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这病不能再拖了吧?还是尽快送医院的好?!倍葡刖∽约旱囊环萘?。

    “她这我自己有打算,我这大概七月份拼拼凑凑够她手术费,你当我没计划呢?”张悬头一昂,杯中酒下去,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我这有杆秤,你甭管我。你要是有点闲钱呢,就去帮帮大有,他才叫难呢?!?br />
    “大有怎么了?”董浩心里一紧。

    “大有媳妇在家挺着等死呢,我就恨自己帮不上?!闭判趾屠詈团錾弦槐?。

    李和自始至终就听着他们说,一声不吭。

    董浩问,“什么???”

    “肺病,有得治,就是没钱,家里值钱的东西压根一件都没,前阶段大伙也帮着凑了百十块钱,顶不上大用,最后还是拖拉机拉回家,棺材板都准备好了?!闭判男睦锩飨苑浅5牟缓檬?。

    “他怎么没跟我说?”董浩的心里一酸,眼泪水就要出来了。

    张悬笑着道,“怎么联系你,他知道你两个孩子,都以为你在家种地呢,又不会比他好多少,他肯定不会找你?!?br />
    董浩道,“我回头给他汇钱?!?br />
    “你真有?”张悬一愣。

    “当然有,千儿八百的事情,我拿的出来?!倍婆淖判馗?,“我保证?!?br />
    “别为难自己?!闭判V龅?,“你挣俩钱不容易,现在的老板们有俩钱都是牛逼哄哄,就像咱们镇上的那些,连警察都不看在眼里,你肯定也没少受气?!?br />
    “我们老板挺仁义?!倍瓶戳死詈鸵谎?。

    “是啊?!逼牖锴坏?,“我们老板挺好?!?br />
    “来喝酒?!崩詈途僮疟右彩呛韧?,然后问张悬道,“你们这边都是生产鞋子的?”

    张悬道,“多了去了,你们来的时候应该看到路上的货车了吧?拉的全是鞋子,都是往港口去的,全部卖到国外。我这边好多亲戚朋友有的在鞋厂上班,有的自己就是开鞋厂的,那钱赚的哗啦啦的响,搞的我都想下海去了?!?br />
    “那也未尝不可?!崩詈屯蝗焕戳苏饷匆痪?。

    “兄弟,你别开这种玩笑?!闭判笮?,“我也只是想想而已,我哪里是做生意的料子。很多人,很多时候做一件事不是因为喜欢,只是不知道除了现在做的还能做什么……”

    “搞的这么哲学干嘛。其实要是想做生意,这边有点路子?!倍萍詈陀邪锍牡囊馑?,自然也愿意给张悬鼓鼓劲。

    “我就说说,千万别当真,有路子我都不去?!闭判纤嗟某读顺兑铝?,“我得对得起这身皮,要是随便脱了,在战场上那就是逃兵,绝对要枪毙的?!?br />
    “兄弟,我敬你一杯?!崩詈痛蛐难劾锷鲆恢志匆?。

    “来,兄弟,这个花生米我油爆的,你试试?!闭判雅套油巴屏送?。

    李和道,“早就不知道吃了多少了,茶油,挺好?!?br />
    张悬道,“小地方,没啥好东西,但是家里这茶油多,走的时候我给你们一人带一壶?!?br />
    “那谢谢了?!崩詈兔豢推?。

    “大有那边我肯定会给寄钱,可是这边你要等到七月份,嫂子这拖着也不是事情,要不然这样,我先借你一点,七月份还我就是了?!倍苹故遣辉趺捶判?。

    “你真想帮我一把?”张悬问。

    董浩道,“那是当然?!?br />
    张悬指着正在门口扒饭的女孩子道,“你大侄女,我也就刚有能力给供到初中毕业,现在都17了,在家里给我搭个帮手,忙里忙外不说,还要照顾她妈,她虽然不怎么说话,也没怨言,可是我心下明白,这丫头心气大,想出去见见世面,哪怕在镇子上的厂子里上班。

    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老董有一样,咱们都是在首都,在领导跟前见过世面的,我能让她去做个女工?

    不能为了挣俩钱补贴家用,毁了她啊,厂子里那多埋汰人?”

    董浩看了那女孩一眼,然后道,“我听着,你说?!?br />
    张悬压着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完,道,“我呢,就随意说下,你听着,我想让你带她出去见见世面,就带她一年,就让她看看外面是个什么样,省的她惦念一辈子。赚钱不赚钱无所谓,只要能开个眼界,混个三餐饱饭就行。

    咱们这边也有出去的,但是别人我不放心,老董我就信你,信咱们这么十来年的兄弟交情?!?br />
    “这没问题?!倍泼豢蠢詈?,但是回答的毫不犹豫,这点事情,他相信自己能安排的好。

    张悬看着董浩道,“前提条件就是你不能为难,我是厚着脸皮说这要求的,你不能为了顾忌我脸面,把自己给为难上,要不然这不能算兄弟?!?br />
    “兄弟,你这是小看老董了,他好歹也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一个小姑娘好安排,一点不为难?!崩詈腿词墙恿嘶?。

    董浩感激的看了一眼李和。

    “老董,安排个售货员,饭店端盘子都行,就一样,不能做女工?!闭判故钦饷醇岢?,“她得学会跟人打交道,看各色人?!?br />
    “再这么说,咱们兄弟真的没得做了?!倍蒲鹱吧?。

    “张大哥,你信董哥吧,要不是老板器重他,你想想这么好的车,老板能随便让他开出来玩?不能的?!逼牖谝淮慰谒祷?。

    这一次他做司机,所以没有跟着喝酒。

    张悬看了一眼门口的车,举起杯子道,“什么都不说了,喝吧?!?br />
    李和想了想道,“张哥,咱们市里的港务公司知道吧?”

    张悬道,“这个不但知道,我还去过,大国企?!?br />
    李和道,“我是这么想的,既然你舍不得孩子走远,可以就近安排在泉州,咱们刚好在港务公司有点关系,大侄女安排进去一点问题都没有?!?br />
    这是沈道如的远大集团投资的合资企业。

    “进的去?”张悬生疑。

    “当然没问题,你不用操心了?!倍谱匀恍爬詈?。

    “这个不好吧?!闭判究谄?,“即使是进去,也是要花大代价的啊。兄弟,我少你少你人情可以,可是你不能再为了我,再去欠人家人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