都让王玉兰很生气。

    她现在也知道儿子出名了,儿子很有钱,人家围着她儿子转,甚至拿着话筒要采访她,她也感觉很有面子。

    可是虽然她是乡下妇女,没什么见识,但是不代表她分不清人家话里好赖,也不代表她看不出人家眼色里的意思!

    分明是瞧不起她这个乡下妇女呢,隐隐还有嘲笑的意味!

    凡事都有个头,所以她受够了这些人!

    而且,眼前这些人把家里的牲口给祸害的够呛,够让她生气了!

    李和也不管沙滩干净不干净,随地一坐,抽完一根烟之后,才拍拍屁股回家。

    李兆坤已经在家里待的发霉了,整整窝了半年,这打破了有史以来的最长记录。

    现在能走路了,可是活动范围也就局限在家里和附近二里地,再跑远基本不可能。

    不少他不想拐着拐杖出门,只是他的体力有限而已,想走远需要人帮助,可是没有人肯听他的。

    “腿最近还酸麻吗?”李和关心的问道,“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崩钫桌ひ蚕酶依锶颂砹瞬簧俾榉?,如今说话底气总是不那么足了。

    有时候吧,他还是挺要脸面的。

    李和主动丢给李兆坤一根烟,然后给他点着了,道,“那就好,我跟你说个事情?!?br />
    李兆坤有点狐疑,儿子怎么突然待他这么好态度了,犹豫了一下道,“说吧?!?br />
    李和问,“游艇生意你是不是打算继续做?”

    “那是当然?!崩钫桌ひ坏愣济怀僖?。

    “两艘船有点吃力吧?”

    “生意你又不是没看过,每天租船的人排着队呢,船是越多越好?!贝徊蛔?,这是李兆坤心里的痛。

    李和道,“我再给你添两艘吧,这样你也能做出场面,这次不用小游艇,我给你大游艇,可以租给人家开生日会,家庭聚会,朋友聚会什么的?!?br />
    “我要那么大的游艇做什么?”李兆坤摇摇头,“收个人家百十来块,还不够油费呢,还得雇人开,也是一笔账,老子算的明白呢。

    你把大船的钱给我折成三艘小的吧。

    这个我玩得转?!?br />
    “好,听你的?!罢獬龊趿死詈偷囊饬?,他想不到他亲爹还有自知之明。

    “你肯定有什么事求老子!说吧!”李兆坤明白的很,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想当初,他舔着老脸找儿子商量增加船只,儿子都没同意,闹的好不没意思!

    而如今要主动给他买船,天下哪里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