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王玉兰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情绪都是在勉强欢笑。

    三个孩子沉浸在大人刻意营造的喜庆范围中。

    只有李柯在吃饭的时候问了下李兆坤的消息,王玉兰欣慰的摸摸她脑袋,说没有白疼她,然后就打了个幌子,说李兆坤出去了。

    几个孩子并没有怀疑,毕竟李兆坤是个在家待不住的,经常出门瞎逛,三五天不着家都是很稀松平常,他们也是见怪不怪。

    饭桌上,王玉兰趁着闺女在再次提起来了老四的婚事。

    “好好找一个,不然咱们一合眼,啥都看不到了?!?br />
    大概是想到李兆坤了,更加的心堵。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崩纤拿挥蟹床?。

    天刚刚蒙蒙亮,李家人也才刚起来。

    何芳陡然一个人背着包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李和埋怨道,“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去接你?!?br />
    “有手有脚的,还能跑没了?再说,我原本想着,你们肯定在医院里手忙脚乱的,都做好家里没人的准备了,想不到你们都在家里?!焙畏冀庸詈偷莨吹牟韬?,轻抿了一口,皱着眉头道,“大早上放这么多茶叶都不知道想干嘛?!?br />
    “我小哥和姐夫在医院呢,等会就去换回来?!崩纤母畏蓟涣艘槐卓?。

    “我跟你一起去吧?!焙畏冀庸⒁痰拿?,顺势洗了一把脸。

    李和关心的问道,“要不要休息一会?这么着急干嘛?”

    “没事,飞机上睡的足足的,现在精神好的很?!焙畏几雒派涎У睦羁抡砹讼乱路?,“穿的美美的?!?br />
    “谢谢大妈?!崩羁碌淖旎故钦饷囱奶?。

    “就你会说话?!焙畏级宰潘亩钔非琢艘豢?,拍拍她屁股,“赶紧去学校吧,不然等会迟到了?!?br />
    “拜拜?!崩羁滦ψ排苌狭顺?。

    何芳洗完澡以后,不顾李和的劝阻,还是和老四一起去医院。

    老四一边开车,一边看着何芳细腻的皮肤道,“姐,你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真让人羡慕?!?br />
    何芳苦笑道,“怎么可能没变化,要不然不都是老妖精了,你没看我现在都打粉底了,以前我就是雪花膏擦擦出门,现在可不敢了,我这眼角,都吓人?!?br />
    老四笑着道,“我说真话呢,你一点都不显年龄,看着不到30?!?br />
    “越说越没谱了,眼看我就往40这道坎上迈了?!焙畏家∫⊥?,随即又兴致勃勃的问道,“倒是你呢,还继续单着???”

    “哎,我都被问的烦了,你还来问?!崩纤奶究谄?,“其实别人问呢,我懒得说,因为说了呢,他们都不一定理解。

    但是你不一样,我想你应该能理解我的?!?br />
    何芳鼓励道,“那你说说吧,我也许能给你一个意见?!?br />
    “姐,你知道的,我从小就瞧见阿娘的辛苦,一大家子都要靠她养,都要吃饭,她光抹眼泪都没用,阿爹又不争气,现在想想那会的日子,突然觉得好可怕?!崩纤乃党隽俗约旱男睦锘?。

    “是啊,那会都不容易?!焙畏疾缓盟道钫桌さ牟皇?。

    总不能说你娘找到你爹这样的!

    活该有这命!

    老四继续道,“所以,我小时候就决心这辈子哪怕不结婚,也不能找到我爹这样的,人能找到共渡一生的伴侣并结婚,是一种幸运,但在找不到的情况下,我不会勉强自己去踏入婚姻,那样会导致双方的不幸?!?br />
    “说的对,这并不是否定婚姻,恰恰是尊重婚姻?!焙畏忌畋碓尥?,但是随即又道,“好男人还是很多的,只是还没遇到罢了?!?br />
    “现在这男的,把社会上那套学的足足的,招式摆的很好但是不见真诚,以为我是不经世事的小姑娘呢,靠那点幼稚的手段来哄人,很多时候看了真的很想笑?!崩纤娜滩蛔⊥虏?,“所以啊,真不是我挑剔,我也不管他俊丑什么的,首先得让我看到他的心?!?br />
    “哎,这就是你哥常说的,女人太聪明真不是好事?!倍杂诓还淮厦骰瓜胱虐阉峭采虾宓哪腥死此?,真是大大的不妙。何芳揶揄道,“连一个能蒙住你的男人都没有,这多可悲啊。

    其实啊,还是听我的吧,起码找个像你哥这种的就差不多?!?br />
    “你是认真的?”老四忍不住冲着何芳吐了个舌头,“要是照这个标准来,我还是做好一辈子单身的打算吧?!?br />
    她还有一个不结婚的原因,她没有告诉何芳。

    其实暗地里,她还是拿不少男人偷偷的和自己的哥哥做比较,之所以看不上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连自己哥哥的一半都不如。

    对大部分人来说,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如果他们的家长或者兄弟姐妹有足够优秀,父亲或者母亲,甚至是哥哥姐姐,都会成为他们选择对象的参考,他们的眼光就会不自觉的被拔高,看人就会足够的挑剔,不要说早恋,能有个心仪的对象就算阿弥陀佛了。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

    李兆坤所在的病房属于医院最好的特护病房,走廊里静悄悄的,由于李和的态度坚决,现在连探视的都没有了,只有李隆和杨学文几个人在那傻站着不停的打哈欠。

    李隆对着何芳招呼道熬,“嫂子?!?br />
    何芳笑着道,“困了吧?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和老四在这里就行?!?br />
    “好?!崩盥『脱钛牡热硕济环炊?,这本来就是商量好的轮换方案。

    他们走后,何芳朝着病房里张望了一下,也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没事的,过几天就有结果了?!崩纤幕故羌岢肿约旱呐卸?。

    “行,我信你?!焙畏季吨弊诹顺ひ紊?,笑着道,“怎么,你还是想在外面晃荡?要不跟你哥说下,家里有生意,何必去外面遭那个罪,你真的瘦很多?!?br />
    “那还要等几年吧,我觉得现在这样挺有意义,也非常有成就感?!崩纤囊沧诔ひ紊?,头枕在手上,翘着二郎腿,倒是有一丝李老二的风范。

    “什么不学学这个,下去?!焙畏夹ψ排牡袅怂唐鹄吹亩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