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你怎么又这么呢?!崩詈臀弈蔚穆ё爬夏锏募绨虻?,“你一打电话不就全清楚了吗?你老闺女现在非常有骨气,要自己考大学,不让我插手,非要留在新加坡,说要好好补功课,把以前浪费的时间给补出来?!?br />
    他不怕老娘给老五电话,老五再怎么不懂事,也不会不知轻重的把自己跳楼这种丢人事给说出来。

    “你当我不会问啊?!蓖跤窭嫉男睦镉套杂衅?。

    “行了,我饿死了,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不能光顾着疼老闺女,把儿子给饿坏了,偏心不带你这样的?!崩詈桶牙夏锿康姆较蛲?。

    “你老妹最小,疼她不应该吗?!蓖跤窭疾恍枰?,还是忙不迭的去了厨房。

    “快点啊,我随便吃点就行?!崩詈投宰爬夏锏谋秤昂?。

    他倒是愿意给老娘找事情做,要不然她自己都会感觉没存在感,有时候人要是找不到被需要的感觉,就会显得特别的孤独。

    他做过老人,他懂。

    不说为孩子顶天立地,起码要帮着一点事,这样自己还有点用处,减少心里的愧疚。

    王玉兰在厨房忙活一通,一大铁盆的老母鸡汤就端到了儿子的面前。

    来到香港之后,从说话到做事,再到消费习惯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去菜场不再讲价了。

    但是在吃喝方面依然是我行我素,并没有学会香港人的精细,家里漂亮的瓷盘,她就是不爱用,好看不中啊,根本放不下多少东西,还是大铁盆最瓷实,稳当。

    除非家里来客人多了,为了图好看,她才会用盘子,要不然自己家里吃饭就是论盆。

    “这也太多了,我怎么吃的完?!崩詈褪翟谑俏抻?,他早就过了二十来岁能够暴饮暴食的年龄了。

    王玉兰道,“没事,你喝不完还有小董他们呢,你爹等会回来还要喝呢?!?br />
    “人呢?”李和回来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到李兆坤。

    “大昌家儿子娶媳妇,你爹去帮着打下手了?!?br />
    “大昌是谁?”李和没听说过这老俩口什么时候又交了新的朋友。

    “也是渔村的,你爹喜欢猪头肉下酒,老是买他们家的?!?br />
    王玉兰在这里住了这些年之后,同李兆坤也处了不少相熟的人,远的不说,就是李沛和李柯等孩子同学的家长,她没事都要去陪着聊几句。

    人家见她家出门都是豪车接送,又有大家传说中的豪宅,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大家没有不恭维她的道理。

    王玉兰这人心眼小,但是心思单纯,真把人引为知己,还隔三差五的请人来家里玩,表现出来了自己大方的一面。

    因此从表面来看,她也有不错的人缘。

    有了人缘,有了自己的圈子,她对回老家这件事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执着了。

    李兆坤摸着肚子打着酒嗝回来,先是瞟了儿子一眼,然后毫不客气的端起李和面前的茶壶往自己的肚子里灌。

    “那是我的茶壶?!崩詈拖肜苟济焕沟米?。

    “稀罕呢?!崩钫桌げ恍嫉陌巡韬雷由弦欢?。

    “慢着点?!崩詈吞抛仙昂痛罄硎娴呐鲎采?,心里一阵肉疼。

    李兆坤起身跑了一趟厕所,水箱响后,过了几分钟,李和也没瞧见他人出来,只听见咚咚的几声开门声,几声关门声。

    “老子的酒坛子呢?”李兆坤即使是喝醉了,也不忘记这一茬。

    眼看就是春节,他就是再混,也想着一家团圆。

    何况家里最贴她的心就是老闺女了,其他人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哪里有老闺女好??!

    没有老闺女,他这个春节肯定过不舒心的。

    王玉兰道,“要好好看书,不能在路上耽误?!?br />
    “放你娘的屁!”李兆坤这话是冲着李和骂的。

    闺女啥德行,他能不清楚?

    好好看书?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老五压根就不是读书的料!

    “不信就自己打电话,活该我管呢?!?br />
    你是亲爹你都不问事,凭啥好坏都能怨上我?

    也是没谁了!

    李和不听李兆坤说话还好,一听就来气。

    这要不是亲爹,他肯定管不住自己的手!

    早就一嘴巴抽过去了!

    就问抗揍不抗揍吧,说这么招人恨的话!

    “你没事就撩她,我还能不清楚你?老子可是宝贝她的很?!崩钫桌ず屯跤窭枷氲亩际且谎?。

    “你游艇生意怎么样?”既然跟亲爹掰扯不清楚,李和就赶紧转换话题。

    “顿顿酒,顿顿肉没问题,我跟你娘的养老钱不用你问事了?!崩钫桌っ嬗械蒙?。

    “大昌家你随多少???”王玉兰问起了正经话题。

    “至少也得这些吧....”李兆坤竖起一根手指。

    “100?那还好?!蓖跤窭妓闪艘豢谄?。

    李兆坤鄙视的看了她一眼,“100?拿的出手?1000!”

    “啥?”王玉兰腾地一下站起来,“有俩钱你就骚包了啊?!?br />
    “你个娘么懂个什?头发长见识短,人家天天大哥大姐的喊着,多亲热,平常我有个事,人家不含糊,100块钱拿得出手?太薄皮了?!崩钫桌に档耐吠肥堑?。

    “你能耐了啊,人家帮你什么了?反倒是你,天天照顾他生意!”王玉兰很是生气,“给100已经是抹人情了?!?br />
    李和不想听两口子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斗嘴,盛碗饭扒完后,径直去洗澡了。

    洗完澡后,就带着阿旺到海边吹海风。

    阿旺老了,大概是由骨质疏松,已经不大能跑了,跟着李和身后,总要落上一大截。

    李和的心一阵酸楚。

    一双臭袜子穿的再臭,都是有感情的,何况是人跟动物。

    “打听下哪里有宠物医院,明天去看看?!崩詈投宰哦∈榔椒愿?。

    丁世平道,“我带它看过了,医生早就给开了药,平常就在饭里拌着?!?br />
    他自然明白李和对这条狗有多重视,所以这些事情都不需要吩咐的。

    “明天买点大骨头棒子回来,多给它熬汤?!崩詈吞匾獾攘讼掳⑼?,心疼的蹲下身子摸了摸它稀疏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