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鲁辉,就是你们本市本系统的,你不能没听过吧?”董浩真的有点恨其不争的味道了,他自己哪怕再实诚,再沉默寡言,可是他自己心里有啊,只是嘴巴严实不爱说话,但是有一样,哪怕和张兵这些人关系再好,在李和面前该争的他照样争!

    哪里能像张悬这么心大!

    **oss你都不认识,你还混什么混??!

    要不然,将来拜码头你都找不到门路!

    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

    “鲁辉?好像真听过,哎?!闭判婕匆话谑?,大大咧咧的道,“管他是谁呢,我家里一滩事不说,工作又这么忙,谁有功夫去打听这些闲事?!?br />
    “不打听?你再忙都是瞎忙?!倍铺究谄?,“要是信着兄弟,就赶紧去打听打听,然后联络下感情,对你没坏处?!?br />
    这是李和给张悬的机会,如果张悬都抓不住,董浩真的要替他可惜了!

    不是说,李和有多牛,他的学生一定会听他的,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有时候,一个人想认识另外一个对自己有帮助的人,就需要一个中间人,一个引子,一个契机,而李和是再好不过的中间人,许多人想要这样的机会,除非是祖宗八代积大福才行!

    “互相都不认识,给人家电话我怎么说?”张悬被董浩逼的有点为难,给人家电话,好像求人似得,这不是他的性格!

    董浩道,“这有什么难说的?就说基层工作中有许多的疑惑,李和先生....”

    “等会,等会....”张悬赶紧打断,“李和?”

    “嗯?”董浩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因此也不做隐瞒,只能叹口气道,“是,是李和先生,跟你吃饭的就是我的大老板李和,这下明白没有?”

    “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老板?”张悬惊讶的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挠挠头道,“报纸我看过,上面跟他本人不怎么一样啊?!?br />
    “报纸油墨问题,反正我还能说假话不成?”董浩解释道,“他确确实实的是我的老板,如假包换?!?br />
    “瞅着不像是有钱的人啊?!闭判具娴?,“看着还不如我们镇上的那些老板豪气?!?br />
    “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那叫暴发户?!倍莆弈蔚牡?,“李先生对任何人向来都很和气,他是京大的教授,全国各地都有他的同学和学生,而且位置都不低,既然他让你联系,你就赶紧联系,错过这个村到时候就没那个店,才有你的哭?!?br />
    “那真要联系?”张悬这次稍微认真了一点。

    “当然是真的?!倍平淮?,“你就按照我的话说,就说在基层工作中有许多难点、难题,恰好遇到李和先生来咱们这里考察,他就向我推荐了你,希望有机会当面请教一下,使我能在基层工作中能更加的有方向,有使命感.....”

    他反反复复的说了一大堆。

    “乖乖,这还是我认识的老董吗?”张悬好像突然不认识董浩。

    “你这是什么眼神?”董浩拍掉那只挠过来的手,“干嘛这是?”

    “我就看看你这张脸是不是假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一套一套的,以前没法发现啊?!闭判芯鹾芟∑?。

    “在部队和在社会能一样吗?你敢说你没变化?”耳濡目染的,董浩跟着李和这些年,多多少少什么场合都接触过。

    不就是闭着眼睛说瞎话吗?

    好像谁不会似得!

    “可是基层也没啥难题???调解老头、老太太、邻里吵架、骂街,我好像挺得心应手的,没感觉多困难???”没有难题去制造难题,张悬感觉这才是难题!

    “哎,这就是个借口,借口!你明白没有?难道你真准备跟人家扯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事情???”董浩感觉浑身无力,以前咋没发现他这个老兄弟这么虎呢?

    “那不成了说假话嘛?!闭判故遣辉趺醋匀?。

    “行了,不能再和你多说,你把我号码记住了,有时间咱们电话里聊?!倍瓶戳丝词直?,怕李和等着急,就嘱咐道,“一定要给这个人打电话啊?!?br />
    张悬还没说话,发现董浩已经跑到车站大门口了。

    他把那张便条掏出来,郑重其事的对着号码默念了一遍,然后又放回了口袋里。

    “不多陪着聊会?”李和看到董浩回来,笑着问。

    董浩道,“谢谢李先生?!?br />
    李和道,“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

    董浩道,“这是我真心话?!?br />
    “咱们去李爱军那里?”齐华问。

    “去?!崩詈桶蜒掏吠荡巴庖蝗?,“让他宰只老母鸡,这几天嘴巴有点淡,光顾着喝酒了,菜都没吃几口?!?br />
    他真是满心的委屈,每天都是面对山珍海味,可惜就是夹不上,那憋屈的劲简直是无法言表!

    爱军鞋厂在陈埭镇,位于晋江东北部,因围海筑埭得名,李和沿途看过来,大大小小的鞋厂、鞋作坊到处都是,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胶水味。

    李爱军也是早早的就在厂门口迎接,看到李和的车子后,拖着并不灵便的假肢要上前给李和开车门。

    “你歇着吧,我可受不起?!崩詈拖刃锌顺得?,走下来,朝着厂子周边的围墙打量道,“你这个面积不小啊?!?br />
    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的分厂。

    “建设占地1000余亩,建筑面积,300000多万平方米,40余条生产线,员工人数已达2万多人,这是淡季,旺季的时候,最多有4万多人?!崩畎靡夥浅?。

    “挺不错?!崩詈透爬畎绦镒?。

    “我的目标是追赶上第3515工厂,那才叫大?!崩畎荡然?,“咱们这才哪跟哪?!?br />
    李和道,“比面积有什么用,要比就比产值?!?br />
    “你是老板,你说的都是对的?!崩畎笮?,“论产值,他干一年也抵不上我半个月,我现在做的都是国外的外贸单,自己有时候做不完还得发到外面,咱们还能赚个中间差价?!?br />
    “老母鸡炖烂没有?”这才是李和关注的重点。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崩畎ψ诺?,“酒菜管够?!?br />
    一行人有说有笑,继续往厂区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