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华刚送完这些人,医院又接着来了好几拨人,他只能和沈道如等人堵在电梯门口,来一个堵一个,而不让他们去打扰李和的清静。

    很明显的,李和不想和任何人打交道,特别是此刻。

    “要不要吃点东西?”郭冬云在一旁还是看不过眼,她没见过李和这种颓废的状态。

    李和道,“麻烦帮我弄一点清淡的吧?!?br />
    他自己不吃可以,可是他老娘不能不吃。

    “我下去吧?!倍谱硐侣?。

    “说实话,这种病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好的?!惫迫险娴牡?,“更多需要的是耐心和细心,所以李先生,照顾好自己身体很重要?!?br />
    “谢谢,你们去休息吧?!崩詈鸵廊凰档挠衅蘖?。

    他什么都明白,可是心里的难受劲怎么都过不了!

    郭冬云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走吧?!崩詈偷愕阃?。

    郭冬云朝着于德华等人挥挥手,最后这一拨人也走了。

    当晚,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董浩买好两份饭盒上来,李和接了过去,先拆开一份给了老娘,“吃点东西吧,蘑菇汤很不错的,我都食欲大开?!?br />
    “不想吃,你饿你吃吧?!蓖跤窭寄源抢谝慰可?,看都没看李和一眼。

    李和勉强笑着道,“不吃东西怎么行?饿坏了,我还得照顾你?我的亲娘哎,你饶了我吧,我可没那个精力了?!?br />
    “你给家里打了电话没有,李沛他们要早睡,要是人不在,他们非看电视看的很晚,早上上学都起不来?!蓖跤窭颊饣岵畔肫鹄此镒雍屯馑锏氖虑?。

    “你要不先回去看看?我让老董送你,家里没你还真不行?!崩詈途∽约鹤畲蟮呐Π参坷夏?。

    “一晚上没事?!蓖跤窭家∫⊥?,还是要坚持留在这里。

    “你这里也没用???是不是?”李和搂着她道,“你先回去,只要爹一醒过来,我就给你打电话,再让老董或者吴师傅送你过来,行不行?”

    “这叫什么事啊?!蓖跤窭监?,“你说在家里车少人少,多好啊,这里车这么多,我就是心悬着的,就知道早晚要有事?!?br />
    “是,都是我的错?!崩詈桶言鹑味祭康搅俗约荷砩?,“我不该让你们来的?!?br />
    “没你事?!蓖跤窭急兆叛劬?,不想再说话。

    李和拍拍她肩膀道,“回去吧,咱俩轮流在这看着行不行?明天晚上换你,要不然耗上两个人,不是事情啊?!?br />
    “哎?!?br />
    王玉兰有气无力的站起身,算是同意了。

    “注意点安全,回去让姜姐照顾着?!崩詈徒淮?。

    “有我在,放心?!倍朴?。

    “那你去吧?!崩詈涂醋帕礁鋈讼铝说缣?,然后就蹲在走廊里,不停的挠着头皮。

    他想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就那样蹲着,一直蹲到凌晨,实在把持不住了,双腿发麻,才被付彪扶到了椅子上,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中途,护士进去换了两次点滴,他不能进去,只能迷迷糊糊地扶着门框,往里面看,待护士出来,他才继续去睡觉。

    早上醒来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朝着病房张望,还是那个老样子,没有奇迹。

    他踢踢还在沉睡的付彪,“我下楼透透气,你帮我看着?!?br />
    付彪一个激灵站起身,揉着眼睛道,“好?!?br />
    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李和深吸了一口气。

    他饿了,吃完一点早餐,又站着大马路上连续抽了好几根烟,脑子昏沉沉的。

    回到病房,王玉兰已经巴望在门口,看到李和过来,心疼的道,“你回去睡一觉吧?!?br />
    “不用?!崩詈托ψ诺?,“我还年轻,这点算什么?!?br />
    转过身对付彪道,“你也去吃点东西,然后找个旅馆睡一觉?!?br />
    付彪也下楼了。

    最先到医院的是老四,她亲眼瞧见李兆坤不能再言语,就那样直挺挺的躺着,她不敢相信,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这样就这样了呢?

    她心里虽然不好受,可是脸上依然很镇定,让人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李和道,“没事,会好过来的,你去休息,这里有我?!?br />
    “往哪个旮旯拐角跑呢?晒得这么黑?!崩纤拿飨糟俱残矶?,王玉兰看着不是滋味。

    “天天在外面,怎么不黑呢,这样经常跑,锻炼身体,我现在一下子能吃好几碗饭呢?!崩纤氖切ψ诺?。

    “能吃就好?!蓖跤窭纪蝗灰裁恍那楣芄肱?。

    老四无奈的摇摇头,径直去找医生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医院里再次热闹起来,来探望李兆坤的人越来越多。

    李和带着老四在楼地道里说话,没有出面应酬。

    “回去休息吧?!彼绱硕岳纤牡?,“瞧瞧你那熊猫眼,坐的晚上的飞机吧,光顾着赶路也没休息?”

    “我挺好,习惯了,我已经找过医生了?!崩纤囊谎芗岢?,“什么情况我明白?!?br />
    “你能帮得上什么忙?”李和叹口气,“你们把自己照顾好就行,这些不用你们管?!?br />
    “我是医科博士?!?br />
    “哦?!崩詈筒畹阃橇苏庖徊?,“女博士?!?br />
    这好像又激起了他心里的痛。

    “CT的片子我看过了,头部是线形颅盖骨折,我倒是觉得苏醒的概率很大?!崩纤那崦璧?,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沮丧。

    “这里碎了一块?”李和指指自己的脑壳,无奈的道,“能是轻的?”

    “这几天之内,会有水肿的高峰期,所以就容易导致有昏迷的出现,不算太严重,医生会利用一些甘露醇来控制好颅内的压力,病情控制住以后,会再做一个CT,可以进行骨折的手术治疗。如果淤血吸收了,神经没有受压,甚至可以不用手术?!?br />
    老四还是试图说服李和不要瞎担心,老娘她说不通,只能跟有文化的哥哥多说说。

    李和摇摇头,“医生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

    “医生不是故意把病情说的严重,而是把疾病最严重的情况给你交代,就是为了防止最糟糕状态出现时,家属无法接受的情况?!崩纤耐蝗痪醯盟嫡饷炊嗪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