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与老四不解释是因为有这个实力,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而老五更多的是属于自我,认为自己是对的。

    卓婷不无惋惜的道,“没必要这样子嘛,大家还是不是好姐妹啊?!?br />
    她倒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老五是这么的虚荣??!

    “就因为拿你们当好姐妹,我才实话实说啊,你们不信,我也无奈啊?!崩衔逄?,表示没辙。

    sara试探着问道,“那首富她妹妹,这顿你请?”

    “好主意,好主意?!蔽のㄅ氖止恼?,“反正请少也是请,请多也是请,我再点个海鲜拼盘?”

    老五把额前的碎发往上一捋,瞪大了眼道,“瞧瞧我,我看着就这么像冤大头??!”

    卓婷道,“我倒是想做冤大头呢,可是没机会啊?!?br />
    说完还拍了拍干瘪瘪的腰包。

    “不跟你们鬼扯了,反正啊,都放着机灵一点,万一看到我哥的时候,你们赶紧通知我一下,不然我真怕被打个措手不及?!崩衔逦弈蔚囊∫⊥?,她最怕的就是李和搞突然袭击!

    所以,此刻她已经决定,这一阶段还是老老实实最好,省的给李老二发火找借口,给自己招麻烦。

    听了她的这句话,众人突然间哈哈大笑!

    这些姑娘们发现李琴太可爱了!

    喂!

    李琴你不要入戏太深好不好!

    你要是真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和我们这些人玩在一起??!

    明显不是一路人??!

    “真受不了你们?!崩衔宀荒头车牡?,“赶紧喝啊?!?br />
    “等会去打羽毛球?”sara提议道,“我好长时间没玩了?!?br />
    “好啊?!币桓龃┳爬渡榛ㄈ沟呐⒆痈胶?。

    “我没问题?!弊挎猛蚶衔?。

    老五摇摇头,“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br />
    “喂,不是这么没劲吧?”韦唯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

    “真的不去了?!崩衔搴芗峋?。

    正是紧要的关头,她可不想大意失荆州!

    李老二可是说到就到的!

    “喂,这不是你性格吧?”卓婷疑惑的很,“你急着回去干嘛?”

    “对不起啊,我急着回去吃药啊,你们玩的开心?!袄衔逅のǖ氖?,把椅靠上的背包往肩头一挎,双手往牛仔短裤口袋一插,向众人道,“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许找我,我要待在家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谁拦着我上进,我跟谁拼命?!?br />
    几个姑娘看着头也不回,逐渐走远的老五,只能面面相觑。

    “这是吃错药了啊?!弊挎梅⒊霾宦?。

    “是有点奇怪?!眘ara也跟着点头。

    她们太了解李琴的性格了!

    什么时候变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淑女了呢?

    李和在海边钓了一天鱼,虽然满心欢喜,可是海边也不敢多待,要不然皮肤晒伤不是闹着玩的。

    要是平常他无所谓,可是此刻有许多事情要出面,总不能把自己弄得不能见人。

    比如此刻,领导人到访主题演讲,他就坐在第一排,聆听两国领导人的演讲,拿着小本子和钢笔记得有模有样。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以诚为本、以和为贵、以信为先的优良传统。中国在处理国际关系时始终遵循这一价值观。中国对外政策的宗旨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李和边记录的同时还不忘记鼓掌,这是个技术活。

    坐在他旁边的林绍良还不时的往他的小本子上瞄一瞄,希望能看出点花来,例如成为亚洲首富的秘密?

    李和正襟危坐,压根就不和林绍良说话。

    会风会纪在国内重要,在国外尤其更加重要。

    下午,参加了有两国元首出席的史上规模最大的、质量最高的中马经贸合作论坛。

    总之这种以政治目的为主导的论坛,李和同其他人一样,都是纯属来打酱油的,带着耳朵听听就行。

    至于他这个亚洲首富,唯一的特殊待遇就是可以坐在前排或者坐在领导人对面,出镜率特别的高。

    借用央视的话,中国访问团拜访和参观了马来西亚的同行企业,并就相关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讨,马来西亚的农业、建筑、出口制造等诸多方面是值得中国学习的,也为新望的国际合作创造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和提供了一个最高级别的平台!

    出乎李和意料的是,第一个签订合约的居然是中国游艇俱乐部,其与马来西亚吉马钢铁有限公司就两家合作联营旅游及石化工业计划签订了协议书。

    同时,又与马来西亚马六甲可立旺工业城有限公司及新加坡大业产业有限公司,三方商议合作在马六甲共同投资成立泛太平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定了合作意向书。

    不过总得来说,都是一些小case,李和好奇归好奇,并不怎么关注。

    他最关注的还是彭云鹏,他要看彭云鹏这个印尼大亨是怎么样运用关系能触动到马来西亚政府高层。

    马来西亚的化工项目,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掺合一脚的。

    哪怕是赔本,他也要赚个吆喝!

    有钱任性!

    会后,李和图个清静,找了一处位于海边的类似于民宿的酒店,全部木头结构,热了就往海里一跳,渴了就是几罐啤酒一灌,困了往屋檐底下一趟,自然是惬意无比。

    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被人给晃醒,还没来得及发火,就在迷迷糊糊中看到董浩的手指着的两个人,站在木栈底下,笑眯眯的看着他。

    “王主任,王总,不好意思,喝的有点高?!崩詈推鹕碛?,他可以不在乎中石化的王总,可是不能拿经贸委的大领导不当回事啊。

    “李总真是会享受啊?!蓖踔魅涡ψ鸥爬詈蜕狭宋堇?。

    “没有领导日理万机,就自己赚点闲钱,怎么舒服怎么来?!崩詈徒萁庸扑凸吹拿?,顺手一擦,又丢还了回去,“王主任怎么想起来来我这?”

    服务员送过来茶,他帮着给推到了王主任和中石化的王总的跟前。

    王主任接过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在屋里左右看看,然后才慢慢悠悠的笑着道,“听说你对石化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