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保用笑着道,“用力?!?br />
    咔嚓一声,手铐自己掉了。

    “没锁啊?!崩詈陀靡滦洳亮瞬亮成系难?,笑着道,“你怎么来了?”

    刘保用没好气的道,“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回事???好好的家里不待,老是乱窜?!?br />
    “呵呵,是啊?!崩詈偷屯房嘈?。

    陡然间,他明白了什么。

    “过来?!绷醣S贸哦普姓惺?。

    “刘.....师傅?!倍瓢蜒掏访鹆?,一时间不晓得怎么称呼刘保用,“你找我有事?”

    他是除了李和之外,唯一一个见过刘保用的。

    “驾照给我一本,得有个交代?!绷醣S孟猿隽俗约旱奈弈?。

    “用我的吧?!逼牖炎约旱募菡战涣顺隼?。

    刘保用道,“走吧,跟我走,肯定是需要接受处罚的?!?br />
    “啊...”齐华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他正疑惑间,只听见咣当一声,董浩的脑袋已经磕在了李和的车上,瞬间血从脑门上往脖子上流。

    “刘师傅,我去吧?!彼炎约旱募菡漳昧顺隼?。

    “也行?!绷醣S冒哑牖募菡栈垢怂?,接过来董浩的驾照,赞赏的看了一眼董浩。

    “我...”齐华不晓得怎么解释,他不是怕接受处罚,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算了吧,还是用我自己的吧,回头我自己去接受处罚?!崩詈桶鸭菡盏莞醣S?,反正他现在开车的机会越来越少。

    “你?少凑这个热闹?!绷醣S妹挥薪永詈偷募菡?,回过身就上了自己的车。

    董浩把车钥匙丢给齐华,也跟着上了刘保用的车。

    “哎,喝酒误事?!崩詈推盏呐牧伺哪源?,但是随即又疼的吸溜了一声,这一巴掌不偏不斜的挠在了伤口上。

    “哥,要不要去医院?”付彪关心的问道。

    “走吧,不能再耽误?!崩詈拖衷谛睦锵胱诺亩际抢钫桌さ氖虑?。

    付彪开车,车子进入香港的时候,顺路在一家小诊所门口停了下来,李和没有反对,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裹了一头的棉纱。

    “李先生,你戴个这个看看?!逼牖莞欢ッ弊?。

    “行,还可以?!崩詈投宰懦稻底涌戳丝?,发现伤口被完美遮挡住,这还是不让家里人看见为好,要不然又是一阵添堵。

    抵达李兆坤就诊的医院,丁世平早早的酒店等在门口。

    “怎么样?”这一刻,李和感觉很慌张,他的手心早就出了汗。

    “医生说.....”丁世平犹豫着不晓得怎么说。

    “我去问医生吧?!崩詈兔皇奔浜退ミ?,也不等电梯,自己从楼道小跑,尽管是8楼。

    王玉兰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看到李和过来,眼泪水唰唰的又再次下来了。

    “没事,会没事的,他一辈子争强好胜,哪里这么容易就没?!崩詈吐ё爬夏锔厦Π参?,转过头又问丁世平,“医生呢?”

    “我去喊一下?!闭爬贤芳泵θヒ轿袷液耙缴?。

    李和朝着窗口往里张望了一下,李兆坤躺在床上,全身都插着管子,看到这情景,他眼泪水终于还是下来了。

    他还是不想没有爸爸。

    “李先生?!贝┳虐状蠊拥囊缴驹诶詈偷拿媲?,不免有点紧张,他了解李家。

    这不是李家人第一次来医院。

    “怎么样?”李和把抽出来的烟又塞回了烟盒里。

    “由于脑出血,导致有脑疝的症状,这种情况下,一般要看以后脑组织出血吸收的程度了?!币缴戳丝蠢詈偷牧成?,继续道,“目前主要就是依靠呼吸机来维持呼吸,说实话家属要有思想准备,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当然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br />
    “苏醒的几率有多大?”李和头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好多了,却依旧隐隐有种被撕扯着的痛。

