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时候再说吧?!崩詈筒缓们壳?,大不了到时候加强家里的安保措施,只有张兵和董浩两个人是已经明显不够用了。

    “随便搬的话,孩子上学也不方便,西山多偏啊?!焙畏加侄嗫悸橇艘徊?。

    “李冰那丫头现在到底在忙什么呢?”

    这个春节,老四没有过来,令李和很是不舒服。

    “去云贵?这脑子想什么呢?大过年的?!?br />
    “人家心系贫困山区有什么错?再说,我看到她拍的很多照片,那些孩子多好啊,笑的可爱,灿烂,要是没人说,肯定不会想到会是聋哑?!焙畏几刑镜?,“这多可惜啊,要是能会说话,简直是好的不得了。我说句实话,要不是家里有俩孩子,都想跟着去做点事?!?br />
    “你少来这些大道理!”

    李和能不晓得这些?

    他这些年可是没有少捐钱!

    何芳见他有点生气,安抚道,“瞧你那小气劲。老四这不但是做功德,也是让良心好受。我是理解她的,她去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偏远山区,特别是在农村,家徒四壁的家庭,哪里还有钱送孩子去做康复训练?

    她跑乡,跑县,跑省到处拉资金,搞赞助,你以为她容易?各个地方的财政都是亏空,哪里能有钱管她这种闲事。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自己出钱,不但工资,还有你给她的那点钱,好不容易省吃俭用下来的积蓄也没多少了。

    为了什么?

    还不是良心不好受,眼睁睁的看不下去。

    要不,你这个世界首富给赞助一点?”

    最后还是忍不住调笑了一下。

    “你以为我舍不得?如果能有大用,我全捐了又能怎么样?”李和反问道,“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还得靠社会发展,国家进步,要不然,我兄妹俩把命搭上都没用?!?br />
    “行了,我就随口一说,你激动什么?”何芳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笑着道,“忘记跟你说了,赵青生了,小丫头,挺胖的?!?br />
    “吴波的?”

    “你以为呢?!?br />
    “嘿,我倒是没发现这两口子速度这么快啊,而且吴波这小子嘴巴够严实的,愣是没透出一点消息?!闭飧龀龊趵詈偷囊饬?,“满月你去了?”

    “你尽说些废话?!焙畏夹τ牡?,“能不去嘛,随大流礼账上挂了20块钱,私下里我又给孩子塞了1000块红包?!?br />
    “那不错?!崩詈途拖不逗畏甲鍪碌某∶?,比一般男人还要大气许多,绝对不丢人。

    何芳道,“满月酒哪天你猜我见到了谁?”

    “谁???”李和懒得猜。

    “刘波和她老婆,你是没见过她家那小丫头,三岁,粉嘟嘟的,非常的漂亮,我还和他媳妇说了呢,跟李览俩孩子要是以后合眼,就做我家媳妇?!?br />
    “啥?跟刘波做亲家?”李和一下子跳起来,开什么国际玩笑呢,这是!

    躲刘波这货都来不及呢!

    怎么可能还和他去做亲家!

    想都不用想!

    就是他闺女长的赛天仙都不行!

    刚才心里还夸这娘们懂事理呢,转眼就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何芳道,“别跳啊,那小丫头你是没看,我看了都喜欢的很?!?br />
    “我稀罕?”李和一想到刘波那张碎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人人品不行,我不同意!”

    “你啊,就是这小性子?!焙畏甲笥铱纯?,又低声道,“和你娘一个样!人家就稀罕了?只是大家开玩笑,这么一说。再说刘波这人没你想的那么不堪,普通朋友他喜欢开玩笑,正经工作起来也很认真的。要是真没个没有眼力见儿,人家能坐上现在这位置?他现在才35岁,已经是地厅级副职,六级干部?!?br />
    “那也不行!我是不同意!”李和很坚决的道,“这事本来就不能开玩笑!咱儿子才多大?你就急着给他找小媳妇了?”

    “不是有前提条件吗?就是俩孩子要合眼,要是有缘就行,没缘分,谁也不能强求不是?!焙畏枷氩怀隼詈臀裁凑饷创蠓从?。

    “你啊,别添乱了吧?!崩詈筒幌朐俣嗨?。

    “添乱的是你好吧,在这事儿事儿的。大家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说不定哪天就都忘得干净了?!焙畏枷氚詈偷哪钥亲涌纯?,这一天到晚都胡想个什么东西!

    “哎,不说了,肚子饿了,晚饭准备吧?!崩詈桶巡韬鹄?,又重新坐在躺椅上假寐。

    “我欠你的,给你做饭?找你亲妈去吧?!焙畏及咽掷锏淖詈笠患路媸秩痈死詈?,然后抱着李怡去海边去了。

    “这娘们更年期啊?!崩詈椭坏糜制鹕碜急赴岩路移鹄?,因为是小丫头的裤子,裤腰小,实木衣架大,怎么都撑不进去。

    姜姐从客厅到厨房,已经来回转了两趟,发现李和还在那折腾,最后撑不上去,直接把衣服摊在了绳子做的晾衣架上。

    她忍不住过去,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李先生,有专门的儿童衣架的?!?br />
    说着还从另外的一处绳子上拿下一个小号的晾衣架,一下子就把李怡的裤子给撑上了,然后挂在绳子上。

    “我说呢?!崩詈驼橇酥?,笑着道,“谢谢?!?br />
    他压根就是第一次听说有儿童衣架!

    只能说是上辈子的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有衣架就已经是不错的了!

    “李先生,这些本来就不是你该做的?!?br />
    古小华自从被李和救过之后,又得过关照,跟着喇叭全混的有模有样,豪宅虽然没有,但是每个月的收入不少,已经有了不少钱,姜姐早就没有必要再待在李家。

    舍不得走的原因还是因为舍不得李家人,特别是王玉兰,要知道,要是没有她,王玉兰一个人简直是没法子出门的,王玉兰在香港的交流能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王玉兰虽然向来也是小气,可是没坏心,从来没有什么颐指气使,只要哄着她一点,她就能掏心掏肺的。

    两个人还经常交流养殖和种菜的心得,惬意的不得了。

    何况,李家救过她儿子,要是随便离开,就太对不起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