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小的妹妹,最爱的妹妹,他能怎么样呢!

    他决然想不到的是,那个原本记忆中只是有点任性自我的丫头,已经变得这么极端了!

    他搞不明白??!

    好像因为他的重生,导致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改变着一切!

    他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也悄然改变着所有人的命运,大家都在按照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在成长,不可能再和上辈子一样了。

    “为什么要压抑她的天性呢?”郭冬云实在不理解李和的想法。

    李和道,“如果我的爱,在她的眼里是没有限制的,会传达给她一个错误信息,就是她怎么做都是可以的,因为可以闹啊,一闹我什么都会答应?!?br />
    他一点都不后悔管教她过严格,反而觉得管的太宽松,以至于她现在用他的爱来威胁他,都会跳楼了!

    但凡有点约束,都不会这样肆无忌惮!

    郭冬云摇摇头道,“眼看她就快要20岁,是一个要读大学的大姑娘了,你怎么老是把她当做孩子呢?

    哭闹那是几岁孩子做的事情,她哪里苦闹了?

    她以前什么样我不清楚,但是来到新加坡以后,许多事情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她并没有和你或者在我这里提过什么要求,而且生活上也相当的独立,能自己做的事情,连家里的保姆都不会使唤。

    如果非要说什么缺点,就是学习上不是太认真,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擅长学习,你能寄希望于每个人都能成为居里夫人或者爱因斯坦吗?”

    李和道,“你这想法太消极,能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总要努力过之后才能知道?!?br />
    嘴上说只求兄弟姐妹几个安稳,但是又何尝不希望他们自己能争气呢,而不是成为一个对社会毫无用处的米虫。

    “你的要求太高了?!惫菩ψ诺?,“再说,她不是不努力,只是她努力的方向不在书本上?!?br />
    “书本都不努力,她还能在什么上面努力?”李和对这话嗤之以鼻。

    老五的性子他太了解了。

    郭冬云道,“看来你没有真正试图理解过她,比如她喜爱摄影你知道不知道?基本上每一场的摄影展会她都要去看,她大部分的零花钱都用来买门票和摄影杂志了,这估计你也不知道吧?”

    她一边看着李和的表情,一边继续道,“她那么喜欢摄影,尽管再省吃俭用,可是连买一台好相机的钱都没有,这你也不知道吧?”

    “嗯?”李和的眼角一抽,没有说话。

    一台好的相机的钱都不够他一盒雪茄。

    当然,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他也没有想到郭冬云会说这番话,难道老五真的喜欢摄影?

    可是在他的印象里,这个丫头做什么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就没有对什么事上过心,甚至连一点努力的迹象都没有。

    郭冬云顿了顿道,“所以她没有你说的那么差,起码她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有自己的追求,人有追求就会变得不一样?!?br />
    李和叹口气道,“有钱人的孩子才能说为了兴趣,没钱只能为了生活?!?br />
    郭冬云道,“可是你并不缺钱?!?br />
    李和摇头笑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第二天一早,却是吩咐齐华一次性买回来五台市面上最好的单反相机,连包装都没拆,都一溜的摆在了老五的房间里。

    老五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随即问,“干嘛?”

    李和道,“小学毕业当然可以当摄影师,但是相信我,那个工作不是你想像中的摄影师,其实就是个拍照的。艺术相关职业的高度取悦于教育素养,不能寄希望于不学光学、物理就能做个好的摄影师,我还真没听过有国际大摄影师是小学或者初中毕业的。

    不要迷信辍学成大事的小概率事件,给我好好读书?!?br />
    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知道?!崩衔逵舶畎畹幕亓苏庖痪?。

    “以后每个月的零用多1000块钱?!崩詈图晃?,就继续道,“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按说你早就满18,我就不该管了,可是我依然在管,不为其它,只是因为你是我妹妹?!?br />
    老五本来是低着头不准备再吭声的,可是听见这句话后又猛地昂起头道,“你可以不用管我,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是死是活和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你....”李和极力的压着自己的火气,“我要不是看着你昨天受伤,我非抽你不可!”

    他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只能努力的给自己找台阶下,营造出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模样。

    老五扭过头。

    李和板着脸继续道,“我明天就走,有什么要求现在就提,别到时候又给我整幺蛾子?!?br />
    他明明都是为她好,也想心平气和的说出来,可是看到老五这样子,他真的很难做到??!

    好半会,老五才咬牙道,“我想读RCA?!?br />
    说完,肩膀就耷拉了下来,好像这句话已经用完了她所有的力气。

    “什么?什么是RCA?”李和没听懂。

    “皇家艺术学院?!崩衔逍牟桓是椴辉傅闹馗戳艘痪?。

    “哪里的学校?”李和表示没听过。

    “伦敦?!?br />
    “学什么?”李和难得的耐心了一次。

    “美术?!?br />
    “啥?”李和吭哧笑了,“你连基础都没有,学什么美术,想点靠谱的吧,别和我争,你自己什么美术水平你自己不清楚?你以为会画点鸡蛋、苹果就能学美术了?再说,这大学又不是咱们家开的,你想进就进的?!?br />
    他眼前是不可能同意老五去英国的。

    “南艺也行?!崩衔迦峡闪死罾隙幕?,她刚才那要求有点为难人了。

    “说完整?!崩詈吞煤?,都不晓得又是哪个旮旯的学校。

    “南洋艺术学院?!?br />
    “还是学美术?”李和好奇的问,他实在整不明白这摄影和美术有几毛钱关系?

    “嗯?!崩衔宓愕阃?,她还是不习惯向李老二提要求,但是她又清楚的明白,为了自己的梦想,偶尔的低下头又是何妨?

    李和问,“不准备变了?之前国立大学都说好的”

    “我想好了?!崩衔迦险娴目醋爬詈?。

    “那给你问问吧?!?br />
    李和最终还是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