    “恢复的几率是有的,目前你们说话他一般是听不到的,如果苏醒的话要看一下病人的原发性疾病,其他脏器有无衰竭,和病人自身的求生意志等都有关系?!币缴祷笆邓?。

    “谢谢,辛苦?!崩詈统斐鍪?,“请转告院长,如果国外有成熟医疗方案请转告我,我将捐赠一千万的医疗设备给贵院?!?br />
    “李先生,你放心,吴院长刚刚已经来过了,现在正在组织专家开会,我们会积极联系国外的医疗团队,全力以赴?!币缴成系男老惨簧炼?。

    “那谢谢了?!崩詈团呐囊缴绨?,“你先忙,有事情我会再麻烦你?!?br />
    “要是醒不过来,这可咋整?”王玉兰的眼睛已经红肿。

    “有我在这,没事的?!崩詈驮俅伟参康?,“你看看你,眼睛都这样了,回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哪有这个心情?!蓖跤窭佳凵衩悦5暮?。

    李和对一旁的阿姨道,“姜姐,麻烦送我妈回去?!?br />
    说着就要把老娘往电梯口推。

    “打个电话给你弟,还有你姐他们吧?!蓖跤窭妓低晏玖艘豢谄?。

    “好?!崩詈投远∈榔降?,“你打吧?!?br />
    “哎,要是真醒不过来,咱们就回老家吧,家里方便一点?!蓖跤窭妓坪跸露司鲂?,做了最坏的打算。

    “多想了不是?”李和哄着道,“你没听医生说,有可能醒过来吗?”

    “看老天爷哦,你没看,送过来的时候脑壳子都碎了一块?!蓖跤窭疾⒉恍湃握饣?,坐在长凳上,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家里还有孩子,姜姐那就麻烦你了?!崩詈头愿腊⒁痰?,“什么都不要和他们说,就说出去旅游了,不要影响他们学习?!?br />
    “我会照看好的,你放心吧,李先生?!卑⒁坛磐跤窭脊具媪思妇?,就走了。

    一个穿着黄色衬衫的中年男人,一直六神无主的蹲在旁边闷头叹气,不时还朝着李和这边张望。

    “那个人就是撞李叔的出租车司机,警察刚刚问过话?!惫判』刺嵝训?。

    李和问,“责任方是谁?”

    “是我俩?!彼祷暗氖钦爬贤?,他的头上也包着纱布,他低着头,哆哆嗦嗦的道,“咱俩骑着三轮车,弥顿道上,跟他说慢着点,可是他嫌弃红灯太慢,就闯过去,那个出租车司机没来得及刹车?!?br />
    “谁送来医院的?”李和问。

    “司机打了电话,救护车来的?!闭爬贤访挥懈宜亢烈?。

    “让那个司机走吧?!?br />
    事已至此,李和没心情去追究责任,何况本来就是他亲爹的错。

    张老头听了这话,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还是听从李和的话,朝着那个司机走过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几句,那个司机诧异的朝着李和这边看。

    司机到李和跟前道,“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br />
    “没事,你走吧?!崩詈偷妥磐?,抹了下脸,没有看司机。

    “你放心,我会尽赔偿责任的?!弊呋蛘卟蛔?,司机非常的犹豫。

    “真的不用,你可以走了,我会跟警察说?!崩詈捅兆叛劬?,明显不想再多说。

    “那....”司机还想再多说什么。

    “请?!倍∈榔阶吖?,把司机带走了。

    晚间的时候,得到消息的于德华和沈道如等人都过来了。

    李和在长凳上抱着膝盖,即使眯着眼睛,心里还是醒着。别人说的安慰话,他听见了,但是没有一句回应。

    沉默下来的空气,似乎有些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