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发自他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

    他一辈子甚少求人,这要不是自己的好兄弟,他是绝对不肯开这个口的,可是这个口开了,他更不想再去难为人!

    “你信不过我?”李和拍着这个粗糙汉子的肩膀道,“都是自己家里人,我也不说大话,泉州到晋江,只要你对岗位没要求,私企我不敢打包票,凡是国企单位,咱家大侄女随便挑,任意进,这话我说的?!?br />
    “来吧,继续喝?!闭判戳艘谎鄱?,苦笑着摇摇头。

    “兄弟,你认为我会吹牛不?”董浩明白张悬的意思,肯定以为李和在吹牛。

    “你老董是什么人我了解,要不然我不能跟你说这些事情?!闭判难韵轮饩褪悄闩员叩恼馕恍值芪也涣私?,“心意我领了?!?br />
    董浩道,“那我替李先生打个包票,他说的就是我想说的,咱大侄女只要在泉州,可以随便安排?!?br />
    张悬道,“哪能有什么挑剔,不能的,她一个乡下丫头,又没什么见识,还能给她安排领导做?

    真不是想做就能做,我的意思就是给她找个能长见识的地方,她能吃苦,我也不会心疼她受累?!?br />
    李和一拍手,笑着道,“那就这么定了,让她收拾行李,晚点我们带着一起走?!?br />
    “去吧?!倍聘苏判桓龉睦难凵?。

    “你要是不放心,你就跟着我们一起,也算认认路,以后看闺女也能找着门?!崩詈湍芄焕斫庹判囊陕?。

    “这....”张悬觉得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董浩推推他,“快点吧,给丫头拿点东西,我们下午急着走,不能在这里耽误?!?br />
    张悬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了。

    “爸?!毙⊙就吩谝慌砸恢碧那迩宄?。

    只有老太太听不懂普通话,脸上全是疑惑。

    张悬摸摸女儿脑瓜子道,“你董叔叔话你也听着了,既然你董叔叔给你机会,你过去了就好好干,不让你叔为难?!?br />
    “阿娘.....”

    “你阿娘这边有我,我有手有脚的,饿不死她?!辈淮低?,张悬就知道她想说什么,继而道,“家里这点事用不上你,你出去挣点钱也能补贴家用,光在家里白吃闲饭不算事。傻愣着干嘛,家里有啥带啥?!?br />
    丫头的眼泪水唰唰的要下来了。

    张悬见她一动不动,很是无奈,自己进屋给她翻衣服,可是翻箱倒柜,也没给女儿找出两件衣服来,最后只能尴尬的把两件没有补丁的衣服给晒到了编织袋里,“走吧,去市里,给你买一身,这样穿出去都丢老子的人?!?br />
    齐华已经躲在一边打完电话,然后给董浩一个放心的眼神。

    “说话啊,哑巴了?!闭判茸殴肱鼗?。

    “我跟阿娘说一声?!毖就啡嗳啾亲?,进了屋里。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了娘俩的哭声,张悬急躁的搓了搓头发。

    “老子打仗去送死,也没见你俩这么哭啊?!闭判遄盼堇锖鹆艘簧ぷ?,“别让人家等着啊?!?br />
    说完,又把自己的一身警服脱下,从外面的绳子上扯下便装,不管干没干,就套在了身上。

    “走吧?!毖就烦隼?,擦把下眼泪,从她手里夺过来编织袋,甩头就朝着村外走。

    “本事没有,脾气倒是不小?!闭判限蔚某爬詈偷热诵α诵?,其实与其说是小,不如说是哭。

    “上车吧?!倍聘得?,把他推了进去。

    齐华开车,开到二里地,才隐隐约约看到丫头的影子。

    “你家这丫头腿茬子长,可是够快的?!崩詈托ψ诺?,“这才多大会,就跑了这么远的路?!?br />
    “上来,等着请你啊?!闭判宰殴肱?。

    丫头上车后,赌气似得一声不吭。

    车子行了两个小时才进市区,张悬想停车给闺女扯个衣服,齐华笑着道,“里面都有工作服,穿不上?!?br />
    “那也行?!闭判宦纺笞诺慕藕沟拿敝沼诜畔吕戳?。

    继续向更加偏远的郊区港口驶去。

    车子在港务公司的门口刚停下来,就远远的迎过来一拨人。

    “哪位是董浩先生?”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带头过来。

    “你好?!倍凭薪鞯耐苑轿樟宋帐?,然后狐疑的看了看躲在远处抽烟的齐华和李和。

    “这是我们港务公司的陈总,一接到沈道如先生的电话,就出来等着你了?!币桓霭值拇髯叛劬Φ闹心耆顺隼醋鼋樯?。

    “辛苦,辛苦?!倍泼靼灼牖屠詈驼馐歉约撼懦∶?,可是心里还是忐忑,毕竟是狐假虎威,没有真材实料。

    何况,他也没经过这众星捧月的阵仗,只能硬着头皮被迎到里面,偶尔再用眼神瞄一瞄落在身后的两人。

    看到这场面,最震惊的还是张悬,他想不到他的好兄弟还能混到这个地步,上千人的国企老总,居然能亲自出来迎接。

    在办公室里,喝着香气扑鼻的铁观音,感觉有点恍惚。

    “这是大侄女吧?”陈总对着一直坐在角落里的丫头上下打量,两道又粗又黑的麻花辫,一身老粗布花褂子,一双黑布鞋。

    心下了然,肯定是乡下过来的。

    不过倒是脸上表情正常,没有一点轻视的意思,谁没有几个有钱有势的亲戚呢?

    同理,哪个有钱有势的没有几个穷亲戚呢?

    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也安排多了。

    即使他自己,有时候也是为难,乡下的亲戚央告上来,他不能拒绝,也不好安排到自己单位,只能找点关系,硬着头皮安排到别家单位。

    “是,陈总让你费心了?!倍谱芩慊航饬苏廪限?,因为他自己都不晓得怎么开口。

    “不费心,多大个事,都是自己家亲戚?!背伦芫」懿幻靼锥频纳矸?,可是能让沈道如这位香港富豪亲自打电话过来的人物,绝对不能是简单的,温和的问丫头道,“大侄女是初中毕业是吧?有没有什么想法没有,说出来,我这里尽力安排?”

    众人都朝着丫头望过去,张悬的嗓子眼都差点堵住了。

    丫头突然抬起头,鼓起勇气道,“我能吃苦,只要能挣钱,什么都能做?!?br />
    “我的意思是这样?!背伦苋词峭蚨?,“咱大侄女可以先来熟悉熟悉环境,这里有个外轮理货员的职位,事业单位编制,可以先做着,后面咱们看着再调整?”

    董浩看了一眼张悬。

    “谢谢,陈总?!贝又拔坏淖置嫔侠斫?,张悬已经能明白是干什么的了。

    这个职位没得挑剔!

    何况这是大国企,哪怕是个打扫卫生的编制都是一堆人挤破头都进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