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一起走吧?!崩詈椭缸磐T诿趴诘乃牧境档?,“大家上车吧,挤挤能坐得下?!?br />
    在老五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姑娘们纷纷坐到了车上,连不情愿去的都被强行拉上了车。

    廖倩倩看着同学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上车,晃晃廖文良的胳膊。

    廖文良宠溺的道,“那就去吧,不要太过麻烦李先生。你不要上那辆车了,我让司机开车,你喊两个同学下来,坐我们家的车,李先生的车也不宽裕?!?br />
    “好的?!绷钨毁桓咝说暮?,兴冲冲地跑到后面的车上喊了几个相好的同学下来。

    “要不这样吧,廖先生,你也跟着一起去吧?!崩詈鸵沧龀隼囱?,“到时候可以带她回来,这样你也放心?!?br />
    “多谢,不了?!绷挝牧妓淙挥行呐式焕詈?,可是也不愿意掉身价,“我让司机跟着就行了,到时候也不麻烦李先生,跟着司机回来就可以?!?br />
    “那后会有期,廖先生?!崩詈屯挝牧几姹?。

    上车后,朝着老五的武吉知马住处行去。

    武吉知马是位于新加坡主岛中心附近的一座丘陵,海拔163.63米,为新加坡的最高点,同时也是新加坡最大的原始森林?;で?,这里的树木品种之多甚至超过了整个北美洲。

    这里几乎没有政府租屋,甚至连公寓都很少得见,基本都是排屋和别墅,房屋密度非常低。

    一向是新加坡名人富豪喜欢居住的地区,因为这里不仅环境清幽,离乌节路黄金购物地带和市区也只有几分钟车程。

    更重要的是,武吉知马住宅区拥有多所知名学校如南洋女子中学、新加坡女子学校、美以美女校、华侨中学、国家初级学院,以及国际学校如新加坡韩国学校等。

    这里几乎没有政府租屋,甚至连公寓都很少得见,基本都是排屋和别墅,房屋密度非常低。茂密的森林覆盖的到处都是,有看不见底的深沟,沿路看见的大树有的甚至望不到头。

    车子很快就到了老五所住的别墅群,这里是李和以郭冬云的名义花了120万美金买下来的。

    “哇,好漂亮的房子!”

    “真的好大??!”

    “有游泳池哎,好像在里面游泳....”

    “.....”

    一进别墅,女孩子们兴奋了,七嘴八舌的,互相也不知道谁听谁说话好了。

    “阿琴,你好不够仗义,难怪一直不愿意带我们来你家?!弊挎么钭爬衔宓募绨?,非常的不乐意。

    “是啊,阿琴,你从来没说过你家怎么样???”sara也是惊呆了,这么大的别墅,还有这么大泳池,这得多少钱??!

    从保姆到保镖都是一应俱全,真是舒服的没话说。

    老五看到李和不在,才敢冷哼道,“谁住谁知道,冷清清的有什么意思?!?br />
    是啊,宅子再大,又怎么样?

    还不是一个人???

    一个人住的下吗?

    没有父母,没有家人,她一个人是够无聊的。

    更重要的是,她口袋里不富裕,随便找一个家里的佣人或者保镖都比她够有钱!

    她宁愿李老二给她住狗窝而不至于亏待她的腰包!

    实在是表面风光,内心彷徨!

    心里有多苦,大概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李和从楼上换了衣服下来,对着老五板着脸道,“在那傻站着干嘛,还不带同学四处参观一下。冰箱里有酒,有饮料,大家随意?!?br />
    为了?;だ衔宓乃矫芎桶踩?,在他的要求下,这里的住处一直都是对外严格保密的,所以女保镖潘月月等人也都是严格执行李和的要求,不管老五再怎么撒娇打滚,都是不可能带外人进来的。

    “走啊?!?br />
    “看看啊...”

    女孩子们推着老五,在别墅里到处溜达。

    “李先生?!贝⒆用亲咄?,潘月月站到了李和的跟前。

    “很不错,谢谢你?!崩詈图虻パ始妇浜?,从齐华手里接过一沓子红包,首先交给潘月月一个,然后从佣人开始挨个发了一个,笑着道,“大家辛苦,恭喜发财?!?br />
    “李先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br />
    “谢谢李先生?!?br />
    “李先生,不辛苦?!?br />
    “....”

    大家接过红包,不好意思当面掏钱,可是摸摸厚度,也足以让所有人高兴的手足无措。

    所以一时间,英语,马来语,闽南话在客厅里回荡。

    “好了,大家各忙各的去吧?!惫菩ψ懦前诎谑?。

    大家一躬身有次序的离开,发工资的正主来这,自然要卖命表现,其中一顿大餐是少不了的,何况家里还来了这么多的客人,自然要去好好准备一番。

    郭冬云看着揉着脑门子的李和道,“你会不会对她管的太严格,我觉得她现在懂事不少,何况,女孩子失了活泼,并不是好事。

    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倒是喜欢她比喜欢李冰的多,李冰像你,太过老气,身上好像背负着压力一样在前向。阿琴呢,只是天真灿烂,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br />
    “你这意思是说她这性格我还得表扬她了?”李和自然不认同郭冬云这话,活泼得有度??!“你知道不知道她在香港玩机车摔断了胳膊!”

    郭冬云很不在意的道,“我当然知道,只是那次的错处不在她。各人有各人的性格,你没有必要强行让她随着你性格来,如果她像你,那就不是她了?!?br />
    “谢谢你好意,我晓得怎么做?!崩詈鸵皇奔湎萑肓顺聊?,良久才道,“她性格太过跳脱,要是不压着一点,那不得无法无天?!?br />
    老五把屋里的音响搬到了屋外,一时间泳池边,音乐声,跳水声,嬉笑声混合一片。

    李和拿着一罐啤酒,坐在躺椅上,看着这群潮气蓬勃的女孩子在那戏耍,相比较起来,他还是挺羡慕的,他已经没有了青春。

    再次迈入中年,不管是心里还是生理,又是不一样。

    在他的示意下,佣人们把一盘盘的瓜果零食往女孩子们那里送,不过,有一样,酒水还是限量供应。

    老五在那里拿着啤酒往肚子里咔擦直下,李和不晓得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酒量很李兆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