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还是拒绝了摄像记者的进入,不同意录像采访。

    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记者,作为媒体人她就有关注李和的情况,但是真的见到李和本人的时候,她还是震惊了,想不到亚洲首富真的是这么的年轻!

    手里有大笔的财富,年轻的都不像话!

    对于李和的固执印象深刻,她正准备寒暄几句以便缓和气氛,想不到李和却看了一眼手表,直接要求进入主题。

    李和道,“我很赶时间,麻烦快一点?!?br />
    何芳带着孩子来香港过年,他晚一点要去接机。

    “李先生,我们都知道,你对内地经济一直都是很积极的态度,是什么原因让你认为内地经济是向好的一面发展?”记者的用词很小心,深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亚洲首富。

    “我不是积极,是有信心?!崩詈偷?,“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在10%以上?而且还是连续三年....”

    这些答案他已经向很多人说过了,所以此刻答起来,倒是流畅的很。

    女记者定了定神,继续问道,“墨西哥、巴西、阿根廷也在之前创造了经济奇迹,可是之后一样面临了经济?;?,中国这两年的通货膨胀都是在两位数以上,你为什么认为中国不会例外?”

    李和笑着道,“与其说是通货膨胀,不如说是计划经济扭曲价格造成的报复性反弹。这种动荡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每一次从计划体制向市场化,从封闭体制走向开放的推进都会打破原先的均衡,必然带来一拨物价的动荡....”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你认为之前的物价的是不正常的,现在的物价上涨是为了恢复正常物价?”

    李和想了想道,“你可以这么理解?!?br />
    记者对于李和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非常无力!

    什么叫我可以这么理解?

    你倒是给个准话??!

    不过,人家是世界首富,不愿意给明确回答,她也没办法,只得用笔在小本子把这行提问给删掉。

    她不再追着这个问题不放,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李和也是回答的中规中矩。

    采访结束后,李和同她握了握手,转身下楼走人。

    “李先生,不在这里吃个晚饭?”潘友林跟着追下楼。

    “不用了,赶着去机场?!崩詈鸵丫狭顺?。

    飞机准点抵达,一看到娘三的身影,李和小跑了过去,刚要亲一口何芳,就被何芳用手给挡住了,“这么多人,注意影响?!?br />
    “想爸爸没有?”李和笑呵呵的接过小闺女,在小丫头脸上吧唧了一口。

    “臭?!毙⊙就废悠牟亮讼铝?,扭过头,任怎么样,都不要再让她老子亲。

    “你又抽那么多烟?!焙畏嫉谋亲映爬詈蜕砩闲崃诵?,“一股烟油味?!?br />
    “我现在抽的是雪茄,烟抽的很少?!崩詈鸵渤派砩衔帕宋?,感觉没有何芳说的那么严重。

    何芳不屑的道,“那能好到哪里去?还不是烟味?!?br />
    李览最是可怜巴巴,只得在那里看着他老子宠溺着他妹妹,而对他不闻不问,好像他不存在似得。

    “走吧,自己走?!崩詈秃孟窀芯醯搅硕拥那樾?,摸了摸他脑袋,“快点回家,你奶给你炖了老母鸡?!?br />
    王玉兰早早的守在门口,见李和的车子进院子,就迫不及待的把李怡抱在了怀里,而又对李览进行了自动忽略。

    李览还没来得及忧伤,就被突如其来的大胡茬子扎了脸。

    “乖孙咧,想爹爹没有?!崩钫桌けё爬罾狼琢撕眉缚?。

    “想?!崩罾烂飨曰卮鸬男牟桓是椴辉?。

    “想死俺的乖孙了?!崩钫桌け簧埔獾幕蜒云燮蛔灾?,激动之下又亲了李览一口。

    李览摸摸被扎的生疼的小脸,欲哭无泪。

    李和给了儿子一个鼓励的眼神,自己撒的谎,含着泪也要演完。

    “瞪啥???”李兆坤误会了李和的眼神,眯眯眼怎么示意都不是好意思,“老子化成骨灰你还能认识咋的!”

    李和转过头不搭理他,混不吝的老子拎不清!

    他也无奈??!

    李柯对着最小的妹妹李怡感觉新鲜,但是只抱了没一小会儿就开始躲着了,她的头发可经不起那么揪!

    这小丫头下手可狠了!

    中午自然是一顿大餐,从鸡鸭鱼肉到蔬菜,除了鱼是在渔村买的,其它的都是家里自己家里的。王玉兰不但把家里院里菜园子的规模给扩大了,饲养的规模也增大了,鸡鸭鹅总共有400多只,根本吃不完。

    没几天,杨学文就过来了,要带着杨淮和李沛等三个孩子回老家过年。

    他现在是赚的盆满钵满,因此在接孩子的同时,成车的拉来礼品。

    一方面是处于孝敬丈母娘和老丈人的心思,另一面是感谢丈母娘给照看孩子。

    “家里不缺东西,花冤枉钱干嘛?!崩钫桌つ训玫乃盗艘换靥迕婊?,而且看女婿陡然顺眼了许多。

    不抽烟,不喝酒的毛脚女婿也不是一无是处。

    第一次得到老丈人的好脸,杨学文也是兴奋的很,酒桌上哪怕是强撑,对着李兆坤也是一个劲的敬酒,差点把自己喝吐。

    最后杨淮这个懂事的孩子,不愿意让爸爸再继续喝,不吭声不吭声的夺了他的酒杯。

    “姥爷就能喝?”李兆坤有点吃味,这孩子他从几岁就带着身边,也没这么体贴他??!

    “孩子嘛,不藏心思?!毖钛幕故峭险扇司倭俗詈笠槐?。

    儿子心里有他,高兴归高兴,不好表现在脸上。

    “爹爹,你喝果汁?!崩羁屡吭诹死钫桌さ募绨蛏?,贴着他胡子拉碴的脸上,把果汁的吸管塞进了他嘴巴里。

    “还是咱老孙酒坛子好?!崩钫桌ご蟾行牢?,一扫之前的不悦。

    勉强喝了一点果汁,然后用酒哄哄的嘴巴对着孙女亲了一口。

    “这边还没呢?!崩羁乱坏愣疾幌悠?,李兆坤亲完左边,还让他亲右边。

    “一个不落?!崩钫桌ざ宰潘牧秤智琢艘豢?,亲完之后,深为得意!

    你们王八蛋就王八蛋吧,老子还有孙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