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带回去???”何芳表面上很是坦然,其实心也是跟着揪着的,她经历过各种时期的混乱,当然是晓得里面的厉害。

    “带回去,还要上学呢,在这里还要重新安排入学,他还要适应环境,麻烦的很?!崩詈痛丝滔朊靼琢?,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不管何芳再说什么,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的都是早早的起来,他吃完两碗稀饭,就带着一家人去机场,随同的还有于德华、沈道如、郭冬云等人。

    虽然有暖人的太阳,但是首都的雪还没有化完,一下飞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南北气温的两重天,一个个冻得直所缩脖子。

    李和没有让于德华等人继续跟着,只让他们找酒店,先安排住下。

    何老太太正坐在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纳鞋底,旁边还有几个老太太陪着聊天,猛然看到李和一家子,高兴地站起身,小跑过去,从闺女手里接过来李怡。

    “也没系个围巾,多冷啊?!笨醋爬钼弊勇对谕饷?,她不禁起来了埋怨。

    何芳把头上的帽子往上面顶了顶,道,“你不是不知道她,没个老实气,系上了就给扯掉,受不住束缚?!?br />
    旁边来串门的老太太们看到李家回来人,也不好再多闲聊,同李和两口子招呼几句之后,就站起身走人了。

    何老太太先给闺女、外孙女打了洗脸水,又给李和泡了一杯茶。

    “回来也不来个电话,预先通知一下,我什么都没准备呢?!?br />
    “回来的着急?!崩詈土娇谧泳褪桥吕咸榉?,才没有预先告知。

    “我去买菜,你们好好歇息会?!焙卫咸聪乱鹕砀乓黄鹑サ墓肱?,“你也歇着,用不上你?!?br />
    “那你路上慢着点,路滑?!焙畏贾坏米?,接着道,“我打电话让何龙,春强大哥都过来,中午好好整一桌?!?br />
    “那成?!崩咸呛堑淖吡?。

    李和对董浩道,“你也跟着去吧,可能要买的菜比较多?!?br />
    “好?!倍萍覆阶飞狭死咸?。

    李和的一壶水还没来得及续上第二杯,苏明、陈奎、平松等人踏着门槛而至。

    “你们这鼻子挺灵啊?!?br />
    李和想不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小威道,“我听我妈说的,她看见你们车子进巷子里来的?!?br />
    “你们都看报纸了?”李和看着他们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苏明道,“不是,国内的报纸什么都没有。不过于德华打电话来了,让我们小心做事?!?br />
    “听他的干嘛?”李和摇摇头,“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是怎么做,不能人家说两句闲话,咱们就趴着了,不成,胆子壮一点,步子再迈大一点,出什么事有我顶着,你们怕什么?”

    国内的所有相关产业已经全部转到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旗下,他是总瓢把子,一定是他在前面,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

    平松看了看旁边的人,然后担忧的道,“哥,咱们是没杀过人,也没放过火,可是你清楚的,咱们这十来年,要说没点私下手段也是不可能的,在哪里做生意都少不了关系的,你说会不会?”

    他说的很隐晦。

    “我只关心一点,违法没有?违规没有?”李和寒着脸问。

    平松小心翼翼的道,“在做一些招投标的时候,明里暗里多少有打点?!?br />
    “我以前怎么跟你们说的?”李和无奈的叹口气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乱扯关心,扯上了就是狗皮膏药,你们这辈子都甭想甩开?!?br />
    “是?!敝谌硕嫉妥磐凡辉倏陨?。

    李和道,“改干嘛干嘛去,不留你们午饭了?!?br />
    眼前的事情还没解决,新的麻烦又来了。

    新一期的‘盛世危言’新鲜出炉,比之前那篇文章更狠,举例说明,自1982年以来,国有资产流失严重,私营企业是罪魁祸首。

    李和这类严重刑事、经济和犯罪分子、新生资产阶级企图改变社会主义性质。

    不少人听到这些文章的流言,吓得胆子都没了。

    陈有利看到李和还有心情在公园里溜达狗,就有点着急了,“我亲哥哎,你这会怎么还有心情??!”

    “你怕了?”李和一边摸着杜高犬的脑袋,一边看着陈有利。

    “我没读过书,不识得几个字,但是我听懂那些人的话了?!背掠欣究谄?,“那文章来头不小?!?br />
    “那又怎么样?”李和反问。

    “我看很多人已经在国外买地买宅子了,老婆孩子都已经送出去了,绿卡在手里捏着,很多人在看你这边态度,你要是走,他们也都能随时走?!背掠欣故强床幻靼桌詈?。

    “夸张了吧?”李和苦笑。

    陈有利道,“一点不夸张,还有不少是已经转移财产,甚至卷款而走的?!?br />
    李和认真的道,“我的观点我早就亮明了,我再说最后一遍,那两篇文章是经不起推敲的,他们的观点是全面否定改革!

    知道否定改革意味着什么吗?”

    “你的意思是?”陈有利这次是真明白了。

    “把心放进肚子里?!崩詈团呐乃∑鸬拇蠖请?,“如果你要倒霉,肯定是因为其它事情,绝不会是因为你是私营业主?!?br />
    “李老板,那我就相信你了???”如今有这么大的家业,陈有利是决然不愿意背井离乡,远遁国外的。

    “是相信自己?!崩詈退底啪驼酒鹕?,牵着杜高犬继续遛弯。

    齐华在一旁担忧的道,“李先生,那我们什么都不做?”

    “做什么?”李和问。

    “总归要采取点行动吧,我们有很多合作方,他们心思现在动摇的很,特别是郭小姐那边比较为难,地大集团的合作方多为国企,要是不想办法,合作就没法进行了?!逼牖饨锥我彩歉盘嵝牡醯?。

    李和悠悠的道,“是人是鬼,有时候看表面看不出来,这次是个机会,我等着他们跳出来,省的以后再给我添麻烦?!?br />
    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在三月份,他还是到苏州代表中国再生资源集团、金鹿地产同新加坡裕廊集团签署了苏州工业园的合作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