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原先生,近来可好?”李和主动朝着梅原末治伸出手,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

    “本来是极好,可惜看到你?!蓖堑谝淮?,梅原末治开始展现了自己情绪化的一面,对李和的厌恶没有了丝毫遮掩,他连虚伪的场面都不愿意应付了!

    他终于由衷的感觉到,原来痛恨一个人可以这么直接!

    非常的畅快。

    “梅原先生,你这话非常有损你我之间的友谊??!”

    李和想不出这老头子为啥突然间换套路了?

    上来就是硬碰硬,整得他有点跟不上节奏。

    说好的谦虚有礼呢?

    “你我之间是没有友谊的!这个!你的!明白的!”梅原末治冷哼一声道,“不是你死啦死啦,就是我死啦死啦地!”

    “看来梅原先生还得多学习,学习,这个成语叫你死我活!”他李老二还是那么的好为人师!

    “多谢!”梅原脸一阵抽搐,想不到都是这会了,李和还有心情和他扯这些没用的东西!

    你要跟我作对,那就索性光明正大一点,如此的东拉西扯,有何用处!

    “不用谢,梅原先生。

    你很令我失望!

    很让我痛心!

    作为前辈,我一直对你尊敬有加!希望能向你多学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李和故意在宴会上抬高了声调。

    周边正在推杯换盏的众人,本来就密切关注新任亚洲首富在场上的一言一语,等到合适时机就上前攀谈一番,混个脸熟,此时听到他的言语,当然把目光转向了他这边,继而慢慢的围过来。

    其他人看到这边的动静,虽然是不明白什么状况,可是作为吃瓜群众的天性,也跟着凑了过来,以李和同梅原末治为中心,人越来越多!

    “你处处和我作对!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的友谊可言!”看着周围聚过来的人,梅原末治不愿意落了下风,也慢慢的抬高了嗓门,“狭路相逢勇者胜,你我必须有一个高下?!?br />
    “你的良心大大滴坏啦,怎么能这么说我!不谈中日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就凭你我初次见面一见如故,你就不该这么对待我??!”李和痛心疾首的道,“哪怕你我因为商业之争而产生间隙,害得你损失上十亿美金!

    可是我敢摸着良心说,我没有一件事是不道德的,没有一件事情是不合法的,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是与你展开公平竞争的!

    我本以为我这样做,会得到你的敬重,可你眼前这态度,实在令我伤心!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对我!”

    李和说的有声有色,不但表演的自己信了,连旁观者都听得频频点头,这日苯人也太不像样了??!

    而且他们貌似听到了一个重大消息,藤田家族什么时候与亚洲首富有了冲突?

    又什么时候亏损了上十亿美金?

    这够格上明天的新闻头条了!

    “软银集团!”这个时候,中文水平高的,已经先明白过来了!

    软银集团与藤田集团的股权之争才刚刚落幕!

    孙软银在与藤田集团在泰利森的股权争夺上耗干了藤田集团的流动现金,然后立马又一个回马枪杀向了藤田集团一手掌控的藤田化学,藤田集团又是仓促间迎战,两下相加,不但导致藤田集团现金流动性不足,更是产生了巨额的负债!

    可谓是损失惨重!

    而日苯软银集团正是隶属于香港远大投资集团,孙软银本人更是对潘友林和沈道如等人俯首帖耳。

    “远大投资集团正是属于李和先生旗下!”

    一片惊呼中,又有人快速的反应过来!

    要不是南华早报最先报道出来,场上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子联想出梅原末治同亚洲首富之间的过节!

    他们看着李和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他娘的差点整的人家百年老店关门歇业,你说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人家没拿刀子当场砍你已经是很客气了!

    你堂堂一个亚洲首富要点脸行不,别装委屈??!

    要委屈的应该是你对面的那个瘦弱的,风烛残年的老人才对!

    有聪明的人,想法立刻就不一样了!

    藤田化学的相关股票不能再留!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还是有多远跑多远最好,自己这么做不算,还是得赶紧去打个电话通知亲朋好友知己最要紧!

    所以此刻,他们都一个个顾不得李和同梅原继续说什么,有人默默的从场中退出,还没出大门就急吼吼的掏出来了电话。

    酒店的门口此起彼伏的电话声,比宴会厅还要热闹许多!

    “你!”梅原末治气得差点飚出一口源自1925年的老血!“你龌蹉,卑鄙,无耻!下作!”

    打死他都想不到,一向视礼节如无物的李和居然会在礼节上指责他!

    而且还是当众指责!

    你他娘的不怕站的高闪了腰!

    人脸皮不能厚到这个程度??!

    旁边的人听到梅原末治的话,本想赞同的点点头,可是再看看李和的脸色,立马就很识相的变作面无表情,想赞同而又不敢,想哭而又不是适合哭的场景!

    那么他们只能捡着软柿子瞅,看着一副倒霉样子的梅原末治,却突然产生了幸灾乐祸的兴致!

    死道友不死贫道!

    活该你倒霉喽!

    谁让你没事招惹什么亚洲首富!

    什么?

    你没错!

    也别装憋屈!

    苍蝇不叮无缝蛋,无蜜不招彩蝶蜂,人家首富也没跟咱们过不去啊,你既然招李老板不喜欢了,肯定就是你的问题了!

    别瞪眼,别愤怒啊,没什么卵用!

    因为你没瞧见,和颜悦色的李老板对着我们还不是客客气气的嘛!

    李闭着眼睛,好半会才睁开,痛苦的道,“梅原先生,如果你非要执意如此,我李某人也不是软柿子,那么好捏,只有奉陪到底了!你尽管划下道来,我都接着,虽然我实在不怎么情愿!”

    突然,眼神一厉,凛然道,“我中华男儿誓死不退!”

    是了!

    中华男儿誓死不退!

    在场的人心头一凛。

    李和说出来了他们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