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路谁做的?”在仓库的西侧,李和停了下来,出于理工男的本能,对于有关电子电路的东西他总会多看两眼。

    “是平松给我们推荐的一家本地企业?!崩畎吹嚼詈椭遄诺拿纪?,隐约感觉到不安。

    李和指着进线箱道,“我说个最小最小的问题,为什么没用锁母,直接电线管与线盒之间相接是哪家的规范?”

    “这些我不是太懂?!崩畎祷笆邓?。

    “老李,不是我故意找茬,你这里可都是易燃物品,再说,你们这个消防栓全都堵住了,我估计就是没有一个能正常用的,要是出了火宅可不是闹着玩的?!崩詈褪钦嫘氖狄獾乃嫡饣?,有些事情可以含糊,有些事情坚决不能含糊!

    这是拿自己的一辈子开玩笑的,要是真出了事情,可不是拿钱就能摆的平的!

    这可是上万人的工厂!

    不出事则罢,要是出事就是没有一点小事!

    “是,这个我清楚?!?br />
    “还有,生产线上我也看了,刚才我没说,但是我既然挑剔了,我就索性一次性说出来,没降温设备,没有通风设备,这个可是不行的?!崩詈陀镏匦某さ牡?,“这些一点都不能马虎的啊,还是我之前那些话,咱不怕花钱,就怕钱花不到刀刃上?!?br />
    “这个我会安排人重新布线?!崩畎惨馐兜搅苏飧鑫侍?。

    “还有你们生产车间可以再整改一下,物料乱堆乱放,这些都是小问题,关键我还发现一点,你们这里的不良品率是不是有点高?”这是李和从车间出来后一直憋在肚子里没说的。

    李爱军道,“这个我们有专门的质检员,不合格的鞋子都是需要返工的,我们就是靠质量得信誉求生存的,不会拿这个开玩笑?!?br />
    李和道,“我就是闻着了汽油味,才知道在做返工?!?br />
    不合格的鞋子返工要用汽油来把胶水弄开。

    他继续道,“那汽油味太重了,返工的鞋子堆的跟小山似得,补了拆,拆了补,费的物料不说,占用百十号工人也是成本啊?!?br />
    “没人和我说这些啊?!崩畎布浜孟裼械忝H?,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风发。

    李和拍着他肩膀道,“员工的沟通还是要做好,做小厂有小厂的好处,做大厂有大厂的难处?!?br />
    这里的本科生一抓一大把,何况这个厂主做的是外贸,对许多员工来说外语是必备技能,对于国际上的先进管理方式肯定有了解,他们不可能不晓得这个厂的问题出在哪里。

    为什么不说呢?

    也许大概是因为上下级的沟通不流畅。

    他理解李爱军,受限于文化水平,许多东西对李爱军来说都是抽象难懂,很难透彻地理解,虽然有他的资金支持,可是做这么大,说不定暗地里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受了多少委屈!

    全是靠着一股毅力和拼命的架势!

    “厂子里万把人,而且都是年轻人,要是没点服从性,我就不好管理?!崩畎沼谒盗耸祷?。

    李和笑着道,“你把部队那一套用在厂子里我不反对,毕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是呢,有一点你要注意,你那个墙上的规章制度我也看了,迟到???,早退???,良品率不达标也???。

    什么都和钱挂上钩了。

    企业的规矩多了,有时候却是能把活人给憋死,这样就失去了灵活性和规范性。

    有一个美国佬叫泰勒在管理上很有见解,他总结出一套精细化管理的方案,在美国施行的不好,在日苯却是发扬光大,这是个好东西,你要么找书看看,要么问问你下面的人,总归是了解多少算多少,因为别想着做什么百年企业,咱都是人别想着做神,是人咱做点人事?!?br />
    拿美国来说,一个世纪以来,不同时代的顶级公司,因为经历了大量的商业模式变化或被竞争对手收购,排名前十的巨头们基本上都以关门、停业、并购、转让收场。

    所以从全球范围看,不管怎么样吹嘘日苯企业的工匠精神,韩国的企业寿命多少年,美国的企业多么的创新,真正分析下来,发现没有几家是真正的一脉相承的企业。

    大鱼吃小鱼,优胜劣汰,是商业社会的规则。

    真正的百年老店只有一个通用。

    在这方面,李和想的很开,从来没有梦想过做什么百年企业,根本就不现实。

    他的梦想很简单,在他合眼之前没破产就阿弥陀佛了,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这不是末世狂欢,也不是刚愎自用,就是发自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

    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他这种人不被拍死在沙滩上就已经够庆幸了!

    “再继续转转?”李爱军明显不怎么好受。

    “不了?!崩詈托ψ诺?,“好长时间没尝过嫂子的手艺了,今天必须好好的吃一顿,吃不好我都不能走的?!?br />
    “那走?!崩畎惶饣?,心里才稍微亮堂一点。

    他自从在这里开分厂以后,把老婆和孩子都接到了这边,可谓是其乐融融。

    “李叔叔?!笨诺氖抢畎募膛铞?,到了李家之后,也跟着姓李,“你喝茶?!?br />
    李和作为李爱军家的???,她对她并不陌生。

    “怎么没有我的?”董浩在一旁开起来了玩笑。

    “董叔叔,我就两只手?!崩铞┌哑牖谋臃畔?,赶紧又给董浩端了一杯。

    “女大十八变,这话可真是没错?!崩詈拖氩坏秸庋就范溉患涠?6了,高挑的很,倒是和她妈妈的模样越发相像。

    “我们都快四十的人了,她再长不大就出问题了?!崩畎睦掀哦死戳斯?,“你们吃,别客气,我去厨房,马上就好了?!?br />
    李和道,“嫂子,都是自己家里人,整个十个八个菜就行,可别弄上二十三十的,我们可吃不完?!?br />
    “成,听你的?!崩畎掀判ψ沤顺?。

    “秋红呢?”李和在李爱军家上上下下的逛了一遍,发现没有看到李秋红,“我记得她也来这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