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逼牖氐?,“我明天一早就打电话?!?br />
    李和点点头,不再说话,从桑拿房出来回到酒店的卧室,隔着玻璃依然能听见外面一阵喧嚣和吵闹,打开窗户,发现到处都是酒家、足浴、k歌厅,而这家酒店平行的一条线上就是一家会所。

    20世纪90年代往后的十几年里,满是这些东西。

    出来应酬,一桌子坐下来没有两个美女,好像镶金嵌银的豪华包间,生猛海鲜的佳肴,一掷千金的派头,都白白浪费了。

    在李和看起来荒唐的事情,但是对许多人来说再正常不过,声色犬马,社会大面积的常态化了!

    大家拼死累活的挣钱,忙生意,人生难道就这么尘埃落定了吗?

    那不能!

    成熟妖媚或者天真可爱的,都能彻底激发他们身体里的熊性!

    有钱的土豪,社会名流,在外面要是没点花花草草就太不正常了!

    社会底层的穷人也许嘴上骂,但是他们的心里彻底失衡了!

    都是没钱的锅!

    等到穷人条件变好,有钱了,开始学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可是这些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已经学会了低调,摘掉金链子,脱下貂,也就养养狗,看看书,喝喝茶。

    还有更多的没来得及转型的,看书遛狗的同时,吃着降压药和糖尿病药。

    李和懒得去管这些,一觉睡到天亮。

    一早吃了早饭,一路继续朝着南方行进,从厦门,再到漳州,潮州、汕头,大厂小厂都要进去看看,了解一手资料。

    能关停的厂子一律关停,能撤资的就坚决撤资,能注资控股的就坚决控股,一点都不留情面,甚至当场撤了还几个合资厂的领导。

    在潮州,张先文亲自出面接待李和,还拉了不少本地的民营企业家作陪。

    这些本地企业家和张先文及其徐国华都是一个小圈子,他们对李和的事迹也不陌生,不管是出于张先文等人的面子,还是基于对李和的仰慕,每天吃请不断。

    李和印象最深的饭局是在离开后的前一晚,请客的是一个穿的非常朴实的五十多岁男人,骑个破摩托,带个安全帽,脚底解放鞋,上身是泛黄的短袖衫,唯一鲜亮的米色裤子,可膝盖口还是破的。

    众人坐下,他从衬衫口袋摸出一包皱皱巴巴双喜,用指甲缝里塞满黑泥的手挨个发,接烟的人都是挨个站起身,双手接过,郑重的表示感谢

    张先文私下里跟李和说,“他叫刘华宇,搞工程的,别看他这模样,也不识字,可是厉害着呢,富得流油,不差钱。身家不会低于五个亿,比咱们厚实多了?!?br />
    “不识字怎么点菜?”李和看着拿着菜单的刘华宇纳闷。

    这里可不是四海饭店,菜单上没有图片。

    “瞧着吧?!闭畔任拿挥型傅?。

    只见那刘华宇拿着菜单,喊过来服务员,不停的翻着菜单道,“这一页,这一页,还有这一页,我都要了!”

    李和惊呆了!

    还能这么玩?

    流水一样的菜上来时,李和这一刻又深深的感觉到他是个假土豪!

    光是这点菜的气势,他就是比不上,不服气不行!

    走走停停,进入深圳已经是四月份。

    付彪亲自迎接。

    “李先生,辛苦了?!?br />
    他对着李和的称呼也变了。

    “这是真话,中途我都想把车子给扔了,直接坐飞机或者算了?!?br />
    路况并不好,甬台温高速公路、沈海高速、汕汾高速、厦漳高速、杭浦高速等还没有影子,跑在坑坑洼洼的二级公路上,人晕头转向不说,车子在路上都修了好几次。

    这更坚定了李和做中国一流重卡的决心,不惜本钱!

    路过深圳会展中心的时候,人山人海,一路堵塞。

    “前几天广交会刚办完,中国电子器材总公司刚好借着这股客流,在这里办了一个国际电子展?!备侗敫詈徒庖?。

    李和笑着道,“老于搞成功了?!?br />
    深圳新会展中心是金鹿集团与深圳市委共同投资的。

    金鹿集团的会展业务也单独的剥离出来,成立了金鹿会展公司。

    付彪已经在深圳安家,盖了两层独立的小洋楼。

    “老董,齐先生,你们也别客气,就当自己家里一样?!?br />
    “就你一个人?”李和发现又一点不一样,一个单身汗哪里能把家里弄的这么整洁。

    付彪笑着道,“我老婆买菜去了?!?br />
    “什么时候结婚的?也没通知一下?”李和惊诧。

    付彪给斟满茶水道,“哥,我自己忙不说,你们也都这么忙,哪里能耽误你们,我谁都没通知,就是简单回京家里亲戚朋友请吃了两桌饭,没什么大排场?!?br />
    “李哥,你来了?!币桓雠攵谭⒌呐⒆恿嘧糯蟀“牟私纯吞?。

    “哪里见过?”李和感觉肯定在哪里见过。

    董浩提醒道,“以前给苏明、付彪他们做饭的那个?!?br />
    他甚是眼尖。

    “哦,还真是?!崩詈腿⌒Ω侗氲?,“你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br />
    这个女孩子李和见的我次数不多,只知道她是从佛山到广州投亲,遇到上人贩子,半路被苏明等人救下的,之后一直给苏明等人做保姆。

    他还得记得他第一次见她的样子,瘦瘦弱弱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似得,非常的害羞,哪里像现在这样亭亭玉立,且还知道招呼人了。

    “缘分来了挡不住,再说在一个屋檐底下十年,要说没感情那是假的,何况又是知根知底的,在一起省心?!备侗朊挥胁缓靡馑嫉木跷?。

    “挺好,我记得叫曾什么来着?”李和还是想不起来。

    “曾阿梨?!备侗胄ψ挪钩涞?。

    “好名字?!崩詈涂湓?。

    付彪突然鬼鬼祟祟的道,“哥,你猜我在深圳看到谁了?”

    “谁?”李和好奇。

    “赵明霞?!?br />
    “赵明霞是谁?”李和感觉没有听过这个人。

    “你不是有个同学叫周庆吗?就是他老婆?!?br />
    “是她?”李和又问,“你确定?!?br />
    付彪点点头,“基本确定,我前几天送一个客户到香格里拉酒店入住,在大厅里一眼就认出来了,她眉心有颗痣,我到现在都是印象最深?!?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