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深圳做什么?”李和不禁多问了一句。

    付彪道,“我看着一群人一起的,有不少的外国佬,看着好像是来中国开发市场的国外公司,在深圳和广州见的太多了,大多都是这场景?!?br />
    李和问,“现在还在酒店住吗?”

    付彪道,“我给酒店的迎宾塞了几百块钱,他会随时帮我盯着的,要是走了应该给我打电话,这几天没给我打电话,就说明应该还在酒店?!?br />
    “你倒是机灵了一次?!崩詈凸睦?,“做的不错?!?br />
    付彪道,“周主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么多年不声不响的,估计也是憋气啊,咱们别的做不了,可是打听消息没问题,所以当然要留下心?!?br />
    “明天带我去看看?!崩詈透牟涣税素灾?。

    再说,从另一方面来说,她想去看看这个女人怎么样了,好给周庆打个报告。

    万一对方过的不好,周庆说不准会开心呢!

    “我现在就安排人去盯着,一出现咱们就及时赶到?!备侗胝酒鹕砭腿ゴ虻缁鞍才?。

    “那最好?!崩詈投哉飧霭才抛匀幻挥幸饧?。

    赵明霞的出现,让他突然觉得有事可做。

    晚上,吃好饭后,他把付彪的小洋楼里里外外的参观了一遍。

    拍拍金黄色的墙纸道,“都是进口的?”

    付彪笑着道,“除了砖和水泥都是进口的,包括中央吸尘系统、塑钢包实木的窗、玻璃甚至瓷砖?!?br />
    李和白了他一眼道,“你是做工程的,你好意思说?”

    付彪无奈的道,“普通装修国内都能凑合装,可是只要是涉及到高档别墅装修的材料都是从国外空运或者船运过来的?!?br />
    “这成本高了吧?”李和不是太了解这一块。

    付彪点点头,“不管是仿香港样式或者美国样式的别墅,一平摊下来,要一万多?!?br />
    “抢钱啊,这是?!蓖梁廊缢罾隙?,也不禁咋舌。

    “别墅还是以外销型为主,需求对象大概就是驻华机构、三资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和海外华人、港澳台三地的人,有的是真的用来住,有的是看中咱们国内的发展潜力用来投资的。

    咱们国内有钱人很少买别墅,即使有这个消费能力,有没有消费的勇气?!?br />
    李和感叹道,“做建材果然是好门路啊?!?br />
    付彪笑着道,“所以罗培那小子现在就不搞石棉瓦了,改行在佛山做瓷砖,可是没少钻?!?br />
    “哦,他也来了?!崩詈兔辉俣辔?。

    他也没有留在付彪家里住,还是坚持去入住了金鹿酒店。

    等到第二天付彪面色古怪的来找他,他笑着问,“便秘了?这个难受样?!?br />
    “不是?!备侗牒苁寝限?。

    “那有什么话赶紧说?是赵明霞有消息了?”李和兴致勃勃的问。

    “是有消息了?!备侗氲莞詈鸵桓?,然后道,“不过不是我找到的她,是她来找的我?!?br />
    “她找你能有什么事?”李和点着烟,把烟灰缸往身前一拉,问,“难道美国公司要到中国来开发房地产?”

    “哥,我也觉得蹊跷,可是她找我除了地产方面的事情,我还真想不出什么事情?”对于李和的称呼,付彪随时都在变。

    李和问,“约了时间?”

    付彪点头,“约了,她说到公司亲自拜访?!?br />
    “几点?”李和显得很关心。

    “下午两点?!?br />
    “走吧?!崩詈桶蜒痰倨?,换了一双鞋,“先去吃点东西,然后我也去你公司,十来年没见了,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认得出来我?!?br />
    “哥,你是世界首富,她不认识你那就是瞎?!备侗胱匀衔艽厦鞯呐趿艘痪?。

    他跟着李和这么多年,李和先生曝光亚洲首富,他不惊讶,也不怀疑,可是当李和变成世界首富的时候,他就有点惊悚了!

    他自己都绝对没有想到,他会跟着世界首富混这么多年!

    猛然想他觉得有点玄幻,但是仔细一想,还真是可能!

    郭冬云、沈道如、潘友林这些人,他哪个不认识呢?

    但是他打死都想不到这些人手里会控制着这么大的体量,虽然他靠着李和的资金支持已经是南方最大的地产企业,可是同这些人一比较起来,差点不是一星半点!

    偶尔想的多了,他会有点失衡,真是人比人得死??!

    “少说这些没用的?!崩詈托ψ盘吡怂幌?。

    “嘿嘿,车在门口?!?br />
    像个老小孩似得,付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能值得李老二笑骂的,可没几个人!

    午饭,李和拒绝去大馆子,开车一路瞎瞅,最后在一家羊杂面馆停了下来,他好长时间没吃面了,总是吃米饭,他有点烦躁。

    到了面馆,董浩帮着给了店老板100块钱,老板高兴地由着李和自己拿着大勺子捞羊杂,盛面汤。

    齐华反应慢了一拍,暗恨自己还是不够李和了解李和的习惯,结果让董浩抢了先。

    “吃啊,你们愣着干嘛,要是不习惯吃面,你们到隔壁吃饭去,不用跟我一样?!崩詈退低昃兔仆烦宰约旱?。

    “我可以?!倍频拿嫣跻丫酝炅艘话?。

    “不用?!逼牖缘穆跛估?,看李和说话,不禁加快了吸溜的速度。

    “我吃羊杂得劲?!备侗氲耐肜锘久挥忻?,全是羊杂。

    要去捞第三碗,看到饭店老板肉痛的模样,又很是大气的丢了一百块钱。

    “吃,吃,多着呢?!狈沟昀习甯咝说夭坏昧?,一天下来要是多几拨这样的客人,想不发财都难。

    几个人吃好饭,直接去了付彪的公司。

    向阳地产经过这些年,已经成为了多元化经营的集团公司,15层楼的集团总部在繁华的深圳已经不像当年初建的时候那么吸纳眼球了,面对周边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俨然成了一个小萝卜头。

    哪怕是公寓,现在都很少有低于15层的了。

    对于眼前的情景,付彪哭都没眼泪,场面早就被比下去了!

    他倒是想重新建个集团总部,可是资金的审批权在李和手里,李和不同意,说啥都是白搭!

    他发狠要努力发展,不说建吴淑屏那样的超级摩天大楼,起码要盖个像郭冬云那样的集团园区。

    “搞的不错?!崩詈徒烁侗攵ゲ愕陌旃?,这里拍拍,那里摸摸,调侃道,“奶奶个熊,你们一个个的,都比我会享受?!?br />
    付彪把茶壶端给李和道,“哥,你要是喜欢,我就让给你了,有你坐镇,我求之不得,这样向阳地产也能走入快速发展的快车道?!?br />
    “少扯这些没用的,我又不是没办公室?!崩詈屯蝗幌肫鹄此诘卮蠹抛懿康陌旃页ぶ┲胪挥?,自从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再说,他还有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办公室,虽然是比较简陋。

    突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付彪接完,对李和道,“赵明霞来了?!?br />
    “几个人?”李和问。

    付彪道,“就她一个,前台说名片是美国的一家啤酒厂?!?br />
    “一个?”李和纳闷,“要是公事吧,不可能就她一个吧?除非是探了你底细,是想和你叙叙老乡情谊?”

    付彪琢磨道,“还倒是真有可能?!?br />
    李和往老板椅上一坐,“让她进来吧,我会会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