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浩道,“车子是老板的,我是给老板当司机的,老板来你们这旮旯办事,你小子在这里,我就刚好借了车子来你这看看?!?br />
    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他虽然没法和兰世芳、万良友等人相比,也谈不上发财,但是他的收入和福利已经超越许多人,足够他自己和他的一家老小过上许多人比不了体面生活。

    “这只有咱们镇上的那些鞋厂老板才有机会开的上啊,这车不便宜,我听他们吹过牛,没有七八十万下不来?!闭判谱爬詈偷某底涌戳艘蝗?。

    “喜欢就开上一圈?!崩詈鸵殉翟砍赘?。

    “别,这么好的车,有个什么磕碰,我一年工资砸进去都不够?!闭判谑志芫?。

    李和笑着道,“没你说的那么金贵,就是真金贵也是车子,车子本来就是让人开的,可不是让人看的?!?br />
    “别了?!闭判故羌岢植慌稣飧龀?,把头上的帽子扯在手里,然后对董浩道,“既然有车,我带路,开到我家,咱们喝个不醉不归?!?br />
    董浩道,“嫂子腿脚不好,不麻烦她,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喝,我请客?!?br />
    他了解张悬的情况,所以不愿意去他家给他添麻烦。

    “看不起我还是怎么的?”张悬脸一摆道,“你嫂子不能下厨,就是让你下厨你还能拒绝不成?”

    “那不能,我做也行?!被八档秸夥萆?,由不得董浩不跟着去。

    众人上车,李和让张悬坐在副驾驶上,他同齐华坐在后排。

    董浩道,“你自行车不骑了?”

    张悬道,“不了,坐你们车多舒服?!?br />
    董浩道,“明早要来上班吧?”

    “没事,没多远,要是不赶急,我有时候也是走路?!闭判缸徘懊娴穆房诘?,“老董,就前面停下,我去买几个菜?!?br />
    张悬下车小跑到菜场去买菜。

    董浩也不闲着,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堆的水果、牛奶,还有两箱子白酒和五箱啤酒,张悬买菜回来,他还在往后备箱不停的塞东西。

    “你这多没意思?”张悬有点着恼。

    董浩道,“你出菜,我出酒,没的说,赶紧上车,我肚子禁不住饿?!?br />
    “哎?!闭判弈蔚纳狭顺?,知道拗不过董浩。

    董浩在张悬的指路下,一路往乡下驶去。

    这里以台地为主,呈现带状分布的阶梯状地貌,类似于黄土梁状丘,路上偶尔是平缓的一大段路,偶尔是陡峭的下坡,其实并不好开车。

    张家所在的村子位于一个平整的台面上,整个村子都是以粘土修建的夯筑墙房屋,只有房顶上黑色或者红色的瓦块,才能显示出沿海农村与中西部农村的差别,比如皖北农村的屋顶上大多还是麦秸秆和茅草。

    张家的屋子和其他家没有多大的区别,甚至看起来还要破落许多,从外面来看,张家的日子也不是怎么好过。

    一个老太太正坐在门口捡茶叶,看到家里来客人,又慌忙进屋倒茶。

    一个女孩子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正在那晾衣服,看到有生人进来,害羞的低下了头。

    还有一个男孩子,年龄不大,五六岁的样子,还在那玩泥巴。

    董浩把带过来的东西从车上拿下来,要分给孩子,小男孩看了一眼张悬,相接而又不敢接。

    张悬道,“拿着,谢谢你董叔?!?br />
    “谢谢,董叔?!蹦泻⒌纳粜〉暮?。

    “阿娟,你看看谁来了?!闭判宋?,对着一个躺在床上的女人笑着问。

    “老董?”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色蜡黄,看到董浩后,把手撑在床板上,努力的想起身。

    “嫂子,你别起来,我知道你腰不好?!倍聘厦フ泻?,要把她按下继续休息。

    女人道,“没事,多年的老毛病了,我给你兄弟俩弄点吃的,好好喝一点?!?br />
    张悬对女人道,“你别动了,老董不是外人,咱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br />
    李和就抱着茶壶蹲在门外,不时的往屋里瞅瞅正在做饭的三个大男人。

    不一会儿,五六个菜就出来了,屋里太暗,就搬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在门口摆上。

    老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在厨房,四个大男人就在门口喝酒。

    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聊着聊着董浩就说到了张家的事情上。

    “张哥,我记得嫂子以前好像没这么严重吧?”

    张悬叹口气道,“哎,也就是去年下雨,她去赶鸭子,不小心摔一跤,就这加重了,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床上?!?br />
    董浩问,“没去医院看看?”

    “看了,腰椎盘要做手术?!闭判丫票雷由弦晦?,“哎,还是我对不起你嫂子,从嫁过来就没有想过一天福?!?br />
    “张哥,不至于吧,你这工资一个月也有四百来块吧?”董浩疑惑。

    “458块钱?!闭判∫⊥返?,“兄弟,不瞒你,我也不怕丢人,给你说个实话,做咱们这行,局长都不会比我威风多少。

    起早贪黑、夜以继日地工作,我是三年没领一分补助费,三年啊,出去办案还自己亏钱,这我也认了,可是都这样了,还从来没有及时足额地领取过工资……”

    “你们乡财政所这么困难了?”董浩愣了愣道,“我沿路看过来,你们这边乡镇企业都挺好的啊?!?br />
    “你别瞎操心,别提这些不开心的,咱们喝?!闭判丫票倨鹄?,然后一饮而尽,感叹道,“我这困难只是暂时的,工资早晚会补给我,就是早拿晚拿的问题。

    想想咱比其他人好多了,咱好歹有份工作,还吃过好几年商品粮,算不错了,咱们其他的战友呢?

    有的在乡下种田,一大家子的,比咱辛苦多了。

    对比起来,我知足了。我只恨没法子帮他们罢了,其它的没遗憾?!?br />
    “有什么困难和我说,我自己手里有的积蓄?!倍菩睦锊皇亲涛?。

    张悬摆摆手,“别在我面前充老大,我告诉你,你不比我容易,你两个孩子呢,将来也是你的任务,咱们啊,各自顾好各,有机会能在一起喝个酒,这比什么都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