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现代新加坡之父,他制定的政策成为了亚洲的范本,同时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新加坡的形象和声誉。

    不管怎么样,李和都没有资格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评价他的好与坏,有资格评价他的只有新加坡人和他自己。

    李和甚至对他还有一种由衷的敬意,毕竟他使得新加坡这样的一个弹丸之地成为世界级的国家,自己也成为世界级的政治家。

    其成就足可标榜史册。

    李广耀朝着周围的人笑着道,“中国出现李先生这样的人物,我们就应该有理由更加积极进取了,要不然可能就被撵下来。

    我曾经就公开说过,你们是这样的一个泱泱大国,有绝对的信心,只要有朝一日重回正轨,登上世界首席之位是必然的趋势。

    所以将来肯定会还有更多像你这样的人物,我们新加坡的各位同仁要加一把劲了?!?br />
    旁边的一众人都认真的听他讲话,听得很细致,好像生怕错漏了。

    “谢谢李先生谬赞?!倍杂诶罟阋庵执罂蠛系慕不胺绞?,李和有点不习惯。

    李广耀继续道,“有30年时间,你们与世隔绝,处境艰难,历经挫折。但是现在,你们正在发展的高速路上。他们说*****,这个不对,哪里都有竞争,我们是要积极面对,因为投资会流向最大、最有作为的市场。

    李和道,“李先生高瞻远瞩,我很佩服?!?br />
    李广耀同他寒暄完几句之后,就走过李和身边,去和其他人继续握手问候。

    林绍良道,“李资政很看好你?!?br />
    “有什么用?”李和不受他管,又不端他饭碗,敬佩归敬佩,但是基本没有什么受宠若惊的觉悟,这还犯不上。

    李先龙端着酒杯过来同李和举杯,一再的示意双方可以在苏州工业园上合作,但是李和只是装糊涂听不懂。

    虽然他对对方的提议很心动,可是要合作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现在才提合作?

    迟了!

    大老板在新加坡的时候你不说?

    现在再合作算什么意思?

    真要合作,也要缓上半年,甚至一年。

    来同李和碰杯的人越来越多,李先龙得不到与李和独处的机会,只得讪讪的走人。

    这一晚,李和喝的晕头转向。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11点钟,他在客厅里喝完一壶茶,发现老五屋里的灯还在亮着。

    他去敲门,老五开门,李和身上的那股酒味熏着了她,赶忙掩住鼻子问,“干嘛?”

    “你还不睡?”李和看到台灯底下是一大摞的书,揉揉眼睛,自问自己没喝醉???眼睛也没花???

    这太阳是哪个方向出来的?

    老五居然会熬夜看书?

    “晚点就睡?!崩衔寤卮鸬男牟辉谘?。

    “真不跟我回家?老娘可是很想你?!崩詈褪酝甲鲎詈笠环?。

    “不回?!崩衔寤卮鸬暮芸隙?,“我要好好看书,年后就考试了?!?br />
    “那你看吧?!崩詈投甲砹?,突然又回过头,试探性的问道,“明天给你请家教?”

    老五随口就应道,“好?!?br />
    “那请全科的?”李和很高兴,他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不抱多大的期望,哪成想老五能这么爽快。

    “嗯?!崩衔宓阃?。

    “那等着吧?!崩詈秃苁切牢?。

    郭冬云的速度很快,在李和离开新加坡的当天就为老五请来了国立大学的两个女生来做家教。

    李和见老五没有排斥,这才彻底放下心,作为表扬,临走之前在她的桌上放了二万块钱。

    飞机抵达香港已经是下午五点钟。

    “就你一个人?”丁世平亲自来接机,帮着董浩提过一个行李后,发现除了董浩和齐华,再无其他人。

    李和笑着道,“那该还有谁?”

    丁世平笑着道,“这到年底,你老娘总是唠叨你家老小回来不回来,心想你会不会带回来,我这耳朵都听出茧子了?!?br />
    李和道,“她不愿意回来我又不能绑着,随便她了?!?br />
    钻上车后就不再言语。

    王玉兰看到李和进到院子,好像没看见似得,任由他打身前过,却是一个劲的朝着他身后张望。

    等李和已经进了堂屋,她又腾腾地跑到大门外,结果大失所望,没有看到她想看的人。

    她急巴巴的扯住正在车上收拾东西的董浩问,“小董,是不是二和又熊她了?”

    要不然她老闺女没理由不回来??!

    董浩道,“没,小李给她请了辅导老师,她正认真学习,准备备考大学呢,忙得很,为了不耽误学习时间,就不愿意来回耽误时间,说是考试完以后就回来?!?br />
    “蒙谁呢?”

    王玉兰压根就不信,她自己肚子里出来的丫头,她能不了解?

    那是能爱学习的人?

    为这学习成绩兄妹俩都不知道吵了多少架!

    怎么可能认真学习?

    这扯的都有点没边了!

    要是说其它她还能信,唯独这个就有点假。

    董浩无奈的道,“老婶,真没骗你,是真的,她现在学习很用功,小李都给她安排了大学,她不愿意,非要自己考?!?br />
    说的没谱了!

    王玉兰懒得听他虚话,又转身回到了客厅,进门就问李和,“你老妹小,你怎么就不晓得让着点?”

    “什么?”李和笑着道,“谁没让着她了,是她自己不愿意回来的?!?br />
    他倒是挺了解他老娘,他家兄妹五个,三个已成家,各有事业,生活条件也不差,王玉兰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过问。

    没成家的就只有老四和老五,她就会多顾着点,只是老四向来独立,有自己的主见,她根本操不上心,眼前她最放心不下的只有老五了。

    “那前阶段还和我说要回来呢?”王玉兰明显不怎么高兴。

    李和道,“不信,你就打她电话问,我真没怎么的她?!?br />
    “强按牛头不喝水,强按鸡头不啄米。她学习不好就不好呗,你以前念书俺也没怎么着你啊?!蓖跤窭季筒畹惆蜒劾岣烦隼戳?。

    她还是不信儿子的解释。

    她了解二儿子的脾气,这肯定是给小闺女气受了!要不然小闺女不会赌性子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