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现在问他怎么样,他肯定会说没醉!

    喝醉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啤酒要是能灌醉他,他自认为自己就是白活了!

    他现在脑子清醒的很!比任何时刻都要清醒。

    他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他能这么着急嘛!

    他虽然不待见李兆坤,可那是亲爹??!

    瞧瞧,过弯道,他知道减速呢!但是脚上的动作慢了半拍,油门还是没来得及松开,眼看要装到路栅栏,作为老司机的本能,只能猛的一打方向盘。

    这个时候油门尽管已经松开,可轮胎摩擦地面还是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啸声。

    在转弯的一瞬间,整个车身,横着移出去十多公分。

    他没来得及歇气,油门再一次踩到底。

    身后的董浩等人,已经被这个场景吓得没有一点血色,只能寄希望于漫天神佛保佑了!

    “老董,你行不行啊,不行我来开!”付彪着急的一拳头砸在中控台上。

    “算了吧,你不如老董!”齐华这个时候也不管对付彪恭敬不恭敬了!

    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只希望身边的两个人能安静下来!

    董浩没有吭声,也把油门轰到底,一只手不停的擦拭着头上的汗水,一手手握方向盘,一分钟都不敢疏忽。

    前方的路口,出现了呼啸而来的警车。

    “谢天谢地?!备侗胨闪艘豢谄?。

    但是这些警车依然没有追上李和的车子,甚至还没董浩慢慢的甩在了身后。

    李和也发现了前方和后方慢慢开始出现的警车,不过,对他来说,事有轻重缓急,他现在没有停车的意思,一路速度不曾有一刻怠慢。

    “前面高速入口,对,对,罗警官,前面高速路口拦着,不能让他上高速!”付彪发现李和的车子已经接近了高速入口,哪里还没有完全封路呢!

    而且高速上封路是不现实的!现在根本来不及了,而且南来北往的车子没有办法分流??!

    在前方的高速路口,李和也发现了不对,十几辆车子横在马路上,车子后面还有十几号人拿着高音喇叭他喊,离他只有不到1000米!

    他听不清说什么!

    500米!

    200米!

    ......

    他的内心在告诉他,现在情况紧急,他不能停,他不能等!

    他应该冲过去!

    “他真的要撞过去?”

    当李和不过距离警车不到100米的距离,付彪看着董浩和齐华,有些紧张的不知道该做什么。

    “给我让开!”李和把脑袋伸出车窗外!

    但是,没有人理会!

    一个年纪大的警车突然闯入他的车头前,眼看就要撞上,一个急刹车摆尾稳稳的停住。

    哐当一声,他的整个身子撞在挡风玻璃上。

    瞬间,又从上面滑落下来。

    不等齐华和董浩等人拉车门,他已经自己掰开车锁,从车上滚下来。

    “李先生?!?br />
    “哥?!?br />
    看着头破血流刮上满脸的李和,齐华和付彪面孔惊悚,不知道是该恐惧还是该心疼。

    这一刻,又有三十几辆警察和武警车辆从分岔路口汇聚过来。

    “没事?!碧弁词沟美詈偷木凭⑿蚜艘话?,“扶我起来,快点!”

    最后一句,是吼出来的。

    “站起来?!币桓隽嗨甑木煺驹诶詈透?,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香烟,慢悠悠的道,“瞧你这熊样?!?br />
    “你谁哈!”血从额头上下来,已经迷了李和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这个人影,让他感觉很熟悉,但是他心里不服气,老子受伤了!

    老子浑身疼!

    谁都不能服气!

    有种你搞死我!

    老子刚才就应该一车撞死你!

    他这一辈子就是这性格,去留无意,宠辱不惊,骨子里透着倔强,就是去死,他也要飘飘仙风道骨,傲然卓绝!

    “目无法纪,铐起来?!崩暇斓难掏范溉灰涣?。

    五六十号警察面面相觑。

    “铐起来!”老警察的声音更加的大了。

    “来??!”李和伸出手,谁怕谁!

    “老实点?!弊钪樟礁鼍焐侠匆砝詈?。

    “你们吃了豹子胆了!”付彪拦在中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警察铐住李和,他不能要李和受这个委屈!

    “付先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董浩瞅了老警察一眼,一把扯过付彪。

    “放开我!”付彪撕扯,却被董浩扭住了胳膊,“李哥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姓董的!你别忘记你端的是谁的饭碗!”

    “付先生请冷静!”董浩一拉一扯,借势就让付彪滚在了地上,然后扭过头眼看着李和被送上了警车。

    “我就要看你能把我怎么的!”上了车后,李和依然叫嚣!

    他父亲还躺在医院!

    “别跟着了,我会自己处理!”

    老警察撵开要跟着上车的两个小警察,自行启动车子,车子里只有他和李和两个人!

    “跟上!”董浩不搭理付彪和齐华愤怒的眼神,自行上了驾驶位。

    齐华和付彪气归气,但是还是上了车。

    车子没开上三里地,他们发现前面的那张警车停了下来,董浩没有追着上,也跟着一旁,保持距离,停了下来。

    他蒙头抽着自己的烟,好像胸有成竹似得,对着李和的方向看也不看。

    “要干嘛!”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李和听不见车门拉开的声音,一头踉踉跄跄的窜了出来!

    忽然又感觉有什么东西,纸巾还是抹布在往自己额头上擦拭,他没有反抗,他渴望光明。

    “去医院?”老警察说话了。

    “光你毛事!”李和瞧见了一个大概是熟悉的脸。

    “睁开眼睛,瞅瞅我是谁!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喝完酒是这么个熊玩意?!崩暇熳怨俗缘牡阕叛?。

    “是你?”李和决然想不到横在他车头前拦着他的是刘保用,“你怎么来了?”

    “你以为你自己就可以这么逍遥了?”刘保用显出了自己的无奈。

    “那要怎么样?”被熟人看见自己这丑态,李和又气又急,他不可能去低头的。

    “不要你怎么样,只是希望你自尊!”刘保用掷地有声,“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

    “呵呵,是啊,我也不愿意?!崩詈偷屯房嘈?。

    他不是傻子。

    ps:昨天喝酒凑了一章,清醒的时候不知道写的狗屁玩意,稍微修改了一点。晚上又喝了,又不晓得写了什么狗屁玩意,先这一章,明天慢慢修改,对不起。

    我什么狗屁玩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