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竿、烧烤的炊具带齐全后,大家一起上了游艇。

    于德华亲自驾船,潘友林和沈道如等人忙着烧烤,而李和一手持着鱼竿,一手拿着啤酒,望着蓝蓝的天,碧绿的海水,心情舒畅。

    他看旁边的喇叭全无精打采的,就笑着道,“怎么?是不是感觉太素了?”

    “嗯?”喇叭全没弄懂什么叫‘素’。

    李和取笑道,“一般出游,有游艇的话,不都少不了美女、美酒相伴吗?”

    “不是,不是?!崩热泵Π谑?。

    “怎么?电影上不是都这样吗?而且老于和老沈他们,平??墒嵌疾幌凶诺??!崩詈筒恍爬热芏郎破渖?。

    喇叭全尴尬的很,不知道怎么说话!

    难道说我同沈道如和于德华这两个老色鬼不是一路人?

    得罪人??!

    这两个老色鬼还不找着机会给他穿小鞋?

    “付哥是妻管严?!惫判』坏谝慌越恿嘶?,还大着胆子调戏起喇叭全。

    李和奚落道,“原来是怕老婆?!?br />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怕老婆呢!”喇叭全有心反驳李和,你李老二就不怕老婆?嘴上却是道,“我只是不屑这么做罢了,李先生,你见过我老婆的,虽然算不上漂亮,可也还行。

    我家里排行老大,兄妹四个人,困苦的很。

    何况当年就是个烂仔,吃了上顿,从来就不考虑下顿,街坊邻居没有几个是能打心眼瞧得起我的。

    她当初在菜市里卖菜,很奇怪的,就为了多看她两眼,我有空就去买,买完了后,得空就送回家里,不高兴呢,出门就送人。

    我赚的那点钱,都花在她家的菜摊上了。我老母为这,不知道骂了我多少次。

    而且我这人性格你知道的,大大咧咧,但是看到她好像不会说话了?!?br />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崩詈吞萌挠行巳?,鼓励喇叭全继续说。

    他想不到喇叭全还有柔情的一面。

    喇叭全继续道,“她不是傻子,时间一长,当然晓得我心思,有一次她直接问我,是不是想追她?李先生,你说这女人胆子多大,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br />
    “然后呢?”李和追问,第一次见到喇叭全纯情小男生的模样,比他当年还要菜鸡!

    “脑子当场就宕机了,紧张的说不出来话,我立马就跑了?!崩热涣承呃?。

    “哈哈...”

    李和同古小华哈哈大笑。

    喇叭全叹口气道,“再后来,我又回过头去找她,就大着胆子说喜欢她,李先生,你知道的,我砍人都不手软的,我见到她呢,说话居然磕巴。

    有一点我没想到的,她说同意。

    然后,我们就开始交往,她家里的所有人都在反对,卖菜再不体面,也不能跟着一个烂仔做太妹吧!

    她父母一气之下,就要和她断绝关系,我当时不想她和她家里闹的太僵,就准备随时跑路,不能让她为难吧。但是她认死理,就认我,这么跟着我过了,我东拼西凑借了点钱,在中环开了一家字花档,她做起来了老板娘。

    我性格跳脱,最是没耐心,全靠她一个人撑着,整个中环没有不认识她的。

    我三心二意,想来快钱,要走粉,她差点跟我拼命,说那是害人的,也辛亏我当初听了他这话,在香港什么底都可以洗,但是一沾粉,什么名声、地位可就什么都没了。

    李先生,你说,这样一个女人,我有什么理由去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呢?”

    “私下里一点都没有?”李和不信。

    以他为鉴。

    就没那么单纯。

    喇叭全摆摆手道,“没有,真的没有。这女人太精,香港太小,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她能不知道?

    如果我真的敢在外面乱玩,她什么都做的出来的,要是和我离婚,我还活个什么劲?

    不怕你们笑话,一天看不着她,我这浑身就是不自在。

    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了她,而且心里明白着呢,哪怕我现在条件不差,可也再难遇到这样的女人了,一个肯一心一意对我好,不在乎我有钱没钱,有地位没地位的女人。

    李先生,你想想我输得起吗?

    我输不起。

    所以啊,我不敢赌。

    哎,反正啊,我这辈子是砸她手里了?!?br />
    “就为你这一番话,我敬你一杯?!崩詈统爬热倨鹌【乒拮?。

    “谢谢李先生?!崩热艹枞艟?。

    “好了,可以加餐?!庇愀鸵欢?,李和钓上来一条大黄鱼。

    “挺肥的?!惫判』锩Π延惴沤袄?,然后送到沈道如那边收拾干净,最后架烤。

    沈道如的手艺不错,起码吃的李和赞不绝口。

    太阳下山,大家才尽兴而回。

    家里的客人已经走的干净,院子里只有张老头和李览在下象棋,李兆坤在旁边围观。

    “老张,你又输了?”李兆坤没有因为孙子赢而高兴,反而对与他向来寸步不离的张老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那么大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

    连个孩子都不如!

    “你来下?”张老头想站起来把位置给李兆坤。

    他一把也没赢过??!

    “我要是会下,还找你?”李兆坤冷哼了一声。

    “那不玩了?”张老头向李览询问。

    李览点点头,胜之不武,没啥意思。

    “哟呵,象棋也会下了?”李和摸摸李览的脑瓜子,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愁。

    “爸爸,你来?!崩罾腊严笃迮掏詈透耙煌?。

    “不哭就行?!?br />
    要是下围棋,李和现在肯定是赢不了李览了。象棋规则不就是“当头炮,马来跳”之类的,他李老二还是可以的!

    他还是按照老套路走,马吃方原位七兵后,然后用二路炮塞李览的相眼,以便跃马。

    “一车换双炮?”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这傻儿子!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得意的抽一根烟,就听见张老头道,“将军了?!?br />
    “这么快?”李和发现他的老将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狐疑的看了看李览一眼。

    “熊玩意?!崩钫桌げ恍嫉目戳丝蠢詈鸵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