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保健道,“我会办好,不但我不会出面,我底下的人也不会露头,乌克兰已经是一锅稀粥,只要肯花钱,谁都能搅一勺子?!?br />
    乌克兰不仅是前苏联而且也是整个欧洲最重要的经济地区之一。

    、按国土面积,乌克兰是欧洲第二大国,仅次于俄罗斯,按人口数量,则接近于法国,在欧洲居第三位。

    乌克兰经济和科学文化发展水平都比较高:无论在前苏联,还是在独联体,就总的经济规模而言,乌克兰都居第二位,仅次于俄罗斯,是哈萨克的2倍。

    而与西欧大国相比,乌克兰经济的绝对规模接近意大利。

    乌克兰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前苏联地区15国中名列第7,居波罗的海3国、俄罗斯、哈萨克和白俄罗斯之后。

    但是,自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宣布独立以来,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经济?;纳疃群凸愣瓤俺贫懒骞抑?。

    乌克兰的国内生产总值均为负增长,1992-1995年期间,工业产值和基建投资减少了50%,农产品减少了25%。

    其中1994年的负增长率高达24%。

    生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工业生产严重衰退,工业产值比上年降低27.7%。

    所有工业生产部门的生产都在下降。

    石油化学工业、汽车工业、木材加工业、机械制造业等部门的?;窒笥任现?。

    主要燃料动力资源的开采量下降了15%。

    燃料动力资源生产和供应的紧张状况对燃料动力需求量极大的冶金业造成了严重影响,致使该部门主要产品比上年下降22-48%。

    由于冶金业部门的不景气,加之消费者支付能力的下降,在乌克兰工业中居重要地位的机械制造业的?;苍诩泳?,主要产品产量大幅度下降。

    直到1996年有所好转,但仍然高达10%。

    更糟糕的是乌克兰经济面临的还有高通货膨胀率:1992年为2150%,1993年急剧上升到10256%,这种恶性通货膨胀,世界各国经济史上十分罕见。

    1994年虽有大幅度的下降,但仍然高达501%。

    库奇马领导下的政府于1994年11月开始实施的稳定化计划成功地将通货膨胀率降低到1996年的39.7%,低于1991年。

    1997年,通货膨胀率降至10.1%。

    所以,这一切都给了中国机会,自苏联解体以来,中国和乌克兰的军事合作一直没有间断。

    之后中国几乎从乌克兰拿到了想要得到的全部军工技术。

    对李和来说,此刻做的就是复制以前中国人走的老套路。

    “那全靠你了,我不管了?!毕衷诩依锏氖虑橐丫皇墙雇防枚?,李和实在是懒得再操心。

    虽然心里想着家事国事事事关心,但是家事都处理不好,哪里还有脸说什么国事。

    他眼前只能尽力做些自己能做的。

    李和挂完电话,望着繁华大道,心里的事情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一群记者像往常一样守候在李家的大门口,看到李和的车子过来蜂拥而上,长枪短炮,堵车头的堵车头,拍车玻璃的拍玻璃。

    董浩不为所动,自从李和曝光世界首富的消息后,这种状况每天都在发生,继续开着自己的车,记者要是不怕死,就继续拦着车。

    “通知于德华,给我二里地起栅栏,不要天天苍蝇似得在我家门口?!焙貌蝗菀锥愎钦呋氐郊?,李和很是生气。

    对娱乐明星,风云人物来说,可能把和记者斗智斗勇当成乐趣。

    可是他李老二天生不好斗,真的没法子对记者有好感。

    这些记者每天在大门口赶都赶不走。

    关键还有一点,这群记者也没几个好东西。

    基本除了靠搞大新闻发财的那帮人,其他人对媒体的印象都不好。什么事情一过他们的手就面目全非了。

    以傻逼方式炸出一堆傻逼,然后把原本不傻逼的也变成傻逼。

    还造成了严重的信息不对称。

    “李先生,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辈灰道詈?,齐华都跟着烦了,这些记者太讨厌人了。

    李和还没来得及苦恼这些记者,齐华的电话又响了。

    齐华刚拿起电话,李和就听见了电话里老四惊喜的呼喊声。

    “阿爹醒来了,醒过来了,你这次信了吧!”

    “醒过来了?”李和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想不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是啊,是啊?!焙畏荚诘缁袄锇锴?。

    “咱们赶紧去吧,小齐,你开车,不要耽误?!薄压础馊鲎?,王玉兰离多远就听见了,此刻再听见何芳的声音,更是不顾一切的上了齐华的车。

    “阿姨,我现在就走?!逼牖恍枰詈徒淮?,立马掉转车头。

    再次回到医院,王玉兰不等车子停稳就要拉开车门,要不是李和拦着,肯定要跌下车的。

    “你慢着点?!?br />
    他又好气又好笑。

    王玉兰不和儿子磨叽,下了车后,拎着小挎包,腾腾地窜上了楼。

    李兆坤躺在床上,猛然看到王玉兰,只是伸着手,嘴里嗯嗯啊啊,还是没有一句完整的话。

    “哎呦,菩萨保佑,你可是能清醒了?!蓖跤窭及炎爬钫桌さ氖?,又是哭又是笑。

    “这情况怎么样?”李和把老四和老婆拉出来,屋里只留着老俩口。

    老四笑着道,“情况基本稳定,后面只要做康复训练就可以?!?br />
    “什么时候可以出院?”这是李和最关心的问题,他心疼老娘这样来回跑,太熬人。

    老四道,“其实明天就可以出院,后面的康复工作交给我就可以?!?br />
    “你能行?”李和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何芳没好气的道,“你忘了老四现在在干嘛了?她做的就是康复,她如果不行,那就没有人可以了?!?br />
    “那是当然?!崩纤囊涣车陌寥?。

    李和没搭理她,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次询问了医生。

    医生道,“如果李博士能这样做就更好了,她的专业能力是得到全球范围肯定的?!?br />
    他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家里有一尊大神不用,而来寻求他们这些小喽啰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