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多拿出一点诚意?”彭云鹏话语不多,但是此刻在所有人都不说话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了。

    李和笑着道,“彭先生,你还要什么诚意?”

    “李先生,你的产业不止是这么一点吧?”彭云鹏说完,拿起旁边的红酒,亲自倒一杯,一口喝完。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其他人。

    林正华恍然大悟道,“是了!”

    作为一个有心人,他离得齐华是最近,是亲眼瞧着那厚厚的一沓的文件的,而且拿出来的时候,他还瞧见了齐华那犹豫的神情,只是在看到李和的暗示之后才轻松了一下。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李和的产业不止只有这么一点!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心思,他们或许不敢去相信李和还有更大的产业,但是他们又不得不去这么想。

    “李先生,要不要再帮你喊下人?大家坦诚相见是最好?!被妻却纤祷暗奶人淙换故敲辉趺幢浜?,可是那语气陡然温柔了许多。

    大家都望向李和。

    随时准备做好心脏病突发的准备。

    他们是大着胆子,也要看看这是何方妖孽!

    李和看他们喝酒,也忍不住给自己倒了一杯,喝完之后,笑着道,“你们应该是知道的,中国领导人最近是到访东南亚的,我是作为随行经贸团中的一员跟着出访跟着来的,不可能无组织无纪律。

    这次出访的目的不但是为了与东南亚各国商谈政治问题,更多的是为了与东南亚各国展开商贸合作,对于中国目前的改革开放进程,各位应该都不陌生,毕竟各位都在中国内地投入了非常多的资金。

    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如何继续深化合作,我想这次的出访就是一个契机。

    如果大家看得起我,有意向与我合作,共谋发展,我相信在各国领导人的共同见证下,我们一定能取得圆满合作?!?br />
    再次抿了一口酒,扫视全场。

    谁赞同?

    谁反对?

    他这人从来不记仇。

    黄奕聪冷笑道,“李先生好算计?!?br />
    大家互相望望,都很是明确李和的意思,想看他的底牌,就得先跟他合作!

    不付出代价就想掀牌,门都没有!

    而且,他们再深想一层,这小子真他妈的够鸡贼!

    分明想用他们这些老家伙的脸面,涨他的声势!

    他们这些人纵横东南亚几十年,踩着他们的脸来上位,再是妥帖不过!

    要不然谈合作,咱们私下里谈不就行了吗?

    还领导人见证?

    你小子牛逼的不行!

    “李先生,不知道你对化工方面有什么想法没有?”彭云鹏不自觉的问了这么一句。

    李和笑着道,“我只对马来西亚的化工项目感兴趣,至于印尼的,你已经投产,不可能再让我分一杯羹了吧?”

    彭云鹏摇摇头道,“马来西亚的项目是由政府和日苯政府双方敲定的,很难再改,而且这里面还有英国BP公司,不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能随意做决定的?!?br />
    “事在人为,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何况,我想彭先生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吧?”李和看看大家的神色,晃晃手里的酒杯,轻声轻语的道,“而且大家刚才也看到了,香港银岛贸易公司是马来西亚manggo石油最大的控股股东,在东南亚,除了皇家壳牌,我们就是东南亚第二大石油零售业务商!”

    “想靠在渠道上威胁bp基本是不可能的?!彼祷暗氖腔苹葜?,从进门到现在,他始终一言未发,这个时候倒是难得的说了一句,他继续道,“而且,做化工靠的是技术,没有技术合作方,光投钱可是没用的?!?br />
    “技术是问题吗?”李和转向彭云鹏。

    彭云鹏笑着道,“这个自然不是问题?!?br />
    “那就没问题了?!崩詈驼酒鹕砼呐氖?,笑着对郭糖王道,“郭先生,酒喝的不尽心,可是你主人的失误??!”

    “请,大家一起到宴会厅,开始就餐?!惫峭跻菜呈普酒鹕?,带着大家去宴会厅。

    宴会厅里男男女女,喝的满脸通红,唱歌跳舞,勾肩搭背。

    “世风日下??!”李和对着齐华感叹。

    郭冬云笑着道,“要是嫉妒你直接说,何必说这种酸话?!?br />
    明明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李和不屑的道,“你信不信,只要我开口,愿意跟着我的人起码能绕地球一圈?!?br />
    红酒他嫌弃喝着不带劲,干脆又从路过的服务生手里接过来一杯高度数的白兰地,一饮而尽,砸吧一下嘴巴,发现还意犹未尽,朝服务生再次招手,直接要过一瓶。

    郭冬云拍拍掌,耻笑道,“李先生果然厉害呢,还是老话说的对,这男人有钱就变坏?!?br />
    李和反驳道,“老话还说女人变坏就有钱?!?br />
    “那你肯给我变坏的机会吗?”郭冬云妩媚的往李和身前一靠。

    “乐意至极?!崩詈筒辉敢舛榱送?,毫不示弱。

    齐华怕污眼睛,转身就走。

    “怎么样?”郭冬云大厅广众之下拦住了李和的腰。

    “你先喝,我去个厕所,你等着,马上就回来?!崩詈拖诺冒瓮染团?,老远还能听见郭冬云大笑的声音。

    他不得不承认,郭家的人比他会享受,此刻他不愿意去客房,而直接就在泳池边上,拿着酒瓶子,仰躺在水池子边。

    郭冬云不声不响的进来,朝着周围的佣人和服务生挥挥手,顷刻间散尽,只余下二人。

    她把音乐打开,绵柔而极尽婉转的乐曲。

    李和回头,“你还不睡?”

    “这是我家里,好不容易能这么放松,当然不能那么早睡,不然就亏大了?!惫谱诶詈偷纳肀?,晃着那双雪白的大腿。

    “有事?”李和被晃得张不开眼睛,赶忙回过头。

    “你怕了?”郭冬云大笑。

    “我怕什么?”李和没好气的道,“有事赶紧说?!?br />
    “今天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你没这么高调才对?”郭冬云提出自己的不解。

    “我以为是什么?!崩詈托ψ沤馐偷?,“既然让我们这些人陪同随访,自然是要求给涨脸的,我要是再畏畏缩缩的,不搞点成果,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啊?!?br />
    他是实话实说,哪怕是他再不喜欢抛头露面,此刻也是藏无可藏了,硬着头皮也得上!

    自己丢人是小,国家和人民蒙羞才是真!

    “我明白了,那你放心吧,明天的南华早报的头条肯定全是世界首富的?!惫屏巳挥谛?。

    “不,不,那太过分了?!崩詈鸵∫⊥?,道,“亚洲首富就可以了?!?br />
    “哈哈,银岛贸易势必要公布出来,索罗斯到时候一定重点关照你,说不定我就可以轻松一点?!惫萍绦谋ё磐?,怔怔的看着李和。

    “我怕他?”李和不屑,突然又想起来什么道,“南华早报是你父亲下面的产业?”

    郭冬云点点头,“是的,你怎么说,自然到时候怎么写?!?br />
    “那就只公布一个远大集团就可以了?!崩詈偷共皇桥滤髀匏?,而是因为银岛贸易牵涉到ARM和诺基亚、意大利电信。

    一个远大集团的规模已经够他作为亚洲首富的资本了,虽然也会让潘友林和孙软银等人同样沾惹到麻烦,可是这是不得不作出的牺牲!

    因为要涨脸??!

    不过,也许事情未必就有他想的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