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乐观?”李和闷头点着烟,还是不怎么样信这话,哪有老四说的这么简单!

    “非常的乐观?!崩纤幕卮鸬捞乇鹂隙?,“闭合性颅盖部单纯线形骨折,基本没有异物感染的可能性,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注意观察颅内迟发性血肿的发生?!?br />
    “没蒙我?”李和虽然不怎么信,但是看到老四说的头头是道,感觉有点道理的样子。

    老四笑着道,“哥,我送你一句话?!?br />
    “什么话?”李和问。

    “没文化真可怕?!崩纤纳跏堑靡獾乃党隼戳?。

    “找死啊你?!崩詈妥魇埔蛩?。

    “你舍得啊?!崩纤男ξ睦科鹄詈偷母觳?,笑着道,“他也是我爸爸,我肯定对他的生命负责,不会开这种玩笑,”

    “明白就好?!被八淙绱?,李和对老四的判断还是不放心,“再怎么样,他都是爸爸?!?br />
    “说的我好像不孝顺似得?!崩纤呐呐淖约旱男馗?,“你啊,就是想多了而已,搞的跟生离死别似得,没那么夸张。你要记住一句话,隔行如隔山,我这种专业人士你还信不过,我就真没办法了?!?br />
    “我怕你埋怨他,他一辈子就是这个样子,没坏心眼,就是没什么文化,没文化没什么,可是偏偏又死要面子?!崩詈投郧椎治龅暮芡赋?。

    “我没怨过他?!崩纤目圩胖讣椎?,“甚至还会感谢他?!?br />
    “真的?”李和不信,老四和李兆坤的感情并不怎么好。

    “我看过二伯怎么打李燕的,李燕想念个书都要哭着求着,而李阔这么不争气,还需要被二伯哄着,才肯去读两天书?!崩纤陌芽巯吕吹囊唤刂讣椎隼显?,“咱们庄里许多人家都是这样,我同学里还有更多是这样的,唯独咱们家不是这样,他从来没动过我们一个手指头,真的,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得谢谢他?!?br />
    尽管李兆坤没有尽过什么家庭责任,也不是什么合格的父亲,甚至经常性的骂骂咧咧,嘴上不饶人,但是从来没有打过孩子!

    更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重男轻女,对儿子、对女儿都是一个态度!

    虽然这个态度向来不怎么好!

    可是他这种态度,却恰恰支起了一个家庭的平衡点,儿子们不会觉得自己怎么了不起,女儿们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如人!

    所以,老四傲气,老五跋扈,从来都是能争就争,一点儿也不退让。

    反而李和同李隆在性格上就显得过于温和了,甚至偶尔显得过于懦弱。

    “你真的长大了,我很欣慰?!崩詈拖氩坏嚼纤哪芩党稣庖环袄?。

    “怎么?”老四反问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不省事?”

    “没,你很懂事,这点比所有人都强?!崩詈吐朴频牡?,“我对你挺放心,放手做你自己的,不用征求我的意见?!?br />
    “我不觉得你在夸赞我?!崩纤奈弈蔚囊∫⊥返?,“所谓的懂事,就是需要放弃我的本性,早早学会察言观色和口是心非,你觉得是好事?一般来说,懂事这个词都是在要侵犯对方权益的时候用的?!?br />
    “对不起?!崩詈妥阕沣读算逗贸な奔?,才明白了老四的意思,叹口气道,“其实这也证明了你聪明,真正的聪明人,一般人是看不出的。

    只是觉得这是你本来样子,爱学习又努力,说话办事都靠谱。

    真正的笨人,是大家都看得出来的,觉得这个人笨,就算做错了,大家也就不跟他计较了,就像咱爹?!?br />
    还是忍不住把他亲爹给拎了出来做比较,即使李兆坤现在还是躺在床上。

    “好像说的我挺虚伪似得?”老四还是没听出来李和这是夸她。

    “哎,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你听着就是了。

    最怕的就是小聪明,看起来像懂事,可是做事情目的性又太强,非算计自己的小九九。

    这样的人,我一眼就能看透了?!崩詈鸵膊幌迷趺唇馐土?,“假懂事?!?br />
    “举个例子?!崩纤淖白魉贫嵌难?。

    “像你小嫂子?!崩詈臀弈蔚木俪隽艘桓霾磺〉钡睦?。

    “哈哈,还真是?!崩纤囊幌?,段梅可不就是这样吗?

    “就咱兄妹俩说个悄悄话,不能传出去了,怪惹人不高兴的?!崩詈臀弈?。

    “那中午请我吃大餐,贿赂一下,要不然我可真跟小嫂子说了?!崩纤募僖馔驳?。

    “随便你?!崩詈陀职诔隽艘桓蔽匏降奶?。

    “行了,你跟阿娘好好说说,在这里守着不算回事,该回家的就回家,这么多人在这里一点用处都没有?!鼻弥窀苁О?,老四重回正题。

    “有本事你去说,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倍杂诶夏?,李和向来没辙。

    “那我不管了,我困死了,我要回去睡觉了?!崩纤娜嗳嘌劬?,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有事情再打我电话,你们在这里继续瞎操心吧?!?br />
    “真的没事?”李和一把扯住转身要走的老四,“你就这么确定?”

    “什么确定不确定的,按照通常情况下来说,本来就不会有大事,哎?!崩纤南猿隽俗约旱牟荒头?,“半个月就能见分晓了,说多了你也不懂?!?br />
    “行吧,回去把几个孩子给看好了?!崩詈退煽?,让她走人了。

    李隆和李梅两家子是下晚一同过来的。

    “俺的爹??!”李梅就杵在病房门口大哭,更是引得王玉兰眼泪水不停。

    “姐,姐,什么情况啊,这是?!崩詈鸵恢痹诼ヌ莸郎底?,都不晓得她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是醒不过来了吗?”李梅还是继续哭。

    “还没死呢?!贝蟾攀怯捎诶纤牡目?,对于李兆坤的状况,李和现在没有了那么多的担心。

    “说什么话呢,你这死孩子?!蓖跤窭荚鸸至死詈鸵痪?。

    “哎,我问过医生了,要不要做手续,先观察一周,你们不用这么担心?!崩詈投岳盥〉?,“你们都先回家,孩子都在家呢,老四一个人忙不过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