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老四没辙,只能放下腿,“我一直以为你也开明呢,现在想想哈,你公婆俩都是一路人,特古板,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br />
    “少说些没用的?!焙畏即影锬贸隼匆话崮?,递到老四的手里,“给,喝一个?”

    “谢谢?!崩纤慕庸?,插上了吸管,继续道,“其实,我有时候挺佩服李老二的?!?br />
    “那是你哥,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他值得你佩服的地方多了,你还是多学点吧?!焙畏己孟裣萑肓嘶匾?,怔怔的的道,“你是不晓得,上学的时候,他懒得不像样,天天睡觉,课堂也不怎么听,考试成绩向来一般,可是呢,你要真和他计较起来,就没有他不会的题目。

    就是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居然还落了个参考文献的名头。

    这点我就服他。

    有时候还特别来气,我们都是吭哧吭哧的学习,熬灯夜战,拼了老命,他呢,什么都不费力气?!?br />
    “他学习成绩好,这倒是真的,可我学习可不比他差?!甭垩?,老四不服气任何人,不就是看书考试这点事情嘛,谁怕谁啊,老四定了定神道,“只是一不注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又赚了这么多钱,挺意外的。但是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值一提,我就最佩服他一点?!?br />
    “什么?”何芳好奇。

    “他真有本事,娶了个这么好的老婆,会做饭,会做家务,又能赚钱,长得又漂亮……”

    “谢谢夸奖,我发现你现在会说话了?”

    “我以前也挺会说话啊?!崩纤穆ё藕畏嫉?,“以前啊,我是在他李老二的屋檐底下,有点压抑?!?br />
    何芳用手指摁着她的额头道,“你就一天到晚会瞎说,你哥听了肯定抽你?!?br />
    “哎,他这小心眼的毛病是没得治了?!?br />
    何芳悄声道,“是不是想说跟你阿娘一样?”

    “这话可是你说的?!崩纤乃首偶绨蛲铝送律嗤?。

    随即两个人都是哈哈大笑。

    李兆坤住院后的第10天,还是没有什么起色,唯一不同的就是家人可以进入病房,陪护在身边。

    这令所有人都很高兴,总比隔着玻璃看强多了,起码能看见人。

    李隆和杨学文两家人已经被王玉兰强行给赶回老家了,谁家不要过日子啊,这个时候她比谁都清醒的多,不能让老俩口拖累儿子和女儿。

    她喊他们过来只是因为她做着最坏的打算,目的是见也许最后一面,而不是让他们来照顾的,既然看完人了,当然可以走了。

    如果李兆坤真的不行了,她的意思就是带回老家,哪里来的,哪里埋。

    所以,之后是决计不肯再让小儿子和大女儿留在这里了。

    要不是这里是何芳和李和两口子的家,这两口子她也是要一起撵走的。

    至于老四,她是故意留着的,虽然她不了解闺女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但是她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原本指望姑娘大学毕业能蹲办公室做公家人的,哪成想现在到处跑,以前白皙的皮肤现在晒得跟黑溜溜的,还瘦的心疼人。

    她索性就栓在身边了。

    何况,一个大姑娘又没成家,又没业的,搁哪里待着不都是一样。

    第20天,李兆坤还是老样子,这次李和没有了耐心。

    找医生,医生还是那样模棱两可,他正要发火的时候,却被老四给拦住了。

    何芳把李和拉到一边道,“如果吼能解决问题,驴将统治世界,所以请控制情绪温柔说话?!?br />
    “抱歉,有点着急!这医生老是不能好好回答问题,我说东,他偏跟我扯西!”李和最不喜欢的就是太磨叽的人。

    再说,李兆坤这事挺让人着急。

    何芳理理他衣袖上褶皱,笑着道,“行了,让老四去问,你还信不过她?”

    远处,老四和医生聊了几分钟,不一会儿就过来了。

    李和道,“他说的到底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明白不过来?”

    老四道,“没什么,人家就是说的有点隐晦,告诉你问题不大,治病这种事情哪里有百分之百的,没有医生会跟你拍胸脯,写保证书,什么病一定能治好?!?br />
    李和问,“不是说血肿已经没有了吗?怎么还醒不过来?”

    老四叹口气道,“虽然血肿已经清除,但是血肿对脑组织的压迫损失已经造成,还是需要慢慢恢复的?!?br />
    “哎,你看着办吧?!崩詈妥笥也欢庑?,索性全交给老四了。

    老四耐心的道,“目前已经确定脑干出血已经停止,颅内压降正常,脑脊液循环回复,这给苏醒创造了物质基础,我们眼前要做的就是尽量在爹跟前说些以往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同时注意四肢理疗按摩,避免废用性萎缩,否则即使苏醒也难以行动?!?br />
    “说话能啊,不就是陪她唠嗑吗?以前俺说多了,他嫌弃我烦,现在当然能逮着机会可劲说??墒鞘裁唇欣砹瓢茨??”王玉兰是最迷糊的一个。

    但是听说自己男人能够醒过来,她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

    “看我的啊,就是胳膊这里揉揉,还有就是腿这里给捏捏,力度适中就可以?!崩纤那鬃愿銎鹄戳耸痉?,“其实一天按多按少都没问题,关键要持续,每天不间断就好,主要作用就是活血?!?br />
    “就这么简单?”王玉兰怀疑的很。

    老四肯定的点点头,“就是这么简单?!?br />
    李和笑着道,“行了,那就这么办吧?!?br />
    从此,一家人轮流过来陪着李兆坤说话,并且给他做按摩。

    王玉兰说的最多,经常是说着说着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李和通常都不晓得该怎么安慰了,最后也就由着她了。

    但是他却被这哭声弄得心烦意燥。

    “哎,我这两辈子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就摊上你了!”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反正李兆坤也听不见,更没有还嘴,由着他发泄!

    “从小就吃不好,穿不好,这不怨你,大家都这熊样!”他不说还好,越说越来气,“你知道从小到大人家怎么喊我们吗?喊我二赖子!就因为你叫二流子!李二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