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所有人都感觉这是国际玩笑!

    世界首富居然来自中国,社会主义的中国!

    最疯狂的是这个人才30来岁!

    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世界首富!

    甚至有可能还是有史以来掌握财富最多的一个人!

    他拥有的远大投资集团和银岛贸易、地大集团、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及其相关控股集团、子公司的市值有可能超过5000亿美金!

    至于现金什么的就是浮云了!

    炸了!

    全世界都炸了!

    早有心理准备的郭冬云,此刻都是疲于应付蜂拥而至的媒体,她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样的轰动效应,之前李和成为亚洲首富,也没这么热闹??!

    甚至连这场景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这些记者或者各路大佬都是来找她求证的,香港银岛贸易难道真的是属于那个叫李和的家伙?

    没有人肯这么轻易的相信

    她这里都尚且这样了,她想象不出李和那里会是怎么样一副场景,他家的门槛还不给踏破?

    眼前,她顾不上李和了,只能先解决自己家门口这一圈人,可是一波接着一波,实在让她筋疲力竭,同一句话每天都要说上上十遍,口干舌燥。

    没办法之下,她把邀约采访她的记者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简单的记者招待会。

    “各位,我早先就已经有过声明,我只是银岛贸易的职业经理人,银岛贸易包括地大集团完完全全的属于李和先生?!?br />
    “那么郭小姐,李先生旗下还有其他未曝光的企业吗?”由不得这些记者不多想,毕竟他李老二闷头这些年,要不是此刻突然公布,谁能想到这人会是亚洲首富,现在又变成世界首富!

    这纯属逗人玩呢!

    低调也不是这么秀的!

    郭冬云笑着道,“李先生生性不喜张扬,一直埋头做事,而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br />
    “中国乃至世界都缺少像李先生这样务实的人?!倍杂诠颇@饬娇傻幕卮?,一个女记者只想翻白眼,但是人家不想回答,她又不好再追问,只是道,“那么李先生未来有什么计划,可以透漏一下吗?”

    郭冬云道,“我想这个问题李先生自己回答会更好?!?br />
    她在这里奔命,却绝对想不到李和这里会是这么的平静。

    这连李和自己都想不到,没有他想象中的人山人海,锣鼓喧天,除了偶尔几个询问电话,连个上门的粉丝都没有?

    “李先生,没有?!逼牖恿欧巳斓墓诒ㄖ?,除了八卦小报,在报纸上根本没有关于他的报道。

    “哎,就这时效性,怎么跟国际接轨?”李和有点怀念互联网时代了,不管什么事情,几分钟就能在网上传开。

    就他这情况,妥妥的网络头条??!

    他一天说不定就能接受上亿网名的膝盖!

    他虽然不喜抛头露面,可是不代表他希望被这样冷落??!

    原本信心满满的公布了自己的财富,也做好了一系列的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甚至连搬家的方案都出来了,但是此刻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让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假世界首富!

    “李先生,今天怎么安排?”齐华不敢这提这事。

    万一李老二恼羞成怒,迁怒与他就是得不偿失。

    李和问,“下站是晋江是吧?”

    “是的?!逼牖艘幌滦”咀?,“我们在晋江有五家企业,其中三家控股,两家合资?!?br />
    “包括李爱军的鞋厂?”李和突然想起来李爱军的鞋厂也在晋江。

    齐华道,“包括,李爱军本人就在晋江?!?br />
    “齿轮厂怎么处理的?!崩詈屯蝗挥窒肫鹄凑獠?。

    齐华道,“我跟资委会的领导谈过,齿轮厂现在资不抵债,如果我们退股,肯定是破产,他们倾向于由我们全部接手,至于价格我已经通知地大集团投资部的同事去处理?!?br />
    “那个姓吴的呢?让他赶紧滚蛋,下次我不希望再看见他?!崩詈拖肫鹄茨歉鑫庾芫屠雌?。

    “是,这个你放心,资委会答应我们,原有的厂子员工经过我们考核才能继续上岗,至于领导班子我们有权调整?!逼牖傧恋牡?,“你是没看见那个姓吴的脸色,我们是在市委见的面,他恨不得吃了我?!?br />
    “哦,我以为他有什么关系呢,瞧他临走时候放狠话的样子?!崩詈陀械悴恍?。

    “是有点关系,商业局的局长是他小舅子,可是资委会和市委做的决定,他小舅子倒是没法子插手?!逼牖ψ呕赜?。

    李和想了想道,“注意别给下绊子,人家毕竟是地头蛇?!?br />
    齐华点点头,然后问,“方总刚刚来过电话?!?br />
    “什么事?”李和好奇,方向这人有决断,没事绝对不会给他电话,一年能给他打一个电话就算不错了。

    齐华道,“他现在还兼着和霞家居的职务,他说现在极地印务的事情比较多,两头都兼顾,有点力不从心,希望你赶紧安排一个合适的人选?!?br />
    “哦,想撂挑子了?!崩詈筒畹惆颜飧龈橇?,自从他安排付霞去新加坡之后,和霞家居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一直都是方向兼着。

    “那你看?”

    李和问,“你有合适的人选没有?”

    “我...”齐华很犹豫,他只是秘书,涉及到人事这一块,他向来很避讳,因为深怕这又是李老二的忌讳!

    “有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崩詈陀械悴荒头?。

    “有?!逼牖ゲ蛔±詈偷难沽?。

    “谁?”

    齐华道,“你很熟悉的一个人,就是你的一个同事,我只见过一次,但是印象深刻,好像姓穆,我觉得他只搞教辅有点可惜了?!?br />
    “哦,你说的是穆岩,他倒是还真行?!崩詈突腥淮笪?,“孩子才上幼儿园啊?!?br />
    只是他还有点顾虑,毕竟穆岩的孩子还小,穆岩能愿意带着杨玲和孩子往偏远乡下去吗?

    两个人不止是上下属关系,还是极好的朋友,他不希望穆岩为难。

    “那就孟副总是可以的?!?br />
    “孟建国?”李和嘿嘿笑道,“这货还真可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