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她也有她的小九九,她是一心的盼着儿子结婚,然后给她生个大胖小子,这样她就能回家带孙子,离开李家也是名正言顺,情有可原。

    只是古小华迟迟不肯结婚,口头上总是说以事业为重,这可是愁坏了她。

    “姜姐,小华这孩子挺孝顺你的,也不用逼得太急,缘分到了自然就是水到渠成?!崩詈兔靼准依锇⒁痰男乃?。

    姜姐笑着道,“借李先生吉言,希望如此?!?br />
    其实心里不以为然,要是真孝顺老娘,就赶紧给老娘生个孙子??!

    害的老娘想退休都没得机会!

    “姜姐,你工资还在金鹿集团那边发是吧?”李和突然想起来这茬。

    “是?!苯阌械阋苫?,但是还是点点头,“这些年一直是这样?!?br />
    王玉兰再待她好,也不可能舍得每个月给她万把块钱。

    “你等会找下齐先生,以后你的工资都从他手里领?!崩詈途龆ò鸭依锏娜耸鹿叵道砬宄?,“涨3成吧?!?br />
    “啊,李先生,这太多了?!苯阌械悴缓靡馑?,要是别人家,她早就兴高采烈了,可是李家不一样,人家有救命之恩。

    李和道,“你这些年怎么样,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这都是你应得的。何况,你是你,小华是小华,现在他跟着喇叭全,有本事他就熬出头,还能帮我做事,算是我救他有所值,没本事,我也只能帮衬到这,你倒不必多计较?!?br />
    “李先生说的是?!苯阆氩坏嚼詈退档恼饷粗卑?。

    “忙去吧?!崩詈统诎谑?,示意可以不必再多说。

    他本以为可以过一个清闲的春节,可是元宵节还没到,他就摊上事情了。

    于德华先进门,拿着一张报纸,火急火燎的给李和看。

    李和还没来得及读,沈道如同样是拿着一张报纸,之后的潘友林,黄炳新,郭冬云、喇叭全、陈立华等人同样差不多是前后脚的事情。

    “怎么了?一个个慌里慌张的?”

    他连看报纸的功夫都没有,光顾着打招呼了。

    潘友林道,“李先生,你看看报纸吧?!?br />
    “嗯?”李和好奇的看了看,看到最后,甚至大声呵斥了出来,“胡说八道,说什么,‘一个民间资产阶级已经在经济上形成’、‘新生资产阶级代言人’?莫非说的是我?这是要搞事情了!”

    文章还说,随着私营经济、外资经济和个体经济的发展,民间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人数和经济实力目前在进一步扩大,官僚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的萌芽也已经开始出现。

    最好的例证就是私营企业担任县以上人大代表的已经有5000多人,县以上政协委员8000多人,甚至在许多地方出现了‘私人商会’、‘民营公会’、‘投资协会’等私营企业主的组织。

    最后的结论就是,这些人最终会威胁到国家安全。

    他气的把报纸往地上一扔,往嘴巴里灌了一口茶。

    郭冬云正色道,“李先生,这里虽然没提到你的名字,但是句句都是在影射你?!?br />
    李和问,“谁写的?”

    于德华摇摇头,“不清楚,没有署名,先是在海外流传的手抄本,后来海外的一些报纸开始刊登,最近才出现港澳台的报纸上,他们说这是新时代的‘盛世危言’?!?br />
    “放他娘的狗屁?!崩詈推叩牡?,“全是胡扯,牵强附会,怎么能把经济发展和政治扯到一块的?”

    这是有人纯心不想让他过好日子??!

    郭冬云道,“李先生,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回去?!?br />
    “那我该怎么做?”李和冷笑。

    沈道如道,“当然是静观其变,目前的形势并不明朗,先在香港待上一阶段,等内地的消息?!?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我回去没毛病,但是我要是不回去,那毛病才大了,许多人还以为我怕了呢?!?br />
    他作为首富,连家都不回,这会引起什么效果?

    会不会给别人做出坏的榜样,会不会有人有样学样?

    不行,这个影响太坏了!

    “李先生....”潘友林着急了,在他的印象中,李和不是这么莽撞的人??!

    怎么关键时刻就是拎不清呢!

    “是啊,李先生,这一次非同小可?!惫聘湃暗?,“在香港是最好不过?!?br />
    “别说了?!崩詈托囊庖丫?,“我不但要回去,还要大张旗鼓的回去!”

    无论如何,他都是需要回去的。

    谁让他是内地最大的私营业主,最大的‘新生资产阶级’呢!

    “李先生,我跟你一起吧?!庇诘禄故遣慌?,他是香港资产阶级,哪怕是真有什么事情,也是九七以后了。

    “可以?!崩詈屯饬?,对着郭冬云道,“跟新加坡方面打招呼,苏州工业园的合作项目我同意了?!?br />
    “这....”郭冬云愣了,“你之前不是说不合适吗?”

    李和笑着道,“我就是要告诉某些人,越是想整我,我就要跳的越欢?!?br />
    众人面面相觑,既然李和已经做了决定,他们真不好再反对,他们太了解李和了,某些时候是特别的独断。

    晚上的时候,何芳看着愁眉不展的李和道,“既然想好了回去,就不要不高兴,有什么事情我陪你一起扛着?!?br />
    “哪里需要你,没事的?!崩詈鸵话寻押畏祭乖诨忱?,嘴上虽然说不担心,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没底,毕竟上辈子记忆中的前车之鉴太多。

    何芳安慰道,“你又没违法乱纪,报纸上说说又能咋的了?”

    李和道,“明早要赶飞机,先睡吧?!?br />
    “跟你商量个事?!焙畏脊肮耙丫上碌睦詈?,“还是咱俩回去吧,孩子留在这里吧,有老人看着,我也放心?!?br />
    “傻了吧?!崩詈兔源?,“搞的的跟生死离别是的,记住了,你老公我是亚洲首富,没有几个人敢动我!”

    心气一上来,他胆子陡然就大了。

    他不止是中国首富,他还是亚洲首富,如果他愿意,一旦他的财富公布出来,他还会成为举世瞩目的世界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