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市是马来西亚的柔佛州的首府,在马来半岛最南端、也是欧亚大陆最南端的城市,与邻国新加坡隔著柔佛海峡相对,有马来西亚的南方门户之称,为马来西亚的第二大城市。

    因为时间并不是太赶,所以李和这一路都是走走停停,到处看看,对于这个人口总数不满2000万的国家又是另一番的刮目相看。

    近几年,马来西亚经济发展势头良好,1993年经济增长率达到8.3%,连续第六年实现8—9%的增长速度,而通胀率仅3.6%,失业率3%,基本上是全民就业,外汇储备达194亿美元,居世界第十一位,进出口贸易总额达折合美元近1000亿美元。

    在世界各国和地区贸易额的排名由 1992年的22位升到第19位,人均国民收入3420美元,所有这些显示马进入新兴工业化国家行列为期不远。

    要是论人均,中国是怎么算怎么输!

    “人口少,资源多,最适合我这样的懒汉了,从树上随便划拉一个香蕉都不至于饿死??!”李和站在新山一片有着茂密果林的庄园里有感而发。

    郭冬云笑着道,“马来西亚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华人,基础设施完善,人民受教育水平高。这都是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梢运凳怯梢桓龅团浒嫘录悠录右桓鲂∮∧嶙槌傻墓??!?br />
    “所以说马来西亚人是有资格鄙视新加坡的?!崩詈托π?,又想起来关于这两国之间的传闻。

    两地百姓有些互看不顺眼,有些互相羡慕,有些自卑,有些自傲,简言之就是复杂的情感关系。

    郭冬云道,“对岸就是新加坡,要不要顺路去看看?”

    李和想了想,这会去了时间上会有点仓促,因此就道,“最后一站就是新加坡,等这次访问行程结束,可以多待一阶段,并不着急?!?br />
    郭冬云继续道,“黄奕聪先生派人送过来一个玉枕,说是在香港的拍卖会上拍到的,要原物归主?!?br />
    “替我谢谢他,送东西的人还没走吧?”李和愣了愣,有点出乎意料。

    郭冬云道,“没有?!?br />
    李和对齐华道,“开张支票给人家,按照拍卖价的双倍,人情我收了,可是不能让人家吃亏?!?br />
    “是?!逼牖愕阃?,转身就走。

    郭冬云道,“那沈道如那边我去打个招呼,就不用让他再继续找黄先生了?!?br />
    “谢谢?!崩詈涂醋旁洞Ρ搪痰暮K?,突然道,“我多长时间没钓鱼了?”

    “我去给你拿鱼竿?!?br />
    郭冬云嫣然一笑后转身而去。

    站的累了,李和就往前面的凉亭里躺了一会,还兴致勃勃的看了一会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拳击比赛,拳王刘易斯对战菲尔杰克逊。

    李和脑子一抽,转过头问身后的董浩,“你和刘易斯打谁会赢?”

    “啊....”董浩脸抽搐的厉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也想不到李和怎么会突然问这种脑残而又毫无悬念的问题!

    “不认识刘易斯?”李和善解人意的给董浩指着电视屏幕道,“看见没有,系红色腰带的那个?!?br />
    毕竟董浩不懂英文,他还是需要给解释一下的。

    董浩涨红脸道,“要是不跑,撑不过5秒?!?br />
    “你什么时候有这吹牛的毛病了?”李和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是我撑不过5秒.”董浩已经红的到脖子了。

    他真的有掐死李和的冲动!

    “啊....”这次是李和惊讶了,带着怀疑的神色道,“你不能这么不中用吧?”

    “各人长处不一样,他们是从小训练的专业拳手,其它不比,就是抗打击训练这一项我都不如,我一拳头砸上去,用处不大。别说是对上世界级拳王,就是省队的训练我也看过,我比不上他们?!倍粕钗豢谄?,实话实说!

    看到李和那不屑的表情,又忍不住解释道,“我是做安保的,以?;つ勘晡谝灰?,真正的实战冲突,是有枪械的,这个不惧怕任何人?!?br />
    “用枪?”李和吊儿郎当的道,“泰森来了我也能轰成渣?!?br />
    李和看到郭冬云拿着渔具过来,就站起身冲着董浩拍了拍肩膀,安慰道,“不要灰心丧气,再接再厉?!?br />
    董浩一声不吭,被李和几句话撩的一肚子委屈无处发泄!想解释又解释不清楚!憋屈的想死??!

    他真的气的想仰天大吼!

    李和这边坐在长长的栈桥上钓鱼,宁静的很。

    而海峡的对岸却是另一番景象,热闹富有人气。

    五六个女孩子坐在沙滩边上的露天海鲜餐馆门口,啤酒、饮料混着喝,大概都是十**岁的年纪,个个把笑容都荡在脸上,不时的叽叽喳喳,有说有笑。

    唯独有一个女孩子闷闷不乐。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看着那张沮丧的脸,然后道,“大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用这么扫兴吧?”

    “开心不起来啊?!闭馐且桓龃┳虐咨绦渖?,剪着一头利落短发的漂亮女孩子。

    坐在椅子上,晃着两条长长细细的小腿,显得心不在焉。

    如果李和在这里,肯定会大吃一惊,估计都不一定敢认,这就是老五。

    另外一个染着一头紫红相间头发的女孩子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一下哈,让我们大家也开心一下啊?!?br />
    “作死啊你,少取笑我?!崩衔迤呐牧四桥⒆右话驼?。

    “认真的哈,说说呗,到底有什么不开心的,说一下,大家可以帮忙的?!痹砦脖枳拥呐⒆铀低?,还细心的帮着老五倒了一杯果汁。

    老五垂头丧气的道,“你们帮不上忙的?!?br />
    “即使是帮忙不上,大家可以一起帮你分担心事啊,也许说出来会好受呢?”另一个女孩子建议道。

    老五叹口气道,“你们知道的,我们家呢有一个独裁专政的暴君,远离他我感觉很开心,可是不幸的是,我接收到消息,他要来新加坡啊?!?br />
    扎马尾的女孩子道,“哦,你说的是你哥哥啊,又没什么,不会吃了你的?!?br />
    众人以为是什么大事,听完之后都是不以为意。

    老五苦着脸道,“你们猜他看完我这成绩之后,会不会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