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的细节内容,需要潘友林率领团队来印尼与林绍良的团队详谈,反正两位大佬已经给圈出来了框,画出来了线,融洽也好,扯皮也好,都是小弟们自己的事情了。

    最后一站是新加坡,李和在林绍良的介绍下,亲自拜会了新加坡的现任首富邱德拔。

    邱德拔出生于马来西亚,产业也在马来西亚,但是却是新加坡国籍。

    他是马来西亚最大银行马来亚银行的创办人,是英国上市银行渣打银行的最大个人股东,还是驰名东南亚的酒店业巨子,郭糖王也有非常多的酒店产业,可也只能称为糖王,而一直坐不上酒店大王的位置,就是因为有这个人的存在。

    在东南亚,能称得上酒店大王的只有邱德拔。

    他最为人所知的事件就是入股渣打银行。

    在1986年当英国的劳埃德银行欲敌意收购渣打银行时,邱德拔和香港的包玉刚、澳大利亚的罗伯特.侯姆共同联手,在最后几天以13亿英镑的出价击败劳埃德银行,获得渣打银行37%的股份,并因此成为渣打银行最大个人股东。

    听说这句话这件事以后,李老二肠子都悔青了!

    因为他当时所有的资金都用在日元股指期货上,根本拿不出多少钱来,想掺和都没有机会。

    当然,他恼恨归恼恨,即使是有钱,他也不一定有这个机会,这一点他的心里很清楚。

    没有包玉刚这种爵士头衔,没有邱德拔这种影响力,英国政府也不会给他的资金放行,有钱都没用!

    只有眼前,凭着郭冬云在英国的影响力,他才敢小心翼翼的在英国试水!

    所以,有时候名气和所谓地位这种东西,千万不能小瞧!

    “李先生,幸会?!鼻竦掳纹呤嗨甑母吡?,亲自迎在自家庄园的门口。

    “邱先生,能拜会到你是我的荣幸?!崩詈退档暮苁浅驴?,“你的传奇我可是知道的,对你一直仰慕?!?br />
    “不敢当啊?!鼻竦掳喂笮?,“李先生只用了十几间的时间积攒百亿美金的身家,我在你这个年纪还在在华侨银行担任文员,到四十岁才东拼西凑借了百十万美金创立了马来亚银行,虽然有点成绩,可是如今也不及你一半,实在是汗颜?!?br />
    旁边的人都是他的亲朋好友及其子女,他们都了解邱德拔,能让他亲自出来迎接的人已经是不得了了,所以都抱着好奇心亲自出来看一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人居然还得到他这样的称赞!

    而且什么叫不及一半?

    这是谦虚?可是谦虚的有点过分了吧!

    在东南亚能赶上邱德拔身家的可没有几个!

    更别说超过他一半的了!

    所以大家的好奇心更盛了,大姑娘小媳妇都齐刷刷的朝着李和看。

    李和道,“邱先生,你这是折煞我了?!?br />
    对方的闽南口音很重,李和必须借助林绍良的偶尔提点才能完全明白过来。

    “大家也都别客气了,光在门口站着算什么事情?!绷稚芰汲雒娲蚱普舛说暮?。

    “请进?!鼻竦掳尾嗌砣寐?,迎着李和同林绍良一同进入会客厅。

    没有人坐在主位上,都是分别坐在两侧。

    邱德拔见家里人都围在这里,眉头一皱道,“你们可能都不认识吧,平常让你们读书看报,你们都不仔细,这是这是中国再生资源集团主席李和先生?!?br />
    “远大投资集团!”

    有人脱口而出。

    中国再生资源集团什么的,他们压根没听过,他们认识

    “原来是他,我都没有?!?br />
    “亚洲首富这么年轻??!这有三十岁吗?”

    “报纸上我都不敢认?!?br />
    “....”

    许多人都是带着诧异和震惊。

    碍于邱德拔的威严,没有人敢大声嚷嚷,可也避免不了窃窃私语。

    “好了,人你们也认识了,该忙自己的就去忙吧?!鼻竦掳魏苁遣桓咝?。

    “以后还请各位多关照?!崩詈驼酒鹕沓排员叩娜斯肮笆?。

    旁边的人也拱手回礼,然后慢慢的出了客厅,一时间只剩下李和陪着两个老头子。

    “李先生,请喝茶?!鼻竦掳蜗榷似鸩璞?。

    “请?!崩詈退淙欢院觳璨辉趺锤忻?,可是这次喝起来却是感觉不一样,茶中透出如薄荷、铃兰的芳香,滋味醇厚,虽较苦涩,但回味甘甜,因此他赞不绝口的道,“好茶!连这股涩味都是恰当好处?!?br />
    “斯里兰卡乌伐红茶,邱先生从来都不轻易拿出来待客的?!绷稚芰及巡璞畔潞蟮?,“我今天也是沾李先生的光,要是平时我可难得喝这么好的茶?!?br />
    邱德拔故作生气的道,“这么说可就没良心了,那次给你差的茶叶喝了?何况,即使是家里好茶也不少,有必要在乎我这点存货吗?”

    全世界有茶树的地方极多,唯有好茶难求,他们这种人,东西不求多,只求精,寻得一味好茶,是爱茶人渴望的。

    林绍良笑着道,“不跟你开玩笑了,这次带李先生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br />
    “哦?”一听到正经事,邱德拔的身子一正,认真倾听。

    林绍良道,“李先生想收购你手里的渣打银行的股份?!?br />
    “原来是这个?!鼻竦赂獯沃苯友隹吭谝巫由?,沉吟了一下,笑着对李和道,“李先生,这个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暂时可能没有这个打算?!?br />
    “邱先生,如果你什么时候准备出售,请提前知会一声,我一定是出最高价的那一个!”李和无所谓失望不失望,他本来就没有抱多大的期望。

    如果对方真的愿意出售,那是更好,绝对有助于通商银行和达美银行走向更广阔的全球市场。

    邱德拔道,“谢谢李先生的理解,年龄大了,总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就怕子孙后代不争气,有多少现金不够败,总归要留点像样的产业,将来有点红利出息,不至于他们饿死街头?!?br />
    “邱先生说笑了?!?br />
    既然对方已经明确态度,李和就不再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