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人来通知李和的时候,他睡得正香,不得不揉揉眼睛,往水里扎个猛子,清醒下脑子,最后才不情不愿的穿上衣服,套上领带。

    晚上的宴会,没有李和想象中的金碧辉煌,在他看来更像闽南老乡会,相互见面扯个家常,东拉西扯的尽是乡音。

    他是一句听不懂。

    尽管里面有不少人,可是大多数是被邀请过来打酱油的,还有一部分就是家眷和亲戚,正儿八经来谈事情的只有六个人,看着他们在那用客家话和闽南话在那里叽里呱啦的,李和一句话听不懂,只能陪着郭冬云喝酒。

    不一会儿,郭糖王带着六个人朝他这边走过来。

    他指着一个个子个头不高,稍微驼背的老头,对李和道,“李文正先生,力宝集团主席,亚洲银行家协会主席?!?br />
    “你好,久闻大名?!崩詈椭鞫斐鍪?。李文正是印尼十大华裔富豪之一,人称钱王,是东南亚继林绍良之后的第二大银行家。

    “这位是林绍良先生,三林集团董事长,印尼政府经济顾问?!惫峭踉俅蜗蚶詈徒樯芤桓龈鲎永贤纷?。

    “你好,久闻大名?!崩詈痛诱饫贤纷邮掷锒峁戳丝的暌?,现在手里的通商银行,就是由康年银行改组过来的。

    林绍良现在是印尼首富,世界十大富豪之一,他本人并不为大众所知,在中国最出名的还是他旗下的东亚银行。

    郭糖王,从左至右,一个个介绍下去,大马赌王云顶集团主席林梧桐,纸业大王金光集团主席黄奕聪,烟草大王针记集团主席黄惠忠。

    最后一位是林业大王、胶合板大王,巴里多·太平洋集团主席彭云鹏,此时拥有相当于瑞士全国国土面积的650万公顷的森林开发权,68条胶合板生产线,直接员工4万多人,年产胶合板160万立方米,其产量占印尼胶合板总产量的21%。

    是印尼财经、工商界的三巨头之一,名列三林集团林绍良、金光集团黄奕聪之后,三足鼎立,各领风骚。

    “非常荣幸见到各位?!崩詈鸵灰晃帐趾?。

    眼前的这七个人,包括郭糖王在内,撑起了东南亚经济的半壁江山,在东南亚都是举足轻重,呼风唤雨的人物。

    都值得他给予足够的尊重,而且这些人捐资助学,毫不犹豫,更使得他敬重。

    当然,还有一方面,就是李和不想因为礼仪的关系而得罪人,虽然他不怕得罪人,但是没必要树敌,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树敌。

    东南亚大亨极力追求慈祥教父的形象,他们在公众的眼里可能是温文尔雅,可是只有他李老二晓得,在真正的商业社会里,哪里有什么友善的狮子。

    李超人不是,郭糖王也不是。

    一个比一个狠。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这股狠劲。

    郭糖王对李和的介绍很简单,远大投资集团创世人,通商金融集团创始人,香港银岛贸易集团创始人,波罗的海运创始人。

    这是李和名下最知名的几家企业,随便提起一个,都足以令人震惊。

    潘友林和黄炳新、郭冬云这些人这些年大力扩张,其规模早已超越沈道如的远大集团和于德华的金鹿集团,在场的这些大佬对他们都是熟知的,并且相互间还有往来。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真正的幕后掌控者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如果不是郭糖王郑重其事的介绍,他们也是不敢相信的。

    所以此刻,一个个也不会倨傲,是客气的很。

    郭糖王介绍他名下其它产业他觉得正常,可是为什么会介绍只有几十条破船的波罗的海船运?

    哪怕是已经和包船王达成了战略合作,也还是难以上台面的。

    “李先生,果然是年轻有为?!毕人祷暗氖腔妻却?。

    “谢谢夸奖?!蹦昵嵊形飧龃?,李和觉得不过誉。

    服务员过来,众人一一接过酒杯,郭糖王大笑道,“我先敬各位一杯?!?br />
    众人一同举杯子。

    很快聊开,没人涉及商业话题,本质上来说,聊天内容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没有本质区别,无非是一杆球100万美金,谁输给谁多少,或者某某聚会上遇到谁。

    李和听的百无聊赖。

    但是当有人谈到自己的第十几个儿子或者第二十几个女儿怎么样的时候,他是竖着耳朵听的。

    这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与这些人一相比,他简直纯洁的小绵羊一样!

    他李老二满打满算也才三个儿子,二个女儿!

    中途自由活动,各自散开,郭冬云打趣道,“怎么样?羡慕了?”

    李和的表情他一直是尽收眼底。

    李和摆摆手,“我可养不起,还是算了吧?!?br />
    “万一有钦慕你的?不需要你养呢?”郭冬云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一紧张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明显把红酒当啤酒喝了,不怎么符合她一贯的形象。

    “有吗?”李和笑着道,“如果有的话,麻烦给我介绍一打?!?br />
    “真的?”郭冬云反问。

    “多多益善?!崩詈陀芯谱车?,自然不怕。

    “那多好?!惫浦缸旁洞Φ囊蝗狠狠貉嘌嗟?,“瞧瞧,人家都盯着你看呢?!?br />
    “我长的英???都盯着我看?”李和不信郭冬云这话。

    郭冬云笑意连连的道,“能同时和七位超级富豪碰酒杯的年轻人可不多,就凭这点,你就值得她们关注一下?!?br />
    “无稽之谈?!崩詈妥焐险庋?,心里其实是信了,因为他随便一瞄,发现那些姑娘们确实是在盯着他看。

    他吓得赶紧放下杯子,去尿遁。

    从卫生间出来以后,宴会厅里想起来了轻柔的音乐声,男男女女跳起了舞。

    一个服务生过来朝他耳语几句,带着他进入了一间茶室。

    众人都围着一圈喝茶,郭糖王站起身朝他笑着道,“请坐?!?br />
    服务生过来给他挪椅子,他自己坐下,朝着众人点了点头。

    坐下,端起茶杯,靠在椅背上,听着眼前的人在那聊天,这一次大部分都是关于商业的事情。

    他听得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