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吧?!笨吹嚼罾隙成系靡獾纳裆?,老五转变了态度!

    她突然很想扇自己!

    怎么突然间就没有骨气了呢!

    不能!

    坚决的不能!

    嗟来之食她向来都不受,怎么可以去求他李老二呢!

    她有她的骄傲!

    她的尊严不能由着李老二肆意的践踏!

    难道是因为昨天那纵身一跃吓破了自己的胆子?

    她承认现在回想起来是有点后怕,也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可是这不代表她就愿意向李老二妥协!

    李和想当然的道,“那就读国立大学吧,都安排好了,开学你郭姐带你过去就行?!?br />
    “我哪里都不去?!崩衔逭獯蔚奶群苊魅?。

    “那你想干什么?不读大学你能干嘛?”李和的火气蹭的一下又窜上来,拳头捏的紧紧的,要不是怕老五反应激烈,他都想把门框给砸个稀碎!

    他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期望值了!

    他现在对老五没多大的指望,只求安安稳稳的混个大学毕业证书,哪怕是专科他也认了!

    上大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她学多少专业知识,而更多的学的是一种思维,思考事情与问题的深度与角度。

    而且大学里是优秀的人扎堆的地方,哪怕就是在里面混几年,李和也是希望她能在里面多熏陶几年!

    可以没知识没能力,但是不能没文化!

    这是他李老二骨子里的偏见和认知!

    “我没有说不读大学?!崩衔逯笔幼爬詈?,面对着他眼睛里冒出来的怒火,没有一点躲避的意思。

    李和质问道,“那我怎么安排你都不去?”

    “因为我自己会安排?!崩衔搴芗岢?。

    “你怎么安排?”李和忍不住奚落道,“难道我还能指望你自己能考得上大学,你别逗我笑了,你以为你是你小姐啊,你小姐是全靠自己?!?br />
    她有老四一半,他都要少操很多心。

    “你怎么知道我不行?”老五反问,斩钉截铁的道,“我就是要自己考!”

    “你自己考?”李和乐了,好像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你自己什么成绩,你心里没点数?瞎逞什么能?老实的听我安排,别再给我想东想西,乱折腾?!?br />
    “李老二,你不要这么看不起人!”老五腾地一下站起身,扯着嗓子冲着李和吼!

    已经预先把脑袋从屋外伸进来的齐华,急忙缩回身,咣当一声关上门,差点把脑门给夹住了。

    闲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这点他和郭冬云的态度一致。

    李和怕这丫头又想不开,只得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起伏的胸口,刻意的用很平淡的口吻道,“好,你要让我看得起,你就拿点成绩出来。

    你自己每次考试都是倒着数才有排名,你都忘了?

    光冲我吼有什么用?

    显得你嗓门大?”

    他想努力的对老五做出善意的提醒,咱们量力而行行不行?

    不要不知所谓,不自量力??!

    但是这话在老五耳朵里就越发是讽刺了!

    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的喊,“你就是瞧不起人!你凭什么瞧不起人!李老二,你瞧着,我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

    “真的?”李和却突然笑了。

    有志气是好事。

    “你还笑!”老五更加的气愤!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能考上当然是最好!”李和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计较,先让她自己闹腾吧,自己先给她留个退路就是。

    其实他是不抱多大的希望的,先不管老五本身的成绩怎么样,而且各个大学针对留学生的入学门槛也都比较高,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就是进ITE我也认??!”老五很是倔强!

    “行,只要是大学就行?!崩詈拖肟?,也就不再做强求,“到时候我也会高看你一眼?!?br />
    “哼!”老五一头蒙在枕头上不再搭理李和。

    维持生理机能的几个孔摊在一张饼上,她不看还好,越看越来气!

    他李老二能娶到媳妇,都是苍天有眼!

    “那我真要走了,没什么要说的了?”李和摸摸鼻子,真的是深感无力,“实在不行就跟我回去过春节?”

    其实他还是想把这丫头带回去,但是这丫头总用晕机做借口,不愿意回去,他当然又不好再过分强求。

    “我在这挺好,暑假我就回去?!崩衔逦蜕推幕氐?。

    “那就照顾好自己,我不可能在你屁股后面跟着一辈子的,大学毕业,顶多大学毕业,你就要跟你小哥小姐一样,学会自立更生了?!?br />
    “要你管!”

    才怪!

    “那我就没什么多说的了?!崩詈吞?,“不过有一点我得给你个提醒,我把我和你小姐说过的话也在你这里重复一遍。

    你们都是大姑娘了,都是不傻,按说都到了谈恋爱的年纪,这些我都本不该管,但是作为大哥,我还是要说几句。

    将来眼睛给我放亮一点,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带我跟前碍眼?!?br />
    李和见她不说话,就继续道,“其实爱情固然重要,但别把爱情当作你生活的全部。爱情也非常甜蜜,但面包也是非常重要的,再好的感情将来也可能会在出租屋里吵没了?!?br />
    “我没你那么势利眼?!崩衔宀恍嫉幕亓艘痪?。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赌气归赌气,但是也好好思量我的话,再怎么样,我没有害你的道理?!崩詈屠?,走出屋里后又给轻轻的带上。

    在客厅里还没抽完一根烟,郭冬云就拿着一个邀请函过来。

    李和接过来一看,笑着道,“这么说我明天走不了了?真没想到他会请我,我记得上次在茂物,他只是冲我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br />
    郭冬云笑着道,“李资政盛情相邀,确实是不好拒绝?!?br />
    “私人宴会?”李和把请柬又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

    “他虽然不做总理了,可是他在新加坡还是有独一无二的影响力,他是资政?!?br />
    “说白了,就跟过去的摄政王一样,例如多尔衮?!崩詈偷故欠浅S行巳ぜ馕淮嫒宋?,“安排下吧,明天肯定准时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