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会通知老沈?!倍频愕阃?。

    “那就好,不对?!崩詈屯蝗桓芯跄睦锊欢跃?,“齐华呢?”

    怎么秘书的活让保镖给做了?

    董浩道,“他早上带着资料跟着郭小姐走了,然后怕耽误重要消息,就把手机临时交给我?!?br />
    “郭小姐手底下可不缺少人,他凑什么热闹?!崩詈途醯闷牖喙芟惺?。

    董浩道,“你说过的,重要资料不能随便让人经手?!?br />
    “郭小姐不是......”李和想说她不是外人,因此证明她是值得信任的人,但是一想到她老子郭糖王,话语陡然戛然而止。

    李舒白的事情已经给了他教训,凡是没有经过时间证明的东西,都显得那么不可靠。

    他突然发现,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疑了?

    可是面对这些东南亚大富豪,他不得不多长个心眼!

    人家能做到这种地步,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可不是靠慈眉善目,以德服人得来的。

    商业史同样是一部战争血泪史。

    董浩明了李和的意思,不再多解释,只是继而道,“汤立文的事情解决好了,已经回到香港了?!?br />
    李和问,“汤师傅来电话了?”

    董浩道,“没有,也是沈道如说的,他同于德华、潘友林一同出面,共同给汤立文出面,除非齐有功要一心死磕,带着鱼死网破的心思,不然不敢再造次?!?br />
    对于这三位的声势,他很清楚,甚至有时候比李和都感受的深,三个人一同出面,是非同小可的。

    齐有功不但不应该埋怨和怨恨,反而应该自得,因为在目前的香港来说,还没有任何场面是需要这三位大佬同时出面的!

    而他齐有功就有资格或者有力量需要这三位大佬一同对他做出正视!对手的分量,衬托出来了他的地位!

    就为这个,他就该吹嘘上一整年!

    李和慢慢悠悠的道,“打蛇不死三分罪,放虎归山害自家?!?br />
    董浩冒顿了一下,正准备继续问,谁知道李和已经转身上了楼。

    他有点懵,这老板怎么越来越往玄乎的道路上走呢?

    连正常的人话都不会说了??!

    他就那傻站着,这该怎么理解李和这话呢?

    这是要继续搞齐有功呢,还是只是单纯的发泄都沈道如的不满呢?

    他都不晓得怎么向沈道如传达了!

    最后眼睛一闭,牙一咬,就把李和这话说给了沈道如,至于沈道如怎么琢磨,琢磨的对错与否,就跟他不相干了!

    他只是一个保镖,还是安心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瞎操心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领导人在马来西亚的第二天,李和等人按照与五矿集团私下达成的协商,双方共同和和马来西亚GIIG控股有限公司在吉隆坡就组建合资公司签署框架协议,计划投资5亿美元,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州建设年产能33万吨的电解铝厂。

    中国和马来西亚政府领导人和工商界人士出席了签字仪式。

    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公司和五矿集团授权代表刘大良和GIIG控股有限公司沙里夫分别在合资框架协议上签字。

    李和全程在台底下,对于这样一份实质是采购协议的合作,他连眼皮子都懒得夹一下,就在那坐着,别人鼓掌,他跟着鼓掌,别人笑,他跟着傻笑。

    场面嘛,能应付就应付,太当真就未免太天真。

    会后,经贸委的王主任再次找到了李和,“原则上我们是同意,可以出面来牵线搭桥,主要就看马方的态度了?!?br />
    “谢谢?!崩詈椭鞫纳斐鍪?,这话出自真心实意,“只要能让日苯人不快活,赔钱我也认!”

    因为感动,大概说出来了真心话。

    “嗯?”王主任想不到李和这么实诚,可是他还是假装不高兴道,“中日是一衣带水的世代友好国家,中日经贸正是如火如荼,是我们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商,可不能乱说话?!?br />
    “王主任教训的是,我失言了,一定改正?!崩詈妥焐鲜钦庋?,实际上是得意的很!

    “注意下影响?!蓖踔魅位共蛔跃醯挠醚凵裢笥铱戳丝?,深怕有心人给听进去。

    李和指着董浩笑着道,“王主任,您放心吧,他是部队出生,我最看重的就是他这严实的嘴巴,打死都不会多说一个字的?!?br />
    按他的土包子的性格,起码要多找几个世界拳王、金腰带做保镖的,但是嘴上是这样说,心里其实是明白的很,拳王可以花钱请,但是董浩这样的大内高手,简直是可遇不可求。

    孰轻孰重,傻子都能分的明白。

    “这还要你说?”王主任没好气的看了李和一眼,与李和处的越熟悉,他就看着李和越不顺眼!

    你好歹有个世界首富的样子??!

    不是什么话都能乱说的!

    李和作为他们的重点关照对象,除了具体的财富数额没有准确数字,其他在国内的产业和其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他们不清楚的!

    董浩这样的时刻跟在李和身边的人,他们更加的不可能忽略,就差把董浩的祖宗八代给轮着查一遍了!

    “当然?!崩詈鸵哺派钜晕?,“马方的态度我相信明天就会给结果,晚点我会再询问一下,具体两天时间就会有结果?!?br />
    大鬼小鬼的买路钱都是他出的,就是再难缠的老鬼,他也要不计代价的给他拉一回磨!

    他就不信了,还有钱能办不了的事,特别是马来西亚这种地方!

    王主任点点头,道,“我们这边也会和马方接洽,当然,主要还是要靠你们,大家双管齐下,努力促成事情?!?br />
    “放心吧,王主任,会尽快给你消息?!奔苑狡鹕?,李和也跟着起身把他送走。

    黄惠忠在总统酒店举办宴会,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居然会有藤田化学和出光石油的人。

    李和端着酒杯,眯缝着眼睛看着梅原末治,梅原末治同样也是看着他。

    梅原末治最终还是走了过来,“李桑,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br />
    他这一次直挺挺的站着,没有鞠躬,因为他晓得,再谦恭,在李和这里都是没有丝毫意义,反而会被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