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的鞠躬礼一般是只低头不弯腰,要是对长辈表示恭敬,就是跪礼,而日苯人不止是低头,还鞠躬,鞠躬弯腰的度数,男女手放什么位置还都是特别讲究。

    李和再斜歪下脑袋,突然看了一老头子,原来是老熟人,难怪看着不陌生。

    对方的一群人,显然也看到了他这边,谈话的声音也更低,变成了交头接耳。

    本来李和这帮黄皮肤的面孔也没啥稀奇的,马来西亚包括马来人、华人、印度三大族群,华人虽然不是最多的,但是肯定不少,所以要不是对方多看了李和这边一眼,还真未必能发现。

    老头子带头朝着李和这边走过来,还是首先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鞠躬礼,然后用纯正的中文道,“李桑,很高兴再次和你见面?!?br />
    “梅原末治先生,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倍苑缴斐鍪?,李和还是象征性的握了握,这点涵养他李老二是有的。他其实挺佩服这老头子的,上次被他整的那么狠,此刻居然还能做到风度翩翩,彬彬有礼。他回过头对郭冬云感叹道,“我有一点特别欣赏日苯人,就是笑里藏刀的功夫做的特别好,咱们得多学学。做伪君子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伪君子??!”

    他身后的郭冬云等人哈哈大笑,毫无顾忌。

    “八嘎!”梅原末治身后的一个高个子日苯人对着李和怒目而视,要不是梅原末治拦着,说不准就要冲到李和跟前。

    董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早就瞧出了高个子是个练家子,只要对方再敢往前一步,他捏紧的拳头就迎了上去。

    “梅原先生是文明人,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崩詈鸵舶讯仆频揭槐?,笑着对梅原末治道,“梅原先生到这里是有事?”

    “不必李桑操心,有时间希望再会?!泵吩┲纬爬詈驮俅我痪瞎?,转头就走。

    “可惜了?!?br />
    李和望着对方一群人远去的背影感叹。

    “什么可惜?”郭冬云不解。

    “武士道精神的凋零??!”李和当然希望对方一言不合就是剖腹!

    受了这么大委屈还不剖腹?

    在他看来,简直是武士道精神的堕落!

    郭冬云明显还是不明白,不过也没有再多问。

    只有董浩和齐华等人跟着大笑。

    李和对郭冬云道,“董浩他们对这边不熟悉,你安排你的人打听一下这帮子日苯人是来干嘛的?!?br />
    不掺合一下就不是他李老二的风格,特别是这帮子和他有新仇旧恨的小鬼子。

    郭冬云道,“你放心吧,我马上安排人调查,这个老头子我是不认识,他后面一个中年人我是见过的,藤田集团现任社长梅原大吉。不过我想还是有关贸易的,七十年代之前,东盟四国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作为一个整体是日苯东亚地区最大贸易伙伴,虽然之后被四小龙超过而居第二位,但是贸易量依然很大?!?br />
    李和道,“那个老头子是他老子,上一任的藤田集团社长,梅原末治?!?br />
    “原来是他,我听这个人,是日苯化工领域的龙头?!惫苹腥淮笪?。

    李和道,“所以爷俩一起来,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很好打听的,也许查查最近的新闻报道就能知道?!?br />
    郭冬云应好,转身就吩咐身旁的秘书去办。

    李和抽好烟,本来想习惯性往地上踩,但是一看这富丽堂皇,急中生智丢给了齐华。

    齐华往地上的水渍里一放,呲啦一声灭了,径直站起身往垃圾桶里丢了。

    进入酒店,刚到电梯口,好巧不巧,电梯还在二十楼往底下降,李和再次遇到了梅原末治等人。

    “梅原先生,先来不如后到,是不是这个道理?”他很热情的再次同对方打招呼。

    “那么,李桑,你是否听过‘先发制人’、‘先者为尊’?!泵吩┲我彩敲蟹熳叛劬醋爬詈?,到了他们的这个地位和层次,对于人家的话总要多揣摩一遍,以便体会深意。

    他决然不相信李和会说这种很随意的话。

    难道这是在暗示什么?

    “梅原先生,你先请?!被耙袈?,电梯已经到了,双方没有人抢着上,李和很是谦让了一下,起码要对得起这老头鞠了那么多的躬。

    “谢谢?!泵吩┲蚊挥锌推?,果真带着人先上了电梯。

    这一行人把电梯挤满了,李和等人没有跟着进去,只等着旁边的另外一部电梯。

    另外一部电梯已经被郭冬云带过来的保镖给霸占了,任何人想靠近都被给拦住了,被拦住的人虽然有气愤,可是一看李和这一行人的架势,还是很聪明的识时务者为俊杰。

    “还是低调一点好?!崩詈妥焐鲜钦庋?,还是很不客气的上了电梯。

    “没事,凡是我不认识的,都是没什么背景的?!惫扑档暮馨云?,她哪里能不清楚李和的意思,表面是谦虚,实际上是在提醒她,不要乱得罪人,毕竟不是这里的地头蛇。

    “那就好?!币惶庋?,李和就觉得心安理得了。

    在酒店住过一晚,他一直睡到十点钟左右,坐飞机虽然不耗费体力,可是挺耗费精力和心神。

    郭冬云等人已经等在餐厅,李和看着桌子上已经安排好的美食,笑着问,“这是算早餐还是算午餐?”

    郭冬云道,“这是我吩咐厨师特意做的一些本地特色,你看着吃吧,只要爽口就行?!?br />
    “这是什么做的?”李和一看到面条,自然是先吃面条,可是一嚼到嘴里发现不是面条,这是略带酸味的浓汤。

    郭冬云解释道,“实际上是米粉,只是它的汤比较有特色,是用南姜花、黄姜、小葱头等香料加入马鲛鱼汤一起熬煮,主要特点就是酸辣?!?br />
    “有股柠檬酸的味道?好像又不是?”李和砸吧砸吧品不出。

    郭冬云摇摇头,“主要是罗望子的味道,柠檬酸的酸味有限,我刚刚问了齐华,今天没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我给你做导游,好好看看?!?br />
    “乐意至极?!崩詈兔挥蟹炊?。