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哥哥明明是亚洲首富,世界排名前十的大土豪,你天天装什么穷??!

    最过分的是有事没事还会找大家借个三十五十的!

    你个亚洲首富的妹妹怎么好意思张的开口的??!

    大家虽然不是穷苦家庭,可是跟你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你跟我们瞎掺和也就算了,怎么还可以经常为了三块五块的和我们计较!

    你不觉得扎心嘛!

    女孩子们看李和同廖文良等人还在那寒暄,趁机把老五拉到了一旁。

    “你瞒的我们好苦!”韦唯凑到老五跟前,低声的埋怨。

    “我说了的啊,你们没人信的?!崩衔逡哺盼?,他说的很明白的,封面上的那个男人是她亲哥!

    sara点点头,“好像是说过的?!?br />
    “喂,那你经常装穷,这不是消遣我们嘛?!弊挎貌辉趺绰饫衔宓乃荡?。

    老五叹口气道,“哎,我哥有钱又怎么样?你们我以为我装啊,我装什么?我兜里比脸还干净,这是事实,没有必要和你们说假话?!?br />
    他李老二把她的钱控制的死死的,每个月都有定数,想多一分钱都比登天还难!

    要不是老四偷偷的赞助了她一点,她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未可知!

    再细心一想,同样都是他李老二的妹妹,咋待遇差距这么大呢?

    不过呢,她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有一点她和老四的想法一样,李老二不是她亲爹,没有义务供她上学吃喝,共享人间繁华。

    同理,李老二也没有权利来管她!

    什么都得按照他的要求来!

    这两年她学聪明了,或者是说懂事了,对于李老二,她除了顶撞一下,还真没太过分的。

    没办法,爹妈不着调,李老二要是不管她,她还真抓瞎!人心险恶,世道艰难,都是她来新加坡以后新学会的词。

    所以,眼前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李老二啰嗦她几句,她就受着呗,又不会死人!

    “怎么可能?”

    “接着骗你吧...”

    其他的女孩子不信老五的话。

    “你哥这么有钱,怎么可能不管你?”sara紧追着问。

    老五道,“我是家里最不听他话的,他怕我变坏,每个月只给我一点生活费,剩下的想多一毛钱都是不可能的?!?br />
    “真的假的啊,那是你亲哥哎,亚洲首富随便露个手指缝也跟你一辈子了?!蔽のǖ难劬锷了缸判⌒切?,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

    “当然是亲哥?!崩衔寤卮鸬暮芗岫?。

    sara看看李和,再看看老五,嘿嘿笑道,“你们俩长的挺不一样,瞧不出哪里是兄妹了?!?br />
    老五愣了愣道,“哪里不一样了?”

    韦唯接话道,“你哥长的有点仓促?!?br />
    “你哥才长的仓促呢!”虽然老五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但是仍然心有不忿,她自己说可以,但是不容别人这么说。

    “对不起,对不起?!蔽のǜ厦Π哺?,“开玩笑的呢?!?br />
    “哎,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喽,你们不要问了,我也不说了?!崩衔逡埠苁俏弈?。

    卓婷小心翼翼的道,“我刚刚使那么大力气掐你哥,他不会生气吧?”

    老五白了她一眼,气不打一处来,道,“你都好意思说,都紫了!你有意思没意思??!”

    “嘿嘿...”卓婷尴尬的笑道,“那不是他欺侮你嘛,谁能晓得他是你哥啊,要不然我也不能下这手啊?!?br />
    老五摆摆手,“算了吧,甭再提,懒得和你说话,不分青红皂白的?!?br />
    卓婷道,“要不给介绍一下呗?”

    “介绍什么?”老五好奇。

    卓婷一下子兜住老五胳膊,笑着道,“介绍你哥啊?!?br />
    “刚才不是认识了吗?”老五不乐意道,“你瞧,就长那样?!?br />
    “我们也跟着沾沾才气啊,从来还没见识过你哥这么有钱的人,给个机会呗?”卓婷不依不挠的坚持着。

    “算了吧你!”老五脸上镇定,其实心有得意,原来李老二也有值得她骄傲的地方!“廖倩倩爸爸还不够有钱??!”

    廖文良身为裕廊集团董事会主席自然是身价不菲。

    “那也不能和你哥比??!”卓婷说的时候还看了一眼站在廖文良旁边的廖倩倩,心里有点发急。

    老五嫌弃她烦,咬牙没松口。

    这本廖文良听到亚洲首富四个字,再结合李和这个名字,心里猛地一惊,不自觉的望向了郭冬云。

    郭冬云笑着道,“刚才那个小姑娘说的没错,这位正是中国再生资源集团李和先生?!?br />
    “香港远大投资集团那个?”廖文良首先想到的就是沈道如管理的这家集团公司,毕竟名气太大了!他得到郭冬云的确认后又急忙的伸出手道,“幸会,幸会,真是久闻大名,想不到会在这里认识你?!?br />
    “廖先生太客气了,只是大家抬爱,虚名而已?!弊源悠毓庋侵奘赘坏牡匚缓?,李和早就习惯了这种热情,也慢慢学会了应付。

    “李先生,相请不如偶遇,今晚就务必赏光?!绷挝牧佳肜詈徒?。

    “抱歉?!崩詈椭缸呕乖诓辉洞ν沁催丛睦衔宓?,“这丫头我好长时间没见着了,太过淘气,我还得先带回去,审问几句?!?br />
    “了解,不过李先生不必太过苛责,女孩子嘛,自然可以娇贵一点?!崩詈筒焕忠?,廖文良不好再多说。

    李和冲着齐华使了个眼色,待廖文良接过名片,才笑着道,“这是我的名片,廖先生下次要是聚餐,可是千万不能把我给忘记了?!?br />
    这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送人名片。

    “一定,一定?!绷挝牧枷膊蛔允?。

    李和笑笑,冲着老五喊道,“走了,还在那傻杵着干嘛,等我请啊?!?br />
    老五对着一群同学吐吐舌头,心不甘情不愿的站到了李和的跟前。

    李和却是对着她的同学好姐妹和颜悦色,“大家这么关照我妹妹,要是不嫌弃,欢迎到我们家玩?!?br />
    “好啊?!钡谝桓鋈攘一赜Φ氖亲挎?,全然忘记了刚才把李和掐的有多狠了。

    “谢谢,谢谢?!蔽の?,sara等小姑娘虽然答应的不是很干脆,可是好歹也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