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想考虑父母,也不想思考这个世界值不值得她留恋!

    虽然心中有万般的不舍,又能怎么样。

    没有任何人在她也不会感到寂寞,看透选择生存就不会有自由,该放飞就放飞!

    这一刻,她只想解脱,她不想再看见李老二,不想再面对那幅嘴脸,她受够了!

    决定以自己永生的沉默给予彻底的回击,告别这段迟早要结束的人生。

    她要让所有讨厌她的人悔恨,要让他们再也见不到那个齐耳短发的女孩儿,她要成为停在他们回忆里的黑白相片。

    乌黑的头发在夕阳的映照下闪动着明媚的光芒,嘴角的弧度永远像翻转的彩虹一般迷人……

    “啊……”眼睛木木的盯着十几米的地面,眼泪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她的眼眶,她本想就这样静静的,一言不发,可是还是忍不住叫起来,也许是兴奋,也许是惊恐,只是这个时候,她明白,她没有了束缚,她像一只自由的小鸟儿张开了翅膀。

    原来死不是这么可怕!

    她现在唯一怕的就是,到时候黄的白的,那得多脏??!

    一定美不起来了!

    突然,一阵灼痛感席卷全身。

    “别怕,别怕,我拉你上来!”最后一刻,李和拉住了她的一只脚,他的酒瞬间醒了,冷汗冒了一身,她决然没有想到这丫头现在这个性子!

    他想死的心都有一百个了。

    “你放开我!你不是讨厌我嘛!我一死百了,省的你烦心??!”她的整个身子挂在阳台的栏杆上,腰疼,脚疼。

    “我没有讨厌你,我真的没有讨厌你,听哥哥话,不要动好不好?!崩詈偷幕肷碓诖虿?,他深怕一个不注意就脱了手。

    他最宠的小妹妹,他怎么可能讨厌她!

    他只是爱之深责之切罢了!

    他后悔了,后悔刚才说话过重了!

    他就不该借着酒劲说那么狠的话!

    “你放开??!”老五依然在哭,撕着嗓子喊,另一只脚使劲乱踢。

    “??!”李和把她的另一只脚也并在手里,咬牙一狠劲,一下子给拉了上来,也顾不得会不会伤着她了。

    他已经有种瞬间苍老的感觉,吓得没有血色的皮肤,自己浮着一层泪光又补满血丝的眼球,一阵阵心酸袭击他的神经,喉咙发烫,鼻子酸楚,眼睛酸胀。

    他很怕,非常的怕。

    他不敢想象,要是自己来不及,老五这纵身一跃的结果。

    地面是坚硬的水泥台。

    “你松手!”老五一屁股坐在地上,依然在李和怀里乱扑腾。

    “行了,我错行不行,哥哥错了?!崩詈桶阉康慕艚舻?,急忙安慰道,“都是哥错,是哥错,你不要生气?!?br />
    她李老二两辈子再哭再累再穷,何曾对人有过妥协!

    但是这一辈子,她已经向两个女人低头了!

    一个已经换不回结果了!

    而这一个还在跟他撕扯。

    “你弄疼我了!”老五抽噎的更加厉害了。

    “不怕,不怕,下去给你包扎一下?!崩衔灏装椎男⊥壬媳焕父斯纬隼戳搜?,李和看的心疼,“不要闹了,你知道的我,我喝酒就是神经病,你不要和我计较了?!?br />
    这一刻李和恨不得说尽世界上所有的好话,只求老五能够安静下来,不再闹腾。

    “你就是神经病??!”老五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肩膀。

    “是,我我是神经病?!崩詈鸵欢欢?,任由着她打,却把她搂的更紧了,胸口大口的喘气,一起一伏,“你知道嘛,哥哥不能没有你的,我送你进最好的学校,给你最好的教育,都是为了你啊。你以为我想管你吗?可是你不是孩子了,不能这么任性啊?!?br />
    老五一个劲的抽噎,肩膀剧烈的抖动,埋着头不肯再说话。

    她知道李老二说的都是对的,她什么都懂,什么都能理解1

    可是她是人,活生生的人,有思想有尊严的人!

    她不能这么憋屈的活着??!

    李和就那样抱着她不时的给她顺顺背,见她不再挣扎,又用心力交瘁之后的疲惫身子,把她轻轻的抱起,放在角楼的房间里。

    “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拿红药水?!?br />
    话是这样说,可是他还是不敢出门,不敢留老五一个人在房间里。

    他又回转身回到了屋里,拨起座子上的电话,不管谁接听,只是直接道,“送个药箱子上来?!?br />
    然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门突然被敲响,送药箱的是郭冬云,她很关切的问,“你受伤了嘛?”

    她们都在泳池边,而全然没有注意到刚才发生的事。

    “没事?!崩詈偷肿∶?,接过药箱,没有让她进来的意思,“我自己处理,你去休息一会?!?br />
    不等郭冬云反应过来就关上了门。

    李和把药箱放在地上,用手抹抹脸,长出来了一口气。

    用药棉小心翼翼的给老五擦药水,生怕给她弄疼了。

    “带你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李和看她继续哭,心想是不是骨头哪里伤着了。

    “不要你管?!崩衔迮ぷ碜?,侧躺在墙里面。

    “不要生气了?!崩詈图鼓芘蔡谒?,心放了下来,“相信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再也不凶你?!?br />
    这是实践总结出来的教训,他李老二认熊!

    老五停止了抽噎,只是把头埋在被单里,背着李和,一句话也不肯接。

    “你好好休息吧,好好睡觉,哥哥在这里好好陪你几天,想买什么,想玩什么,都听你的?!崩詈褪肿阄薮?,不知道该怎么去哄她。

    他一句接着一句的说,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倒是像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他就听见了老五轻微的鼻息声。

    老五睡着了。

    他明白这是安稳了。

    他悄悄的退出屋子,轻轻的带上房门。

    闷头往嘴里塞一根烟,打火机就已经迎上来了,他一看居然是郭冬云,她一直都是没有走。

    “你都看见了?”李和借着烟雾,深出来一口气。

    郭冬云摇摇头,“不晓得老五哭什么,只是知道,你肯定把她恼的够狠?!?br />
    “我是没辙了??!”

    李和好想仰天长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