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因为记起来了什么,少说十年没见了,完整喊出你的名字真的很困难?!闭悦飨妓朴猩钜獾目醋爬詈?,如实的道,“只是突然反应过来,这里是付总的办公室,能在付总办公室跷二郎腿的可没有几个人吧?

    要么是上司,要么是极好的朋友。本来我以为是苏明苏总,可是我倒是看付总向你投去了好几次询问的眼神,基本是言听计从。

    我想苏总做不到这个地步吧?

    而据我所知,向阳集团是隶属于中国再生资源集团主席李和先生的产业。

    是这样吧,李首富?”

    “哈哈....”李和哈哈大笑,毫无顾忌的点起来烟,吐个烟圈,慢慢悠悠的道,“难为你能联想到这么多?!?br />
    “其实说了这么多,想起你的名字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本来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我还不敢确定是你,直到刚才付先生对您的态度,一想到向阳集团和再生资源集团的关系,我就能肯定是同一人了。

    真是没有想到,你能做到如今的家业?!闭悦飨加靡恢指丛拥纳裆醋爬詈?。

    中国出首富不容易,中国大陆出首富更不容易。

    更加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个首富还是她的旧相识。

    “你这股聪明劲还是没变,而且反应还是这么快,记得以前不管是喝酒划拳,还是打扑克,赢得最多的就是你?!?br />
    李和现在仍然能记得周庆那骄傲的样子,这个来自滇北山区的娃娃找到的媳妇不但聪明漂亮,还是拥有首都户口的,做梦都是能笑醒的。

    但是他可以和书本斗争,和贫穷斗争,和饥饿斗争,却斗不过姑娘那颗已经变了的心。

    两个人分道扬镳后,李和也依然记得周庆喝醉后的那句话:这个世上,有周瑜就会有黄盖,有黄盖就会有周瑜。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也许会被人骗,但是依然心甘情愿,情到深处,知悔不愿悔。

    他待她好,也是希望她也能像他一样待他好,不是让她觉得自己了不起。

    “谢谢,这么多年了,难为你还记得?!闭悦飨纪蝗皇Φ?,“我都忘记了,你的外号叫参考文献,你的记忆力比很多人都强呢,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了你?!?br />
    李和笑着问,“怎么这次回国是临时的呢,还是说以后就在国内发展了?”

    “这个就看公司安排了,毕竟我也是受雇的,不过从短期来看,我回美国的可能性很小,我们开拓中国市场的决心很大,这也是我来找付总合作的原因?!闭悦飨技詈屠胨叩脑嚼丛浇?,没有躲闪的意思。

    “老周知道你回来吗?”李和止步,不经意间看了她一眼,好像希望能发现什么。

    这个世界上真话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如果你不说,我想他大概是不会知道的?!闭悦飨家廊恍σ饕鞯牡?,“一别两宽,各自安好,难道不比什么都强吗?”

    “说的很好?!崩詈筒磺宄约何裁椿崽嬷芮毂Р黄?,难道仅仅是因为两个人是好兄弟?

    可是,感情的事情,只有双方自己才能扯清楚,他这个旁观者凭什么去插手人家的家事?

    人心都是肉长的,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难免会去想未来,如果在生活上看不到变好的方向,看不到最终的归宿,这就带来了安全感的缺失。

    分手也是再正常不过。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自由做出选择的权利。

    他也没有资格去指责。

    想到这里,李和对赵明霞没有了开始的针锋相对。

    若抱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的态度,未免显得太小家子起。

    赵明霞噗呲笑道,“既然大家这么相熟,事情就好谈了吧?怎么样,李首富,可否割爱?”

    “从私人关系来讲,如果这家公司是你个人的,我吃点亏,把龙八啤酒让你收购也没什么?!崩詈王庾挪?,慢悠悠的挪到茶几旁边,端起茶杯,继而道,“可是呢,实际上我真让你收购了,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无非是让美国佬得了便宜?!?br />
    他不愿意再继续针对赵明霞,可是不代表他愿意与她做朋友。

    “我刚刚也和付先生说了,龙八啤酒目前是亏损状态,我想你这么精明的人,不会乐意继续做亏本生意吧?”赵明霞被拒绝,并没有灰心,笑着道,“你是做大事的人,也非常的聪明,可是,论到啤酒这个行业,你可能不是太熟悉吧?

    既然你不熟悉,明明在亏损状态,为什么不选择止损呢?

    中国啤酒市场基本上从买方市场走向了卖方市场,供过于求产能过剩。除了一些区域强势品牌外,很多小企业和小品牌都处于亏损状态,我们也不止只有龙八一个选择?!?br />
    “那多谢你的好意了,你可以去便宜别家的厂子了?!彼祷暗氖歉侗?。

    “酒行业,有它的特点,啤酒不适宜远距离运输,使得中小啤酒企业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各地中小啤酒生产企业只有在本地建工厂才能占领市场。

    我们把深圳作为桥头堡,龙八是我们的首选?!闭悦飨嫉故鞘祷笆邓?。

    “抱歉,赵明霞同志?!崩詈陀值闫鹄匆桓?,笑着道,“我这人能做到今天,靠的不是聪明,也不是什么吃苦耐劳,更不是什么运气,而是眼光,我永远都是在赌未来。

    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还真不信我做不好啤酒,我很乐观?!?br />
    “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闭悦飨妓低?,朝着李和微微一笑。

    “你是说我鼠目寸光?”李和表面上不以为意,其实心里已经不怎么高兴了,“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br />
    “老同学,那今天就聊到这里,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大家聚一聚?!闭悦飨及炎约旱拿诺阶雷由?,然后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这是把老虎当病猫???”看着她的背影,李和愣了愣神。

    谁给她的勇气!

    他很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