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询问齐华事情的进展。

    齐华道,“按照我们之前同沈立人先生的约定,新成立的华再啤酒已经注册成立,只是有一点,我还未来得及和你说,沈先生的意思是想引入SAB啤酒公司,加上我们,然后三方合资?!?br />
    在效率这一块,他从来不会让李和失望。

    “sab?”李和没听过这家公司。

    齐华道,“SAB在1895年创立于约翰内斯堡,主要为爱喝酒的金矿工人服务。该公司在南非经营7家酿酒厂和42家仓库,年酿酒产能31亿升。

    其啤酒品牌组合有着深厚的底蕴,如代表性的荷兰啤酒品牌高胜,南非最受欢迎的啤酒卡斯特拉格、汉莎比尔森和卡灵黑标。

    年初该酿酒公司刚好是百年庆典,为了纪念这一时刻,他们建设了SAB啤酒世界正式开放,有望成为约翰内斯堡最著名的文化和娱乐中心之一。

    可以说实力非常的强劲,这些人一直在大举收购世界各地的啤酒厂?!?br />
    “只要他们不寻求控股,原则上我是同意的?!闭馐抢詈偷牡紫?,他可以接受华润控股,但是不能接受外国资本控股。

    这跟狭隘的民族主义无关,只是因为他李老二的个人喜好。

    齐华道,“sab 的主要运营模式是买进各个国家和地方强势品牌啤酒企业,这种独具一格的运作模式,正是SAB锐利的竞争优势之所在。

    买进当地酿酒厂,继而投资其生产设备技术并大力推广其原有优势品牌,而不是让他们改产SAB原有的国际知名品牌如大城堡、捷克人,他们对谋求控股权没有兴趣?!?br />
    “那就好,让沈先生做主,一切听他的?!崩詈偷愕阃?,算是同意了,“对盛京雪花厂的收购怎么样了?”

    齐华如实回答道,“新公司组建好以后,会有专人去洽谈,因为你说不插手管理,所以我就没有追问沈先生?!?br />
    “赵明霞呢?”李和一想到这个女人就来气。

    “我昨天才问过付总,他说还在深圳,深圳周边的啤酒厂她都有去洽谈,不过由于付总的阻挠,一家都没有谈成功,她可能明白过来了,曾经怒气冲冲的去找过付总。

    现在可能会把目光放在粤东的其它地方?!?br />
    李和想了想道,“让她收购,现在不要插手?!?br />
    “那怎么办?”说变就变是李和一贯的风格,齐华早就习惯了。

    “不管她们收购几家厂子,我们就在她们周边立马开一家厂子,就和她们争夺本地市场?!钡茸潘窍卤厩?,李和才好梭哈。

    “可是这样的话,沈总会不会.....”齐华尽力提出自己的担心。

    “沈总可没你那么不分轻重,本钱可是我出的,我还让他做管理,我整死两个人他都不能答应,还有什么合作的诚意?”这本帐李和心理有谱,“我提出要求了,他反而去了疑神疑鬼,多好,各取所求?!?br />
    齐华道,“是,我这就去办?!?br />
    太阳正好,院子里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娘希匹,咋就亏钱了呢?”李兆坤一只手扶着院子里的长椅背靠,一只手在身上乱摸索,最后朝面前的张老头伸过去,“给我一根烟?!?br />
    “哎?!闭爬贤繁纠聪肮咝缘囊砩咸脱?,可是猛然看到从堂屋里走过来的李和,手上的动作立马就停了下来。

    他可是得过李家人吩咐的,在李兆坤的病没有好之前,不能给一根烟。

    这是李兆坤生病这四个月以来他第一次进李家的门,不是他不愿意来,而是李家人根本不给他进门。

    现在好不容易进来了,他自然要珍惜机会,再因为一根烟被赶走,那就死的冤枉且憋屈。

    “给他一根吧?!崩詈鸵蔡孀爬钫桌ば奶?,这几个月连一根烟都没摸到,不管他怎么叫嚣怎么闹,李和等人自然是不搭理他,连向来惯着他的王玉兰都是比所有人坚定,一根烟都不给!

    “好?!闭爬贤氛獯魏敛挥淘サ母死钫桌ひ桓?,还亲自帮着点上了烟。

    “磨蹭,叫你做什么事,从来就没爽快过?!崩钫桌ぞ」芏哉爬贤贩⒊隼戳瞬宦?,但是点着烟后还是舒服的深吸了一口。

    “哎?!闭爬贤房戳搜劾詈?,不知道是该回答李兆坤的问题,还是不该回答。

    “说就是了?!崩詈鸵桓蔽匏降奶?。

    “海事处规管大小游艇,咱们泊位租金、管理费、服务和维修费等每个月都要交十来万.....”张老头开始不间断的诉苦。

    李兆坤在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这些事情的??!

    “海什么处?”李兆坤连听都没听过。

    “海事处?!闭爬贤菲咀抛约旱睦斫飧沤馐偷?,“香港所有的港口,还有这个船只,哪怕是外国船,只要进了香港,就归他们管,也包括咱们这个游艇?!?br />
    “十万?奶奶个熊!怎么不去抢钱呢,这样还痛快一点?!崩钫桌て叩暮?,他是有两艘游艇不假,可是一个月都挣不到十万呢!

    而且,他赚的都是年轻人的钱,收费不能太高,要是太高,人家承担不起。

    至于有钱人的钱,他是压根赚不到,石澳游艇会的泊位上有200多艘游艇呢,人家自己有!

    “人家收钱,咱们不能不给啊?!闭爬贤泛芪?,总不能暴力抗法吧?

    “不行,我得去,不然老子这点东西,早晚让你们给我败光?!崩钫桌ぜ焙鸷鸬囊雒趴纯醋约旱纳?。

    “行了,别生气,这事我来处理?!币皇抢钫桌ど硖寤姑换指春?,他不可能这么安慰的。

    张老头很是高兴,他比李兆坤还要清楚李和的本事。

    “你去?”李兆坤不怎么乐意。

    李和道,“相信我行不行?我肯定弄好了?!?br />
    “那你现在就去弄?!崩钫桌ぬ岢隽艘?。

    “好,现在就去?!崩詈椭坏靡雷?。

    在李兆坤的监视下,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大门。

    “李先生,这些费用一直是老丁在交的?!逼牖恍枰詈脱?,就主动给找出来了责任人。

    “老丁呢?”李和没看到丁世平。

    齐华道,“来了?!?br />
    “你找我?”丁世平小跑着过来了。

    齐华说了一遍缘由,然后问,“这钱真没交?”

    “没交?!倍∈榔讲缓靡馑嫉哪幽油?,“我寻思就是李叔已经躺医院了,这游艇估计以后就不做了,所以就停了这些费用?!?br />
    “那以后继续正常交?!崩詈兔靼锥∈榔降男乃?,过习惯了小日子,凭空每个月白交这么多钱,肯定不能乐意,虽然这些钱都是他交。

    但是他又没办法,为了哄着亲爹,他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亏本生意,看来还是要继续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