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可以称之为华裔或者华侨,虽然拿着东南亚各个国家,例如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国籍,他们或许不认可他们是中国人,但是他们没法子否认他们是华族!

    身上流淌着的是中华血统!

    他们是货真价值的中华男儿!

    他们不管走到哪里,他们在没有亮明身份和护照的那一刻,外国人见他们的第一面大部分都以为他们来自中国!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他们低调,他们隐忍,他们偏居一隅,但是他们却富甲一方!

    他们之所以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离不开他们骨子里,来自父母祖辈关于中华文化,闽南习俗,客家传统的滋养!

    真正在海外自力更生开枝散叶的秘诀,恐怕还得归功于艰苦朴素、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

    要不然执掌东南亚经济牛耳的不是泰族、印度斯坦族、京族、缅甸族,也不是马来族、达雅克族,而是华族!

    李和的话,是在他们心坎上的!

    他们能吃苦只为与天争命,从来不肯后退一步!

    进一步多难啊,凭什么退??!

    “你倒是会煽动人心!”梅原末治看到旁边的人眼神不善,也明白李和的话起了作用,他阴沉沉的道,“你我后会有期!”

    头也不回的带着身边的人走了。

    “梅原先生,我们是会再见的!”

    李和朝着对方的背影喊道,直到看不见人,才不屑的露出一丝冷笑。

    “李先生,你我干了这一杯!”黄惠忠作为这场宴会的主办人,一直站在李和的身边,他杯子里的酒一点未动,此刻却很难得的同李和举起来杯子。

    “谢谢?!崩詈秃鹊貌簧?,此刻举杯子也只是敢浅尝辄止,“搅了黄先生宴会的氛围,真是不好意思?!?br />
    “哪里,哪里。李先生是性情中人,大家都理解?!被苹葜颐挥写永詈土成峡吹讲缓靡馑嫉谋砬?,要是其他人,他就直接甩脸子了,甚至给撵出去,在宴会上闹事,这不存心不给他面子吗?

    把他的客人给气跑了,这像什么话?

    可惜对方是财大气粗的亚洲首富,既然给了台阶,他只能顺着下,没有道理紧抓着不放!

    “谢谢黄先生宽宏大量?!崩詈途俦?,面子是互相给的。

    “客气?!被苹葜液苈饫詈偷奶?,毕竟这是亚洲首富当众在他摆出低姿态,已经够可以了,随即笑着道,“看来李先生对马来西亚的化工项目真的很感兴趣?!?br />
    “不?!崩詈鸵∫⊥?,“我可不懂化工?!?br />
    “那李先生的意思?”黄惠忠不解,周边的人也同样不明白,都是一脸的疑惑,你对化工项目不感冒,你来凑这个热闹干嘛?

    不是胡闹嘛!

    李和毫无顾忌的道,“只要日苯人感兴趣的事情,我就都感兴趣,赚钱赔钱什么的,我最是无所谓了!”

    什么?

    旁边的人以为自己听岔了!

    什么叫赔钱赚钱无所谓?

    要是一直这么做生意,你这亚洲首富是怎么当上的?

    大风刮来的?

    敢情你参与这个项目只是为了怄气??!

    你亚洲首富,你有钱,可也不能这么任性??!

    这不是拿钱砸水里玩吗?

    拿五亿美金只是为了赌口气,这有必要吗?

    “李先生果然阔气?!被苹葜铱扌Σ坏?,他也搞不清楚李和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做生意是置气的事情吗?

    李和笑着道,“我这人就是这脾气,谁让我不快活一阵子,我就让谁不快活一辈子?!?br />
    说的情真意切,句句发自肺腑。

    “李先生快意恩仇,实在是我辈楷模!”说话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

    李和朝着他笑笑,这个人他大概有印象,马来西亚国家石油的一个副总。

    宴会之后,亚洲首富与日苯藤田集团的冲突终于上了报纸,成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李和有一句话是对的,他同梅原末治很快再次见面,不过却是在中石化同马来西亚的化工项目的签约仪式上。

    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印尼富豪彭云鹏的巴里多集团、中石化携手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英国bp公司共同建设年产50万吨的聚乙烯工厂!

    中石化总经理王涛作为授权的签约代表,高兴异常的与马来西亚石油公司的总经理一同出现在主席台上,在中马领导人的见证下签了合约框架。

    梅原末治看着得意洋洋的李和,眼睛都能喷出火来,他也想开出更多的价格或者比李和更好的条件来,可是已经力不从心!

    要是有十几亿的流动现金在手里,怎么可能这么窝囊!

    这一切都是李和害的!

    签约结束以后,李和一个人走过去,把手叠在胸前,笑着道,“梅原先生的精神头还是这么好,实在是可喜可贺!”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当着这么多人和媒体面前,梅原末治不好喧哗过重,只能拼命压抑着胸口的怒气。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甘心的,煮熟的鸭子怎么就这么飞了!

    他也非常的恼恨马来西亚政府不讲信誉,这可是日苯和马来西亚领导人共同定下来的??!

    怎么说变就能变呢?

    难道为了钱连脸都可以不要吗?

    “有志气是好事,关键就要看看有没有这么个能耐了?!崩詈托π?,然后又把手背起来,出了会场。

    1994年,APEC第二次非正式首脑会议在印尼的茂物举行,会上确定了在亚太地区实现贸易和投资子自由化的总目标,并规定了发达国家不迟于2010年,发展中国家不迟于2020年的时间表。

    李和全程只有旁观的资格。

    但是也够感觉到奇妙,他自己到想不到会有能耐见证一个时代!

    作为投桃报李,他巴里多集团的彭云鹏签订了在苏门答腊兴建纸桨工厂的协议,投资额估计达15亿美元。

    当然,也有政治上的考虑,起码创造了中国在印尼投资的记录,中印双方的关系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同时,私下里,他又同林绍良协商,口头达成了通商金融集团与林绍良旗下的中央亚细亚银行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