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编制的厉害之处在于,只要它家不倒闭,你就可以在里面养一辈子老!

    在许多人眼中,那就是铁饭碗,那代表着稳定,意味着一生衣食无忧。

    何况眼前的陈总,不但给了编制,还给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职位!

    外轮理货的工作只需要理货员采集如船名、航次、转卸货港、开工完工时间、箱号、集装箱尺寸类型等信息资料。

    在交通部没有组建新的第三方理货公司之前,理货业务属于各个口岸嘴里的肥肉,每年都赚的钵满盆满,理货员这个职位,没有一定的关系,还真做不上!

    “陈总,这真不知道怎么表示感谢了?!倍仆判谎?,都是见过世面的,这人情有多大,心里有数,自然不会辜负人家的一片好心。

    陈总笑着道,“董先生说笑了,举手之劳而已,咱们虽然是第一次打交道,但是以后就是朋友了,朋友间不需要说这些客气话?!?br />
    “陈总,多的也不说,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张口,其它地方不敢多说,往北方去,尽管招呼?!倍瓶吹嚼詈偷难凵窈褪疽?,突然有了说话的底气。

    其实,他自己也心里也明白,要办什么事情,即使李和不出面,谁不知道他是李和最信任的人呢?

    狐假虎威也好,狗仗人势也好,反正他腰板壮的很,出去的话,人家总归要给他一点薄面,而没有几个人敢随意伤他的脸面,哪怕沈道如和于德华等人已经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对他都是客客气气。

    齐华道,“董先生是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副总,这次也是同我们李先生一起来的?!?br />
    这是他与李和临时起意给董浩编排出来的职位。

    “香港银岛那位?”陈总的惊讶溢于言表。

    连一旁的张悬都是震惊的看着董浩,不是说好的老板司机吗?

    他是经??幢ㄖ降?,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中国再生资源集团,他能不知道吗?

    同陈总不一样,香港银岛什么的,他是真的连听都没听过!

    只有董浩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了掩饰尴尬,只能一个劲的喝茶,还不经意间给了齐华一个白眼,咋也不打个商量呢?

    他连个装逼的准备都没有!

    齐华笑着道,“看来陈总也是紧追国际潮流啊,连这个都知道?!?br />
    “李和先生可是咱们国内做企业的榜样,那不知道那不等于瞎嘛?!背伦芄笮?。

    “陈总是东北的?”董浩开始听对方的口音没感觉,陡然听到最后一句,感觉好熟悉。

    “董先生能听的出来?”陈总高兴的道,“十五六岁就出来参加工作,后面听从组织安排来到这边,然后成家生孩子,离家少说也有三十年了,这口音都快埋汰没了,一般人可听不出来。所以我为哈你见你亲切啊,就因为咱俩是老乡?!?br />
    “千里相聚真是不容易?!倍苹固匾庹酒鹕硗樟宋帐?。

    陈总道,“大兄弟,咱啥也不说,晚上我做东,咱们说啥都必须搓一顿,不带你走的?!?br />
    也不称呼董先生,把关系拉得更近了。

    他可以不在乎董浩,但是不能不在乎中国再生资源集团,更不能不在乎香港银岛,远大投资集团,宰相门前七品官。

    “多谢,好意心领,只是这次确实是有点仓储,下午就等着走,下次吧,下次有机会我请陈总?!倍葡胍膊幌氲母芫?,李和的形成安排是不可能做变动的,这些是有计划的。

    他不可能替李和做主。

    “那就下次?!背伦芸吹搅硕频募岫ㄉ裆?,也不再做强求,对着旁边的那个矮胖中年男人道,“周主任,你带咱们大侄女下去,给安排个宿舍,最好的四人间,然后休息两天,了解下工作环境,大后天参加上岗培训?!?br />
    “那谢谢陈总?!闭判酒鹕淼?,然后手拉着闺女,跟着周主任一起走了。

    待张悬走了,董浩等人一起告辞,陈总想送。

    众人上车,行过一个路口,看不到陈总的身影,才下车抽烟,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看见张悬出来。

    “老张,这呢?!倍瞥蹲派ぷ雍?。

    “以为你们走了呢?”张悬小跑过来,接过来董浩的烟,擦根火柴点上,甩点火苗,扔进了垃圾桶。

    齐华问,“怎么样,还满意吧?”

    张悬道,“要是这都不满意,也显得我太不知足了。你们是没看,那宿舍很阔气,比家里住的都好,那丫头嘴上不说,看的出来,高兴的很,打扫卫生的时候,恨不得把床架子的铁锈都给扣了。我这,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们了?!?br />
    李和道,“别说谢,以后大家都是朋友,说不准还有互相能帮忙的地方呢?!?br />
    “一定,一定,在所不辞?!闭判睦镏挥懈屑?,不过还是犹豫着补充道,“只要不违法,我豁上命都行?!?br />
    “老张,你这原则性也太强了,能让你一个小民警做什么违法的事情?”这话听得董浩有点无奈,说的好像李和帮他有所求似得。

    “是,不好意思?!闭判卜⑾至俗约旱牟煌椎?。

    “我那个学生给我的号码在哪里?”李和突然想起来了,对齐华道,“找出来给张大哥,以后可以互相联系一下?!?br />
    “在这里?!逼牖蚩约旱谋始潜?,把号码重新誊抄在一张便条纸上。

    李和接过,递给张悬道,“这个号码是我一个学生的,叫鲁辉,也是你们本系统的,你没事可以给打个电话?!?br />
    “那谢谢?!闭判胍裁幌刖痛У搅艘路诖?。

    董浩赶忙给张悬使了个眼色,结果张悬没意会到,他只能干着急,就差跺脚了。

    他开车把张悬送到了汽车总站,张悬下车,他借口送张悬进站的机会,才得了独处说话的机会。

    “路上慢着点?!?br />
    “你小子想不到还是什么副总,真是想不到,看来你真是混出名堂了?!闭判浅5母锌?。

    “你没看出来?咱们是兄弟,我也不蒙你?!倍莆弈蔚牡?,“是齐先生和李先生给我面子抬举我,我其实真的只是个司机?!?br />
    “真的?”张悬不解。

    “当然是真的?!倍扑婕醋偶钡奈实?,“那个纸条呢?”

    “什么纸条?”张悬还在发懵。

    “刚刚李先生给你的那个?!备愕亩葡肭丝哪宰涌纯?,这心得有多大!

    “哦,在口袋里装的好好的呢?!闭判灰晕?。

    董浩郑重的道,“咱们是兄弟,我才给你说实话,这个纸条上的号码一定要联系,对你有好处?!?br />
    “说的这么神秘,好像能升我官似得?!闭判鹄戳送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