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了邱德拔的午餐宴请,李和同着林绍良一起出了邱家。

    他在新加坡除了参加一些会议,偶尔也出去转转。

    新加坡那么小,还没有海淀大,各种肤色的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这里除了干净,还是干净。

    到处绿树成荫,常年花草繁盛。甚至高层建筑也有很多垂直绿化,即便是冰冷死板的水泥建筑也因鲜活的绿化有了生机。

    “回去得提醒下吴淑屏,咱们要做城市运营商,就得按照这个版本来?!崩詈桶炎约旱挠∠笊畹牡胤蕉既闷牖灰患窍吕?,“我要是忘记和她说了,你就去和她说?!?br />
    陆家嘴的建设他也是有意让吴淑屏参照了新加坡,可是现在一对比,在细节上的差距就出来了。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我会按照你的意思和吴总说?!逼牖堑酶觳卜⑺?,李和随时都会跳出天马行空的的想法,不管是靠谱,还是不靠谱,他都认真的记下来,这一路他的笔和小本子就没放下来过,可是也不敢抱屈,想干他这活的人,还在排着队呢!

    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没这机会!

    中国访问团结束在新加坡行程的时候,李和陪同送行,不过却是没有回去,他还得看看他家那个令人头疼的丫头去。

    其实他心里想着的很简单,只要安安稳稳的不闹腾,品行私德没有大问题,他也就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一次是郭冬云开车,他坐在副驾上一同前往南洋女中,老五上学的地方。

    同莱佛士书院中学、莱佛士女中、莱佛士初院这三所新加坡顶尖高中比起来,南洋女中只是一所极其普通的高中。

    但是却是适合老五的地方。

    李和当初是一心要把老五送到新加坡最好的高中,只是经过郭冬云的提醒,他脑子才没有继续发热,而改了初衷。

    老五同老四不一样,那成绩在那摆着呢,进了精英学校,除了掉队尾就是伤自尊,其实没有多大的必要。

    他来时特意挑的是放学的时候,以免耽误她上课。

    可是他在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学生一群接一群的过去,他挨个看过去,仔细的一个个瞅过去。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蜂拥而出之后,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学生进进出出,也没有找见老五的影子。

    郭冬云道,“你别着急,我进去看看吧?!?br />
    李和没反对,只是点点头。

    郭冬云进去没多久之后,又重新从里面出来,一脸无奈的朝着李和摇摇头。

    “没找到?”李和的眉毛拧在一起。

    郭冬云道,“没有,大概是早就走了,可能我们没注意?!?br />
    “怎么可能没注意?”李和不信,亲妹子当他面过去,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你等下吧,我给小潘打个电话,看看接送回去没有?!惫铺统龅缁?,给女保镖打了电话,接通之后简单了提点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怎么样?”李和急忙问。

    郭冬云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道,“听说在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会?!?br />
    “这是早退?”李和没好气的道,“这熊玩意成绩还好意思参加什么同学会?”

    “参加同学的生日会很正常啊,她是大姑娘了,总需要自己的交际的圈子的,要是不参加不就没朋友了?我们以前就是这么过来的,谁没有几个相好的姐妹了?!惫评斫獠涣死詈偷乃嘉?。

    李和冷哼道,“她可是来学习的,当然要学习为重,同学会有什么打紧的?没出息的人才会玩这种社会的花招?!?br />
    “哎?!惫朴锌嗄蜒?,这可是连她都捎带骂上了。

    “走吧,问清楚地址找过去?!崩詈途吨毕壬狭顺?。

    还是郭冬云继续开车。

    车子最后在一栋独栋小洋楼门口停下,李和站在外面还能听见里面吵闹的音响的声音,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看来她结交的同学都挺有钱嘛?!?br />
    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房屋自然是异常紧张,能住在这样的独栋小洋楼里绝对是富豪了。

    郭冬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裕廊集团董事会主席廖文良的住处?!?br />
    “裕廊集团?!崩詈兔飨砸晃匏?。

    郭冬云解释道,“裕廊集团是新加坡贸工部下属的官方机构,是新加坡最大的工业地产发展商。苏州工业园区你应该知道吧,内地和新加坡在年初刚刚签署《关于合作开发建设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书》,而参与建设的就是新加坡裕廊集团?!?br />
    “原来是他们家?!崩詈途饷匆唤馐?,倒是稍微了解了一点。

    “我去敲门?”董浩试探着问道。

    郭冬云道,“这样直接找上门会不会很不礼貌,毕竟主人家是好意,咱们这样的阵仗很不道理的。而且丫头当着同学的面,会不会太难看?要不等她们结束?一般有家长在,都不会让她们酗酒,会结束的比较早,这个你可以放心?!?br />
    “好吧,先放过她一马,我们去找个地方歇着?!崩詈椭沼诒还频阈?,是啊,这个丫头大了,要自尊了,要脸面了,他不能当着她同学的面去落她的脸,还是等一会最好。

    他就在路边开放式的休闲茶座要了一瓶啤酒,大概是因为心情烦躁,加上天气过热,一瓶接着一瓶。

    等到喝的有点懵,他就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假寐。

    突然,他听不见了小洋楼里的音乐。

    “是不要要结束了?”

    郭冬云朝着小洋楼那边张望了一下,然后才笑着道,“是的?!?br />
    “走吧?!崩詈徒庸牖拿聿亮艘话蚜?,站起身朝着洋楼的门口走过去。

    他依靠在车身上,还没来得及抽上一口烟,就听见了大铁门哗啦的响动声,继而一群十五六个女孩子,交头接耳,热热闹闹,唧唧喳喳的从里面出来。

    “我告诉你们,论喝酒你们都不行,我一个人能喝趴你们!”

    嗓门最大的是老五,她没有走寻常路,一边倒退,一边朝着她面前的同学们嚷嚷。

    “那我们来继续嚯酒?!?br />
    “啊?!闭馀ㄖ氐南缫舭汛τ谛朔茏刺睦衔逑诺没攴善巧?,及至想转回头的时候,差点撞到身后的人,好不容易挪过脑袋,四目相对。

    却是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自己刚才撞到的是李老二!

    一时间,兄妹俩红扑扑的脸迎在了一起,相顾无言。

    “你怎么来了?!崩衔迮呐牧?,好不容易才结结巴巴的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她已经坐了半个月的乖宝宝,每天放学就直接回家,休息日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为了认真应付李老二的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