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琴,你家太舒服了,弄得我都不想走了,怎么办啊?!弊挎么┳爬衔宸页隼吹挠疽?,舒服的仰躺在泳池边,“打死我都没有想到你家这么阔气,你干嘛不早说??!”

    老五干嘛板着脸,不高兴都写在脸上,实在让卓婷难以理解。

    这么好的生活条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完全可以每天唱着过??!

    老五不在意的道,“你既然喜欢,以后常来就是,没人拦着你?!?br />
    既然李老二已经透漏出家里的地址,以后想必是不会再拦着她的这些同学了。

    所以此刻她倒是放心的随便应承。

    “真的啊?!弊挎眯老惨斐?,“那就这么说定了,不准蒙人!”

    “我骗你干嘛?!崩衔宄米爬罾隙蛔⒁?,又偷偷的启开了一罐子啤酒,原来的空罐子给塞到了不引人注意的椅子底下。

    “那我也可以经常来吗?”sara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了,此刻也问的迫不及待。

    ”当然可以?!崩衔寤卮鸬暮芨纱?。

    “那我们呢?”

    “是啊,我们也喜欢这里呢?!?br />
    “别忘记我们....”

    其她女孩子也紧追着问。

    “都可以,喜欢就来啊,来的越勤快,我越高兴?!倍岳衔謇此?,来一个也是来,来一群也是来,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刚好可以让她这空荡荡的宅子多一点生气!

    要不是李老二以前拦着,她早就带一帮人进来玩了。

    “谢谢,阿琴?!?br />
    “阿琴,你真好?!?br />
    女孩子们自然是欢天喜地。

    晚饭开始,李和并没有去和姑娘们凑热闹,他去了她们反而不自在,他单独在天台上摆了一桌,和郭冬云及其齐华等人小酌。

    姑娘们刚刚参加完生日宴,本来肚子就不空,再加上这里又是酒水饮料又是蔬果零食,再次吃晚餐是根本吃不下多少的,所以大多数都是紧着两口菜吃,然后就早早的放下来了筷子。

    “小潘,你们几个开车,一个个给送回家?!崩詈驼驹谔焯ㄉ铣遄排嗽略潞?,“路上注意安全?!?br />
    “知道了,李先生,你放心吧,肯定送到门口?!迸嗽略掠?。

    “那李大哥再见?!弊挎靡酪啦簧岬某遄爬詈桶谑?。

    “李大哥再见?!迸⒆佑醒а?,都对着李和告别。

    “再见,有时间过来玩?!崩詈突邮质疽?,然后冲老五道,“别傻子一样站着送送你同学?!?br />
    老五没还嘴,也没有应声,把自己的同学好姐妹一个个的送出门口,看着她们上车,倒是有点主人的样子。

    及至她看到车子远去,回到院子,瞥了一眼天台,正准备蹑手蹑脚的进到客厅的时候,却听见一声厉喝。

    “站??!”李和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头也没露,背对着楼下,道,“给我上来?!?br />
    也许是出于他的直觉,他感觉到老五进屋里了。

    老五紧张的缩缩脖子,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户外的楼梯上了天台。

    “那李先生,我们就先走了?!惫扑淙灰丫敖饬死詈秃芏?,但是眼前,她也不准备插手人家的家事。

    “忙你们的去吧?!崩詈偷愕阃?。

    郭冬云走了,齐华等人也不好再不知趣的留着,也赶忙拿着未喝完的啤酒下楼去了,经过老五身边的时候,还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有个有钱的哥哥固然令人羡慕,可是李和这种哥哥,那还是算了吧,古板的很,通?;构讨吹目膳?。

    他们自己都想不明白,和李和朝夕相处也看不明白,哪怕是人到中年,可是怎么会有老年人的脾气?

    偶尔老成的让人钦佩,偶尔幼稚的像个老小孩,让人哭笑不得。

    老五站在李和跟前,一声不吭,安静的很,不敢再昂着头,现在是头低的很。

    只因为李老二喝酒了。

    她是会察言观色的,还是低调一点好,省的自讨没趣,喝完酒的李老二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

    兄妹俩就这样在那沉默着,没有一个肯先开口。

    李和只是一个劲的在那喝酒,不时的看看遥远的天际线,或者透过院子的喷泉看那美的令人心醉的夕阳。

    老五站的有点无聊,用手指不停的捻着衣角,再偷偷的瞄一眼李老二。

    大概等了有半刻钟,她等的实在累了,“你找我有事?”

    她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她向来不是有耐心的人。

    “我是你什么人?”李和头都没有回,一嗓子灌进半罐子啤酒。

    老五愣了愣,不明白李老二这话里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答道,“你是我哥啊?!?br />
    李和冷哼道,“你一知道我是你哥,从见到你到现在,你有喊过一声吗?”

    “??!”老五懵了,这个有必要吗?

    这是啤酒罐脑子里了?

    这么点小细节你也抓着不放?

    没直呼你李老二已经是够客气了,你还要闹哪样?

    得寸进尺??!

    忍!

    她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怎么?不服气?”李和把啤酒罐捏的啪啪响。

    “没有,你说什么都听你的!”

    老五的手指把衣角绞的紧紧的。

    再忍!

    “怎么你这么什么语气?想冲我吼还是怎么的?”李和立马显出来嗓门。

    “没有,我就在站着呢,我又没惹你?!崩衔迓牡奈?。

    “是,你没惹我,见个面就跟不认识我似得,现在还跟我摆这个脸,我欠你的?”

    啪嗒一声。

    啤酒罐子被李和甩在地上,

    “你到底要怎么样??!”

    突然间老五吼了出来!无需再忍!

    只是那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她只是为了不让李老二得意,憋着不让下来。

    “我还没委屈呢,你委屈上了!”李和腾的一下子站起身,算是被激起了火气,直勾勾的看着她。

    “那我死给你看看行不行??!”老五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了,唰唰的下来,泪珠子顺着脸,一直到衬衫,“这样你满意了吧!”

    “你倒是骨气,我不吃你这一套!”李和气急,想不到这丫头都会威胁他了。

    “我如你意!”陡然间,一步并作两步,毫不犹豫的从阳台上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