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将了老子的军??!”李和对李兆坤的话充耳不闻,直勾勾的看着棋盘,简直是不敢相信!

    他尽管是个臭棋篓子,可是还从来没有人能在短短一两分钟内赢他!

    “爸爸,还来吗?”李览希冀的看着他老子,虽然是别墅,可是也是荒山野岭,他想找个玩伴都难。

    “嗯,再来,刚刚老子分心了?!崩詈途醯酶詹攀翘岬辛?。

    重新复盘。

    一分钟后,李和的手指放在‘马’上迟迟不动,张老头再次友善的提醒道,“马腿别住了,救不了将军?!?br />
    “你自己慢慢玩吧?!崩詈驮付姆?,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把在院子里疯跑的小闺女抱在怀里,以安慰受伤的心。

    何芳在院子里帮着王玉兰晾床单,看着垂头丧气的李和,取笑道,“服气吧?”

    “先把他学习成绩提上来再说吧?!崩詈拖悠暮豢崮暮?。

    “哼,我是想明白了?!焙畏己艽笃牡?,“咱们家条件不差,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如果他连自己喜欢的做不了,你急吼吼的挣那么多钱干嘛?”

    “想的这么明白?”李和把李怡放在地上,很惊诧的看着何芳,他被她这番言语给惊着了,这不是这老娘们的风格??!

    何芳笑着道,“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上一辈人咱们就不提了,就说咱们俩这辈子,吃不饱穿不暖那是轻说,那是走那撞哪,一辈子磕磕绊绊,就压根没按照自己的意思活过,遇着委屈了,都是憋着。

    我可不想再让我儿子闺女这么活了,喜欢什么做什么,他擅长这个,又痴迷这个,肯定将来不会差,再说,做国手也不丢人啊。

    反正啊,李老二,以后啊,他要学什么东西,你少说些有的没的,你敢挡我儿子上进,我非跟你拼命?!?br />
    “一辈子就下个破棋?”王玉兰有不同见解,“能当饭吃?”

    不管是象棋还是围棋,她什么都不懂,但是这完全不妨碍她在这里说话。

    她看不惯的是大媳妇对着儿子这张牙舞爪的样子。

    “阿娘,没事,就这么一说?!焙畏家膊琶腿环⑾指詹诺靡馔?,犯了婆婆的忌讳。

    她这个婆婆什么都好,就是小心眼,而且太过分偏心儿子,媳妇简直不能说一点儿子的不是!

    要不然那脸色当场就能拉下来!

    所以她当着婆婆的面对李和都是低眉顺眼,恭敬有加,通常连句玩笑话都不敢多开,深怕婆婆以为她虐待了李和!

    想对比,她这公公就可爱了许多!

    简直是太好伺候了,只要有零花钱,有酒喝,横竖什么都不会管!

    天下本无事,管的人多了,就变成了事情!

    她不禁偷偷白了李和一眼,这么岁数人了,怎么还是个‘妈宝’,你还好意思取笑刘乙博!

    “那送到棋院?”李和对老娘也是没辙,干脆不搭理她,径直问何芳,“那文化课不能耽误了吧?”

    何芳见婆婆脸色还是不佳,就讨好的接过她手里的一件衣服,笑着道,“我来吧,你歇会?!?br />
    “没事,累不死我?!蓖跤窭疾涣煺飧銮?。

    我儿子累死累活,每天东奔西跑的撑这个家就容易了?

    你每天只要带两个孩子,何况还有你个吃闲饭的老娘帮衬,能累了你还咋得?

    你还和我儿子摆脸,还要和我儿子拼命?

    这是能耐了啊这是!

    “去歇着吧,没你事了?!崩詈脱劭蠢夏镄⌒宰臃⒆?,只能把她推开,自己和何芳一起晾衣服。

    何芳看到婆婆走远,才长舒了一口气,低声道,“算你识相?!?br />
    “年龄大了,你让着点?!崩詈托Φ暮苻限?,夹在媳妇和他亲妈中间,他能怎么办?

    “我还不够让???”何芳掐了下李和。

    其实她想的明白,人与人都是相互的,李和对她亲妈好,她就不能太苛刻婆婆。

    女婿养着丈母娘是个把柄??!

    她简直是有苦难言!

    “别多想,没多大个事?!崩詈椭荒馨参?。

    “我没那么小心眼?!焙畏夹ψ诺?,“儿子呢上棋院是不可能的,我不拦着他学就是,文化课还是必须学的,不说有一半吧,起码不能比你差?!?br />
    “这话说的,你不看报纸的???”李和气结。

    何芳搂着他肩膀道,“报纸我都不用看,成天的就有人往咱家里去,我耳朵都出茧子了,左邻右舍的看咱家眼睛都不一样?!?br />
    “高看你一眼了?”

    李和打开她的手,被一个比她高的女人给搂着,总是怪怪的,像是哄小孩呢。

    “说不好,好像总没什么安全感?!焙畏际祷笆邓?,“你都不晓得,我这阶段赶跑了多少记者,还有更夸张的,有人跑过来说要给你写传记?!?br />
    李和正色道,“其实我还有一个秘密没告诉你?!?br />
    “什么?”何芳被挑起了好奇心。

    李和傲然的道,“我其实真正的身份是世界首富!”

    “哈哈,你少飘??!”何芳哈哈大笑,压根就不信!

    亚洲首富已经够她惊悚了!

    虽然她表面上不以为意!

    世界首富是什么样子?

    她想都不敢想。

    就她家这样的,能做亚洲首富,她觉得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甚至觉得还有点虚幻!

    李和习惯开玩笑的,她就认为这是玩笑话罢了。

    李和不以为意,只是建议道,“要不咱们搬家吧?”

    何芳摇摇头道,“住习惯了,你让我搬哪里?”

    “去西山别墅,平松已经在建?!?br />
    还有一句李和没说,李老头在那里建的房子也归他了。

    他和李老头之间的事情一直都是瞒着何芳的,怕她知晓后会伤感。

    任谁都不能想到,曾经朝夕相处的最好朋友会变成最大的敌人。

    敌人一旦变成朋友,比朋友更可靠;朋友一旦变成敌人,比敌人更危险。

    “你什么时候在西山建了别墅?”何芳没听李和说过。

    “本来想给你惊喜的?!闭馐抢詈偷氖祷?。

    “到时候再看看吧,先这么住着吧?!?br />
    何芳还是舍不得住了十多年的老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