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李和说话都没有这么紧张,毕竟信息不对称,即使对方再有钱,都是任由他怎么说,对方也不可能当场戳穿他,但是和老四说话不一样,这是毕业于国际顶尖学校的医科女博士,简直是不能有一点含糊,被戳破脸面事小,得罪李老二事大!

    他对眼前这个高挑的女孩子隐隐还有一丝的佩服,众所周知,内地的博士少,女博士更是少之又少,一个女孩子凭着自己的努力,取得这样的成绩,简直是个奇迹。

    “谢谢你,庄医生?!崩纤纳斐鍪值?,“感谢你一直的照顾?!?br />
    “啊?!弊缴读算?,插在口袋的手猛然抽了出来,看的出来,他很紧张。

    李和公婆俩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在一边闲聊。

    何芳用手拱拱李和道,“你觉得这医生怎样?”

    “不怎么样,磨磨唧唧的,没有一点男人样,还是找成熟一点的好?!崩詈偷比幻靼缀畏嫉呐趟?,她现在和王玉兰一样,都在为老四的婚事操心。

    何芳问,“你以为你成熟?”

    “我当然成熟了,早就过了幼稚的年纪?!崩詈突卮鸬睦硭比?,可以说已经很少受感情支配,而更加的理智了。

    何芳突然喃喃道,“可是我还是喜欢幼稚的你,不成熟的你。当有人对你有一点好时,你恨不得把自己的好都给他?!?br />
    “什么意思?”李和不理解何芳这话里的意思。

    “也许时间会积淀出来的处变不惊的魅力,会让我觉得你越来越耐看,越看越踏实了??墒?...”何芳怔怔的看着李和,话锋一转道,“还是喜欢你以前鼻涕眼泪一把抓,边哭边灌酒的熊样儿。你有多狼狈,那爱情便有多高贵?!?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了?就这么喜欢看我笑话了?”

    “不是,那是你的本性流露?!焙畏既险娴目醋爬詈偷?,“我还是喜欢青涩鲁莽的你,我想和你有过山车似的爱情?!?br />
    “那是瞎折腾,安安稳稳的不好嘛?!崩詈筒恍?。

    “所以,她是幸福的,一个男人曾经为她哭,为她死,像个未经世事的小男生一样,把她当做天,当做地,当做空气,甚至愿意为了她当众丢丑?!焙畏继究谄?,“只是她会想不到,一个人竟然会傻傻的爱她这么多年?!?br />
    “你是没话找话说?”李和的心里很是不舒服,“这都少说十年了,还提着这些破事干嘛?!?br />
    何芳道,“所以我很羡慕她,她经历过炙热的爱情,而我的爱情温度一直是恒温?!?br />
    到这个年龄她才会欣赏得来年轻而不成熟男人的可爱吧,也才明白能遇见那时那个把爱情当做一切的的他真的好珍贵。

    可惜她和他在一起后,他已经成熟,所以体验一份令人安心的成熟爱情的时候,总觉得少了很多刻骨铭心的体验,不完整,却踏实。

    李和慢慢悠悠,不慌不忙的道,“和没钱的男人谈恋爱,这滋味不会太好受?!?br />
    何芳问,“难道我每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就过不了日子?”

    “过得了,但是绝对不好过?!崩詈兔纪方糁?,好像又想起来了什么,“两个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养的,你瞅瞅,谁家舍得像奶粉都是进口的,尿不湿是进口的,甚至玩具都是进口的,那是可劲糟钱啊,你说说,自从李怡出来,咱家开销那个月的开销少于3000块钱了?

    就是那养车钱都抵得上普通家庭一年开销了?!?br />
    “我突然好想和你吵架,可惜我们俩吵架都吵不起来,你为什么什么都是让着我?”何芳一副很可惜的模样。

    “因为你是我老婆啊?!崩詈突卮鸬暮芩沉?。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br />
    “你今天吃错药了?”李和觉得自己回答的没毛病啊。

    “一边去吧,不想和你说话?!焙畏及牙詈屯槐咄瓶?。

    李和没有一点走开的意思,强行搂着她道,“说实话啊,男人比女人成熟得晚,死得又比女人早,能有几年是可以清醒理智对话的呀,说不准我过几年就是老年痴呆,为什么老是要和我较真呢?

    再说,想那么多干嘛,只有抓得到的日子,数得了的钱和留得在身边的人才是真的?!?br />
    何芳道,“我真怀疑是不是老天爷给你开了财富大门的同时,顺便夹了你的脑袋?!?br />
    “那还真有可能?!崩詈兔挥幸坏惴床档囊馑?,嬉皮笑脸的拱拱手道,“小生不才,没能捕获姑芳心,叨扰许久实是抱歉?!?br />
    第三天,李兆坤出院了。

    为了安全起见,李和还是听从了老四的意见,请了两个专业的陪护和两个专业的康复医师住在家里,毕竟老四也不是全能的,许多药品和工具只有专业医师的才有,而且她也不可能24小时跟着李兆坤。

    “干他娘的!”这是李兆坤能说话后,冒出来的第一句。鬼门关玩了一趟,发现被拒签,打回来咯!

    能不高兴嘛!

    开始不能走路,需要坐轮椅,再半个月后,有人扶着可以走路,可以自己吃饭。

    但是,偶尔他还会对着王玉兰嘀咕,好像躺在床上的时候有人骂他二流子。

    王玉兰好笑的道,“谁没事还去骂你啊,大家求你都来不及呢,都求着你醒,少给大家拖累?!?br />
    “肯定有人骂我了!”李兆坤非常的肯定,“哪个龟儿子,老子非抽他不可!”

    从大儿子、小儿子再到女婿,他都怀疑了一个遍,连看家里的两个司机,丁世平,眼神都不一样。

    这些人都是他怀疑的对象!

    他最怀疑的就是家里的司机吴师傅,毕竟他经常骂对方骂的最多,保不齐对方趁着他生病报复回来呢!

    只有李和脸色不变,笑而不语。

    “再过两个月就能完全正常了?!闭馐抢纤母碌慕崧?。

    “那就好?!崩詈偷男闹沼诓荒敲唇乖炅?。

    但是,一旦空闲下来,他开始发现,他好像耽误事情了,同华润的合作进展,他一直还没来得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